万古神帝飞天鱼最新章节列表

xishu 50 0

第一章 八百年后

“池瑶,我待你如挚爱,你为何要杀我?”

    张若尘大吼一声,向前一扑,压得鎏金铸造的床榻“咯吱”一声,猛然坐了起来。

    发现只是一个梦,张若尘才长长吐出一口气,用衣袖将额头上的汗珠擦干。

    不!

    那不是一个梦!

    他与池瑶公主发生的一切,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梦?

    张若尘本是昆仑界九大帝君之一的“明帝”的独子,年仅十六岁,便以逆天的体质,修炼到天极境大圆满。

    但是,正在他成为昆仑界年轻一代第一人的时候,却死在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池瑶公主的手中。

    池瑶公主,是九大帝君之一“青帝”的女儿。

    明帝和青帝是最好的至交,张若尘与池瑶公主更是指腹为婚,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修炼。一个英姿飒爽,一个美貌绝伦,堪称金童玉女,本来可以成为修炼界的一段佳话。

    张若尘怎么也料不到,池瑶公主居然会对他出手!

    死在池瑶公主手中之后,当张若尘再次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八百年之后。

    曾经的池瑶公主,平定九帝之乱,统一九国,建立第一中央帝国,成为整个昆仑界的主宰——池瑶女皇。

    八百年前,称雄昆仑界的九帝,彻底的成为过去,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九帝已死,女皇当立。

    这个时代,只有一位皇者,那就是池瑶女皇,统御天下,威临八方。

    “她为何要杀我?她的心怎么可以那么狠,还是说女人的心都如此的狠?”

    张若尘的眼神锐利,心沉似铁,满腹疑问。但是,却没有人可以帮他解答。

    八百年过去了,早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除了修为绝世的池瑶女皇,青春依旧,不老不死。曾经的那些故人,全部都已经化为黄土,变成白骨。

    即便是当年威风八面的九帝,也都全部在人间绝迹,只留下一段段让后人经久传诵的辉煌故事。

    “吱呀!”

    一个身体柔弱的宫装美妇人,从外面推门走进来,看着坐在床榻上的张若尘,带着关切的眼神,“尘儿,你又做噩梦了?”

    眼前这个美妇人,是云武郡王的王妃,也是张若尘的娘亲,林妃。

    这一具身体的原主人,因为体弱多病,三天前就病死在床榻上。

    张若尘被池瑶公主杀死之后,再次醒过来,便出现在这一具身体里面,让原本病死的少年起死回生。更加巧合的是,这一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张若尘。

    张若尘刚刚醒过来的时候,还很排斥林妃。毕竟在张若尘的眼中,林妃,只是一个陌生人。

    但是,经过三天的接触,张若尘逐渐发现,林妃真的十分关心他,简直无微不至,见到张若尘做噩梦被吓醒,更是不顾天寒地冻,立即赶来张若尘的房间。

    上一世,张若尘从未见过自己的生母。据说,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她便去世了!没想到,被池瑶公主杀死之后,重生在这一具身体里面,竟然让他多了一位娘亲,感受到母爱的温暖。

    “或许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尘儿,在三天前,就病死了!”

    若是告诉她真相,她未必承受得住这个噩耗的打击。

    张若尘看着眼前这个美妇人,眼神变得柔和起来,微微一笑:“娘亲,不用为我担心,只是一个梦而已。”

    林妃单薄的身上披着一件枣红色的连帽貂裘,坐在张若尘的床边,抚摸着张若尘的额头,担心的道:“已经三天晚上了,你总是被噩梦吓醒,每次都叫‘池瑶’的名字。她到底是谁啊?”

    林妃自然不可能将“池瑶”这个名字,联想到第一中央帝国的女皇。

    况且,池瑶女皇统一昆仑界,建立第一中央帝国之后,便号称“大威大德女圣皇”,平时根本没有人敢提“池瑶”二字。会犯忌讳。

    张若尘道:“没什么,娘亲,你听错了!”

    林妃叹息了一声,道:“今后千万不要再直呼‘池瑶’二字,哪怕是在梦中也不行,那可是女皇的名讳。直呼女皇名讳是大不敬,一旦被有心人听到,会被处死的。”

    张若尘点了点头,紧紧的捏了捏手指,颇含深意的道:“绝对不会了!今后……”

    今后,我将是她的噩梦。

    林妃看着身材瘦弱、脸色苍白的张若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无比酸楚。

    虽然生在郡王之家,但是,他却从小体弱多病,已经十六岁,依旧只能常年躺在床上,恐怕这辈子也只能这样子了!

    外面,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你们干什么?这里可是玉漱宫,谁给你们的胆子,敢随意乱闯进来?”一个容貌娇美的侍女,想要拦住闯进来的八王子,却被八王子轻轻一推,摔到十多米之外。

    八王子可是一位武者,修为达到黄极境后期,一掌击出,足以将三百斤重的石盘打出十丈远,更何况只是一个百十斤重的侍女?

    手指一弹,就能将她弹飞出去。

    那一个侍女惨叫一声,重重的摔落在地,左手手臂被摔断。

    八王子穿着一身金缕衣,腰上缠着一根玉石带,身体健硕,手臂修长,步伐沉稳,走进玉漱宫,冷眼盯了那个侍女一眼,“一个奴婢也敢挡本王子的路,真是找死。”

    八王子的身后,跟着六位身穿麟皮铠甲的侍卫,身躯高大,虎背熊腰,显然都是战力强大的武道修士,属于王宫的禁卫。

    林妃听到外面的动静,安抚了张若尘的情绪之后,便关上门,走了出去。

    她盯着站在外面的八王子,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道:“八王子殿下,这里可是玉漱宫,就算你是王子,也不能乱闯吧!”

    八王子张济抬起头盯着林妃,朗声道:“王后有令,林妃娘娘和九弟的寝宫,改到‘紫怡偏殿’。今后玉漱宫的主人,便是本王子的生母萧妃娘娘。”

    林妃的脸色微微一变,她早就料到这一天会来,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林妃惨然的一笑,道:“王后这么快就要赶我们母子离开玉漱宫了吗?好吧!明天,我便和尘儿搬去偏殿。”

    八王子道:“对不起!娘亲说了,她今晚就想入驻玉漱宫。请林妃娘娘现在就搬去偏殿!”

    林妃知道张若尘体弱多病,经不起折腾,带着几分哀求的语气,道:“八王子殿下,你也知道你九弟体弱多病,夜已深了,天气寒冷,万一……”

    八王子冷冷一笑,丝毫都不客气的道:“林妃娘娘,这世上可怜的人多得去了,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值得可怜。既然九弟体弱多病,那还活在世上干什么?”

    “他可是你九弟!”

    林妃还想再说什么,突然,身后的门被推开。

    张若尘的身体虚弱,用手撑着门柱才能勉强站立,盯着不远处的八王子。他看似弱不经风的身体,像是蕴含着不屈的意志,道:“不用求他们,我们现在就搬走。”

    “尘儿,你怎么下床了?外面的天气寒冷,还不快回去。”林妃连忙上前去扶住张若尘,生怕他染上风寒。

    张若尘固执的摇了摇头,道:“娘亲,我们不需要求任何人,迟早有一天……我们会重新回到这里!”

    林妃看着张若尘坚定的眼神,似乎也被他的情绪感染,眼泪婆娑的点了点头。

    林妃参扶着张若尘,一步步走出玉漱宫,除了那一个被八王子一掌推出去摔断手臂的侍女。别的那些仆人,全部都没有跟着他们离开玉漱宫。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林妃和九王子已经彻底失势,在郡王府中,再难有他们的立足之地。

    本来他们就是玉漱宫的仆人,现在自然明智的选择留在玉漱宫,全部都去讨好八王子这位新的主人。

    紫怡偏殿,一般都是失宠的王妃居住的地方,十分偏僻,满地落叶,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

    夜以深,寒风萧瑟。

    坐在冰冷的石凳上面,张若尘瘦弱的身上裹着一件外衣,却依旧感觉到寒冷。

    “这一具肉身太弱小了,只有修炼武道,才能让身体逐渐强壮起来。要不然的话,就算我现在是郡王之子,依旧只能受人摆布。”张若尘的心中暗想。

    八百年过去了,张若尘也不知自己现在能去哪里?既然上天安排他重生在这一具身体里面,无论是为了将来向池瑶女皇复仇,还是为了那一位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娘亲,他都必须要强大起来。

    今日遭受的屈辱和冷遇,完全都是因为自己太弱小,无法反抗,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甚至连自己居住的地方都被别人强占。

    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想要获得温暖舒适的居住环境,就必须成为一名武者,证明自己的能力。

    在昆仑界,想要成为一名武者,必须要先开启“神武印记”。

    所谓的“神武印记”,就是神灵赐给人类的修炼武道的资格。没有开启“神武印记”的人,就永远也修炼不出真气,无法成为天地之间的强者。

    张若尘已经十六岁,依旧没有开启“神武印记”。

    过了十六岁,便错过修武的最佳年龄,就算开启了“神武印记”,也不可能有多大的成就。

    同样都是云武郡王的儿子,为何八王子就能高人一等?能够将张若尘和林妃赶出玉漱宫?

    就是因为,八王子在十岁的时候,便开启“神武印记”,现在已经是黄极境后期的年轻武者。

    “只要让我开启了‘神武印记’,我就能修炼《九天明帝经》。以《九天明帝经》的玄妙,就算我已经错过最佳修炼年纪,依旧有可能追上别的天才,重新成为一名武道强者。”

    《九天明帝经》是明帝修炼的至高宝典,除了明帝之外,便只有张若尘知道《九天明帝经》的完整修炼法决。

    “明天就是祭祀大典,希望能够得到神灵的认可,将‘神武印记’开启。”张若尘紧了紧拳头,对开启“神武印记”充满渴望。

    林妃将房间收拾整理好之后,便过来搀扶张若尘,“尘儿,你快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参加祭祀大典。”

    “娘亲放心,我明天肯定能够开启‘神武印记’!”张若尘道。

    “嗯!娘亲相信你!”

    林妃深深的看了张若尘一眼,心头轻轻一叹。

    其实,她对张若尘开启“神武印记”根本不报任何希望,毕竟张若尘已经十六岁了,过了十六岁,便几乎不可能还能开启神武印记。

    但是,做为一位母亲,她却必须要鼓励自己的孩子,给他信心。

    (微信关注:feitianyu5新浪微博关注:飞天鱼的微博)

第二章 开启神武印记

张若尘现在所在的国家,名叫“云武郡国”,只是昆仑界东域成千上万个郡国中的一个。

    所谓的郡国,其实就是第一中央帝国的第一个郡,每年必须要向第一中央帝国上贡和纳税。

    郡国的国君,称为“郡王”。

    张若尘现在的身份,就是云武郡王的第九子。

    平躺在冰冷、坚硬的木床上,张若尘依旧在思索明天祭祀大典的事。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到十六岁居然都没有开启‘神武印记’,肯定是被诸神抛弃的人。我要怎么做,才能有更大的机会开启‘神武印记’?”

    在昆仑界,想要开启“神武印记”,必须得到神灵的认同。

    被称为,武权神授。

    在祭祀大典的时候,神界和昆仑界之间会出现一条天地神桥,连接两界。诸神在享用祭品之后,将会赐给一些有天赋的人类“神武印记”,帮他们开启修炼之门。

    天赋越高的人,就能越早得到“神武印记”。

    张若尘的上一世,还在胎腹中的时候,就开启“神武印记”,可谓是天生奇才。

    这一世,到十六岁,居然都没有开启“神武印记”,那基本上就是被诸神遗弃的的人。就算明天再参加祭祀大典,几乎也不可能获得“神武印记”。

    张若尘无法入睡,从床上坐了起来,手中捏着一枚枣核形状的白色晶石,两头尖锐,中间立体,晶莹剔透,没有丝毫杂质。

    他开始研究这一枚白色晶石,或许,它可以帮助自己,得到某位神灵的认可,开启“神武印记”。

    这一枚白色晶石,是在他十六岁成人礼的时候,明帝送给他的礼物。

    张若尘也不知道这一枚白色晶石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将它贴身佩戴在身上。没想到,来到八百年后,它居然依旧还在自己的身上。

    “我会从八百年前来到八百年后,说不定就与它有关。”

    张若尘紧紧的捏着白色晶石,闭上双眼,脑海中浮现出父亲明帝的身影,也不知父亲还活在世上没有?

    这一夜,王城下起了大雪。

    第二天清晨,整个王城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一座座朱红色的宫殿、楼阁、亭台,全部裹上了一层冰雕雪衣。

    冬至日,全年最寒冷的一天。

    整个王城的武者,汇集到诸皇祠堂外,在郡王的带领下,祭祀诸神。

    诸皇祠堂外,用巨石堆砌着一座古老的祭台。祭台上,不仅绑缚着数以万记的牲畜,牛、羊、猪……,还有很多用铁链锁住的强大蛮兽。

    文武百官、武道修士、王子嫔妃,无数等待开启神武印记的少年和少女,甚至是一些还在襁褓中的婴儿。

    这是一场举国盛典,不仅仅只是王城,在云武郡国的每一座城池,每一个小镇,每一个村落都要举行祭祀。

    “哏哏!九弟,你都十六岁了,就算参加祭祀大典,也不可能获得‘神武印记’,何必来丢人现眼?”八王子张济背负着双手,冷峭的一笑。

    六王子就站在八王子的身边,冷着一张脸,道:“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父王何等英雄的人物,却生出你这个废物,十六岁了,连‘神武印记’都没有开启,王族的脸都被你丢尽。你活在这世上干什么?为什么不去死呢?”

    这句话说得有些过,但却是在场几位王子的心声。

    帝王家的亲情,最是单薄,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昆仑界,能够开启“神武印记”的人并不多,十个人中也最多只有一个。可以说,每一位武者的地位都极高。

    当然对于武道强者来说,又是另一回事。武道高手的血脉强大,子孙后代也会将强大的血脉传承下来,开启“神武印记”的概率也就大得多。

    云武郡王一共有九个儿子,其中八个都开启了“神武印记”,唯独只有张若尘,已经十六岁,却依旧没有开启“神武印记”,沦为王族的笑柄。

    很多人都笑称他为“虎父犬子”。

    甚至在朝中还有一些风言风语,声称张若尘并不是云武郡王的亲生儿子。虽然只是流言,却也让王族中人的脸上无光。

    所以,别的那些王子,大多都认为张若尘是王族的耻辱,根本没有将他当成亲兄弟,恨不得他早些死掉。

    最近几年,就连云武郡王都有些疏远张若尘和林妃。在别的嫔妃和王子的排挤下,在昨夜,张若尘和林妃终于被赶出主殿,被迫搬去了偏殿。

    张若尘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并不理会六王子和八王子。

    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任何的口舌之争,只会让别人更加的看轻你。

    林妃与别的那些王妃站在一起,看到备受排挤的张若尘,心痛不已,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祭祀大典,开始!”

    云武郡国的国师站在祭台上方,捧着一卷祝文,朗诵起来。

    随后,祭台上方,吹起大法螺,大号角,一位位彩衣婀娜的宫女敲响编磬、编钟、镈钟等十六种乐器。

    接着,斩杀牲畜,以血祭天。

    “哗——”

    浓郁的血气,化为一根粗壮的光柱,直冲天穹,将云层击碎,冲入浩渺的天穹。

    突然,一粒星光从天外飞落下来,落到一个六岁小男孩的眉心,与小男孩的身体融为一体,化为一个赤红色的“神武印记”。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薛都统的幼子,才六岁就开启神武印记了!”

    “赤焰神武印记,属于四品神武印记。太厉害了,将来前途无量!”

    神武印记也分品级,从一品到九品。

    一品神武印记最弱小,九品神武印记最强大。

    所有人都用羡慕的目光,盯着那一个六岁的小男孩。

    六岁就开启四品神武印记,堪称天之骄子,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低。

    云武郡国的众多武将之中,一个长得魁梧的男子拍着胸脯,朗声大笑,兴奋不已,“好!不愧是我薛亮的儿子,今晚都统府摆宴,各位可一定要来赏光。哈哈!”

    “哗!”

    天空之上,又飞下来无数星光,落入一位位少年、少女的眉心,化为一个个神武印记。

    其中,以一品神武印记最多,能够开启二品神武印记的少年都少之又少,最厉害的人,依旧是那一位薛都统的儿子,四品神武印记,让所有人都望尘莫及。

    开启神武印记的人,毕竟是少数,大概只有总人数的十分之一。每个人都兴奋莫名,终于得到神灵的认可,开启了武道之门。

    那些没有开启神武印记的少年和少女,全部都十分失落,有的人更是痛哭失声,可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眼看着祭祀就要结束,但是,张若尘却依旧没有开启神武印记。

    十六岁都没开启神武印记,几乎就是不可能还能开启神武印记,今后只能做一个平庸的普通人。

    所有人都将他忽视,就像角落里的一粒尘埃,根本不受关注。

    林妃最开始也抱着一丝幻想,希望自己的孩儿能够创造出奇迹,开启神武印记。就算不能成为武道强者,至少能够强身健体,不至于再被病魔折磨。

    随着祭祀接近尾声,林妃的希望,再次变成失望,甚至是绝望。

    就在张若尘都以为自己无法开启神武印记的时候,被他紧捏在手中的白色晶石,微微亮了一下。

    在祭祀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刹那,一粒星光,从天而降,落到张若尘的眉心,化为一个白色的圆形神武印记。

    “哗!”

    一股灼热的感觉,从眉心传来,旋即传遍全身。

    开启了!

    张若尘兴奋无比,终于开启神武印记。

    只要开启神武印记就好,哪怕是一品神武印记,他也丝毫不在乎。

    本来没有人注意张若尘,但是,在张若尘开启神武印记的那一刹那,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不是九王子,他都十六岁了,而且体弱多病,居然还能开启神武印记!”很多人都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张若尘,觉得很不可思议。

    站在张若尘身旁的六王子和八王子也瞪大了眼睛,露出惊异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

    林妃向着张若尘看过去,看到张若尘眉心的神武印记之后,欣喜的流下眼泪,立即冲到张若尘的面前,将张若尘肉身的身体紧紧抱住,“尘儿,你终于做到了!做到了!”

    云武郡王身边的一位老太监,走到张若尘的面前,笑盈盈的道:“恭喜林妃娘娘,恭喜九王子殿下开启神武印记!王后让老奴来请九王子殿下过去,她要亲自检测九王子殿下开启的神武印记的品级!”

    “王后!”

    林妃脸上的笑容立即僵住,有些紧张的将张若尘护在身后。

    “娘亲,我们去见王后吧!”

    张若尘察觉到林妃的微妙变化,心中暗道,看来这个王后娘娘不是善人,得多加小心。

    ……

    求收藏!求票票!希望大家对本书多一点支持,感激不尽。

第三章 黄极境

王后娘娘坐在祭台下方的营帐中,头戴黄金凤冠,身披彩凤袍,看上起二十八、九的样子,秀丽端庄,并不像张若尘想象中那么苍老,反而还给人一种高贵的气质。

    她道:“大王在生死殿闭关修炼,这一次‘祭祀大典’是由本后主持。国师,检测出九王子殿下开启的神武印记的品级了吗?”

    云武郡国的国师,手中捧着一卷铁书,摇了摇,道:“《神武印记全册》上面记载了昆仑界有史以来所有出现过的武道印记的图案,从一品武道印记到九品武道印记,全都记录在册。可是却没有一个印记与九王子殿下的神武印记相符。”

    王后娘娘向着张若尘看了一眼,带着几分淡漠,“既然检测不出结果,估计就是没有品级的神武印记。在别的郡国,也出现过一些开启未知神武印记的武者,最终成就都十分有限。”

    八王子也站在营帐中,立即进言,道:“王后娘娘说得没错,九弟毕竟已经十六岁,错过了最佳修炼年纪,对他来说,就算开启四品神武印记,五品神武印记,也不会有什么成就了。”

    王后娘娘点了点头,赞同八王子的话,道:“既然九王子开启的只是没有品级的神武印记,而且,又已经十六岁,为了尽量节约王族的修炼资源,就只给九王子一份洗髓液吧!”

    林妃的脸色一变,道:“王后娘娘,开启神武印记的第一年,是最重要的一年。当年七王子开启神武印记之后,一共得到十二份洗髓液,每个月都能洗髓一次。尘儿,为何只能得到一份洗髓液?”

    王后娘娘冷声的道:“七王子在三岁的时候,便开启七品神武印记。九王子岂能和七王子相比?”

    八王子献媚的道:“七哥,可是王后娘娘的嫡子,继承了王后娘娘的强大血脉,拥有七品神武印记,整个云武郡国谁人可以和七哥相比?将来云武郡国能不能更加兴盛,更加强大,全都系在七哥一人身上。”

    他又道:“本王子说一句不爱听的话,七哥的一根手指头,也比九弟的性命重要十倍、百倍,根本没有可比性。”

    林妃紧咬着唇齿,继续为张若尘争取,道:“可是八王子开启神武印记的时候,也得到了四份洗髓液。”

    王后娘娘十分不悦的道:“天赋越高,得到的资源越多。九王子的天赋最低,得到的资源自然越少。”

    “可是……”林妃道。

    王后娘娘更加不耐烦,沉声道:“本后已经做出决定,林妃,你若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本后让人将你再次拖出去杖责?”

    “再次……”张若尘听到王后娘娘的话,豁然抬起头来。

    难道王后娘娘曾经杖责过娘亲?

    林妃听到王后娘娘的话之后,浑身微微一颤,像是回忆起什么可怕的事,立即闭上了嘴巴。

    此刻,已经有人将一份洗髓液送来,递到张若尘的手中。

    张若尘接过洗髓液,便走到林妃的身边,转过身深深的盯了一眼坐在上方的王后娘娘,道:“娘亲,我们回去了吧!”

    “嗯!”林妃轻轻的抿了抿嘴唇,苦涩的点了点头。

    王后娘娘盯着张若尘和林妃离去的背影,道:“三个月之后,就是王族的岁末考核,九王子可一定要努力修炼,争取在三个月之内完成‘洗髓冲脉’,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到时候,大王也会出关,希望你能够带给他惊喜。”

    随即又响起八王子不屑的声音,笑道:“就算有三份洗髓液,也不可能在三个月之内完成洗髓冲脉。我都花费了半年时间才做到,以九弟的资质,估计要花费一年以上,才有机会。哏哏!”

    张若尘并没有回头,紧了紧拳头,心中的意念十分坚定,“你们就等着瞧吧,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回到紫怡偏殿,张若尘便迫不及待的关上房门,立即修炼起来。

    虽然不知道开启的是什么神武印记,但是,既然拥有了神武印记,就肯定可以修炼出真气。

    首先,第一步,在神武印记的下方,开辟出“气池”。

    所谓的“气池”,就是容纳真气的池子。

    池子越大,容纳的真气越多。随着修为的提升,“气池”也会逐渐扩大。

    一般来说,要开辟“气池”,必须要在长辈指点下进行。

    对于拥有丰富的修炼经验的张若尘来说,开辟“气池”并不是难事,仅仅只是花费半个时辰,他便成功的开辟出“气池”。

    对于别的修士来说,至少也要花费数天的时间进行尝试,才有可能将“气池”开辟出来。

    张若尘却只用了半个时辰。

    “这具身体果然很弱小,竟然只是开辟出鸡蛋大小的一个气池,能够容纳的真气太少了!”

    开辟出“气池”,还远远不够。

    气池,只是储存真气的地方。

    真气要在全身运行,必须要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修炼经脉。

    只有完成这一步,才能拥有真气,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接下来就是第二步,洗髓冲脉。

    张若尘取出那一只装着洗髓液的小玉瓶,用鼻子轻轻的嗅了嗅,确定是真的洗髓液之后,直接将整瓶洗髓液倒进嘴里。

    洗髓液入喉之后,十分冰凉,但是,仅仅只是过去一个刹那,那一股冰冷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滚烫的高温。

    就像有一团火焰,在体内燃烧!

    一丝丝火焰,钻进张若尘的全身的每一处经脉,然后,融入经脉。

    就是这个时候!

    “《九天明帝经》,第一层,太皇黄境天。”

    修炼不同的功法,开辟出来经脉路线自然不一样。

    越是高深的功法,经脉路线就越多,越复杂,越惊奇。

    《九天明帝经》的运行经脉,一共多达三十六条。

    当然,张若尘现在并不需要将所有经脉全部开辟出来,只需要开辟出第一条经脉,就算是完成洗髓冲脉。

    “他们说我花费三个月的时候都不能完成洗髓冲脉,但是,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今晚我就能完成洗髓冲脉,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张若尘借助上一世的修炼经验,利用仅有的一缕真气,全力冲脉,很快就将第一条经脉打通了大半。

    一股剧烈的疼痛,从体内传来,就像经脉要被扯断了一般,让张若尘浑身颤抖了一下。

    若是别的人,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已经冲脉失败。

    但是,张若尘却紧咬牙齿,以强大意志力坚持下来,任凭汗珠不停的往地上掉,始终不放弃。

    “只差……最后一小段……”

    希望就在眼前,一定要冲脉成功!

    一定要成功!

    张若尘一鼓作气,将为数不多的真气全部冲击过去。

    “轰!”

    一声巨响从体内传来,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差一点将张若尘震得晕厥过去。

    那一股疼痛感消失之后,只感觉一股冰凉的气流在经脉中流动,疼痛感渐渐消失,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爽传遍全身。

    “哈哈!成功了!成功完成洗髓冲脉,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八王子完成这一步,服用了四份洗髓液,整整花费了半年时间。

    张若尘仅仅只是用了一晚上,也只服用了一份洗髓液。

    完成洗髓冲脉,就是‘黄极境初期’的修为。

    武道修炼,分为“黄、玄、地、天”四大境界,即:黄极境、玄极境、地极境、天极境。

    每个大境界,分为七个小境界,分为是:初期,中期,后期,小极位,中极位,大极位,大圆满。

    四大七小。

    张若尘现在就是黄极境初期的修为。

    黄极境的“初期”、“中期”、“后期”,开辟经脉,真气罐体,使肉身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每提升一个小境界,力量就会增强一大截。

    八王子就是黄极境后期的修为,可以徒手举起三百斤重的石盘,将石盘扔出十丈远。他打出一拳的力量,堪比一头蛮牛的力量。

    黄极境后期的武者,大多都能修炼出“一牛之力”。

    在“后期”之上,就是“小极位”,“中极位”,“大极位”,“大圆满”四个境界。

    突破黄极境后期,就能达到黄极境小极位,立即就能拥有“四牛之力”,力量翻了四倍。

    所以,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对上黄极境后期的武者,简直就像大人对上小孩,一个打十个,也完全没有问题。

    再往上的“中极位”,“大极位”,“大圆满”,更加恐怖,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那些境界离张若尘还很遥远,现在根本不用多想,稳扎稳打的修炼才是关键,一步一个脚印,才能走得更远。

    八王子修炼了八年,也才达到黄极境后期,只能算是普通天赋。

    “八王子花费半年时间,才完成洗髓冲脉。我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

    “八王子花费了八年时间,才修炼到黄极境后期。我必须要在三个月之内,完成这个目标。对于我来说,并不是没有机会做到。”

    三个月之后,就是王族的岁末考核,所有王族的年轻武者,包括各位王子、郡主,皇亲国戚,全部都会参加考核,检验一年以来的修炼成果。

    在王族中,想要获得地位,想要被人尊重,想要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就必须要证明自己的实力。

    三个月!

    三个月之内,必须修炼到黄极境后期,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那一位关心和疼爱自己的娘亲,为她争取到属于她的尊严。

第四章 时空秘典

达到黄极境初期,“气池”变大了数十倍,足有一个篮球那么大。

    气池中的真气依旧很稀少,只有鸡蛋那么大的一团,不到气池容量的十分之一。

    只有将气池中的真气修满,才能冲击下一个境界,黄极境中期。

    张若尘盘膝坐下,闭上双眼,眉心的神武印记打开,开始修炼《九天明帝经》第一层“太皇黄境天”。

    真气,从气池中流出,沿着开辟出来的那一条经脉,流转全身。

    随着体内真气的运行,张若尘的身体就像是化为一个漩涡,开始缓缓的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

    天地灵气,流进眉心的神武印记。

    神武印记又将天地灵气转化为真气,储存在气池。真气从气池中流出,沿着经脉,运转全身。

    真气在体内运行一圈,便是一个周天。

    整整运行了九个周天,当张若尘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体内的真气数量增加了一倍,达到了气池容量的十分之一。

    若是别的武者知道,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让体内的真气数量提升一倍,肯定会欣喜若狂。

    但是,张若尘却有些不满意,“修炼了九个周天,居然才增加了这么一点真气,太慢了!若是能够得到一枚灵晶就好了!我的修炼速度,还能在提升一倍!”

    要知道,张若尘修炼的可是《九天明帝经》,吸收真气的速度本来就比那些修炼低等功法的武者要快。

    现在的修炼速度,自然让他很不满意。

    若是能够一枚灵晶,就能让修为速度提升一大截。

    灵晶,由灵气汇集成晶石。

    既可以在地底的矿脉中挖掘“天然灵晶”,也可以斩杀蛮兽,挖取蛮兽体内的“后天灵晶”。

    一枚灵晶的价值,一般相当于一千枚银币的价值,也只有王孙贵族,或者大家族培养的天才,才有机会得到灵晶。

    一千枚银币,对现在的张若尘和林妃来说,绝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根本不可能买得起。

    “灵晶!”

    张若尘的心头一动,立即将那一枚一直佩戴在身上的白色枣核形的晶石取出来,托在手掌心。

    这会不会是一块灵晶?

    体内真气运转,他眉心的神武印记,立即浮现出来,化为一个硬币大小的圆形光晕。

    一道白色的真气,从眉心射出,击在白色晶石上面。

    “哗!”

    白色晶石的表面,浮现出四个古老的文字。

    太古怪了!

    张若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文字,却一眼将四个文字认出来——“时空晶石”。

    要知道,在上一世的时候,张若尘也曾将真气注入白色晶石,但是,却从未将晶石表面的文字激发出来。

    “上一世,我的修为比现在强大数百倍,也没有让白色晶石的表面出现文字。这一世,才黄极境初期的修为,居然就让白色晶石出现了变化。说明根本不是真气强度的原因,而是真气属性的原因。”

    比如,拥有烈焰神武印记的武者,使用火属性的灵晶效果最好,可以达到三倍的修炼速度。使用普通的灵晶,就只能达到两倍的修炼速度。

    自然界中,百分之九十的灵晶都没有属性。就像百分之九十的武者,也只能激发出没有属性的武道印记。

    “难道我开启的神武印记也拥有某种属性,正好与这一枚时空晶石相契合?等一等,时空晶石是什么东西?”

    张若尘上一世可是明帝之子,见识极广,听说过很多属性的灵晶,赤焰灵晶、玄冰灵晶、雷电灵晶、邪血灵晶……,但是,却从未听说过时空属性的灵晶。

    因为,时间和空间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掌控,就算是神,也不能撼动时间和空间,必须要遵循时间和空间的规则。

    就在张若尘还十分不解的时候,时空晶石的表面浮现出一团光晕,化为一个漩涡。

    漩涡不断变大,包裹住张若尘的身体。

    张若尘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他便来到一个密闭的空间,重重的摔落到坚硬的地面上。

    幸好他完成了洗髓冲脉,达到黄极境初期,身体增强了不少。若是以他以前脆弱的身体,摔这一下,估计就已经摔死。

    张若尘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疼痛的筋骨,开始观察四周的空间。

    这个空间完全密闭,看不到门窗。空间的高度,大概是十米,长和宽差不多也是十米左右。

    “怎么会这样?我从什么地方进来的?这里又是哪里?咦!那里有一座石台!”

    整个空间中,只有一座石台。

    石台上面放着一幅卷起来的画,一本银色的铁书。除此之外,便没有别的东西了!

    张若尘率先去拿那一幅画,但是,那一幅画却沉重无比,像是和石台连成一体,无论张若尘使用多大的力量,画卷也纹丝不动。

    既然将画卷拿不起来,也将画卷打不开,张若尘只能暂时放弃,然后将目光盯向那一本薄薄的银色铁书。

    银色铁书的表面,书写着四个字:“时空秘典!”

    这一次,张若尘有所准备,将真气运转全身,将全身的力量都调动起来,将《时空秘典》的第一页翻开。

    “这么……容易?”

    《时空秘典》翻阅起来十分轻松,丝毫都不费力。

    张若尘悻悻然的摇了摇头,停止运转真气,将《时空秘典》拿起来,捧在手中,仔细阅读。

    《时空秘典》的第一页上面记载的并不是什么修炼秘典,而是时空晶石上一代主人“须弥圣僧”的笔录。

    张若尘将须弥圣僧的笔录看完之后,终于明白了所有事。

    “原来我开启的神武印记,竟然是时空神武印记。根据须弥圣僧所说,亿万人中也没有一个能够开启时空神武印记。从古至今,仅仅只有两个人,算上我就是三个。”

    “须弥圣僧就是第二个开启时空神武印记的人,但是,根据他在《时空秘典》上面记录的时间,他在十多万年前就已经死了。十多万年前,那已经是中古时代,离现在太遥远了。”

    张若尘现在所处的空间,就是时空晶石的内空间。

    内空间中的时间流动速度和外界完全不一样,在内空间中修炼三天,外界才过去一天。

    张若尘大喜,激动得道:“在里面修炼三天,外面才过去一天,岂不是比别人凭空多出三倍的修炼时间?真是太好了。”

    张若尘想要翻阅《时空秘典》的第二页,但是无论他使用任何办法,却都无法将第二页翻开。

    “又无法打开。”

    张若尘有一种想要将《时空秘典》摔在地上的冲动,忽然,他看的第一页的最后一排还有一行小字。

    “修炼到黄极境小极位,将真气注入画卷,可以将画卷打开。”

    张若尘再次将目光盯向那一副画卷,心中猜测,画卷中肯定记录了某种神秘的功法,说不定就与修炼时间和空间有关。

    “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到小极位,倒要看看,画卷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小极位”是黄极境的第四个小境界,再往上就是中极位,大极位,大圆满。

    张若尘的腹中传来一股饥饿感,便立即从时空晶石的内空间暂时退出去,再次回到他的房间。

    他将时空晶石紧紧的捏在手中,有了这一块晶石,就有更大的把握在三个月之内修炼到黄极境后期。

    张若尘、林妃、侍女云儿,坐在一起吃早饭。

    吃的东西,仅仅只是白米和馒头,根本看不到肉类。

    对于武者来说,消耗的体力比普通人要大得多,吃的东西就显得相当重要。

    别的那些开启了神武印记的王子和郡主,每天吃的都是用蛮兽的血液炼制成的“血丹”,早就不再吃普通的食物。

    服下一粒血丹,就能补充一整天的体力消耗,就算修炼一天的拳法、剑法,也不会感到饥饿。

    而且,服用血丹还能提升血气,增强武体,增加肉身力量。

    若是张若尘就吃白米和馒头,就算每天吃八顿饭,也远远不够身体的消耗。

    “尘儿,你现在已经开启神武印记,不能再吃普通的食物。这十枚血丹你先收下,若是不够,娘亲在想别的办法。”林妃将一只玉瓶取出来,递给张若尘。

    张若尘正在啃着馒头,根本没有想到林妃居然能够拿出十枚血丹,有些疑惑的道:“娘亲,五枚银币才能买到一枚血丹,十枚血丹就是五十枚银币,你哪来那么多钱啊?”

    林妃笑了笑,道:“娘亲总是有办法的。”

    侍女云儿站在林妃的身后,道:“娘娘是将最喜爱的步摇金钗卖了,才去丹市兑换了十枚血丹!”

    林妃轻轻的瞪了云儿一眼,像是在怪她多嘴,随后又道:“尘儿,你别多想,只要你能够修炼成一位真正的武者,娘亲就算将所有饰品全部卖掉,也会支持你修炼下去。”

    张若尘的心中无比感动,紧紧的捏着手中的玉瓶,咬着嘴唇,很想告诉林妃,自己现在已经修炼成一位真正的武者了。

    不行,不能这么做。

    仅仅一晚上就开辟出气池,完成洗髓冲脉,实在太快了,若是消息不小心走漏出去,肯定会传到别的王子和王后的耳中。到时候,反而会害了自己,也害了林妃。

    他现在还是太弱小了,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

第五章 龙象般若

张若尘的目光中带着一股锋锐,意念坚定的道:“娘亲,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快修炼成为一名强者,用我自己的力量来保护你。”

    拿着血丹,张若尘返回自己的房间,继续卖力修炼。

    “娘娘,据说武者不仅仅只是要服用血丹,而且还要修炼功法,必须拥有修炼功法,才能开辟出经脉。”侍女云儿道。

    林妃望着张若尘离开的背影,抿着嘴唇,苦涩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但是,哪怕是最低品级的功法,也要卖五百枚银币以上,以我现在的财力,根本买不起。而且,现在是王后和国师在主持朝政,王后根本不可能让尘儿去‘藏书殿’领取修炼功法和武技。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侍女云儿道:“娘娘要去求林家人?可是三年前,娘娘已经和林家彻底闹翻,他们会给九王子殿下修炼功法?”

    “只要他们愿意给尘儿修炼功法,就算要我跪在地上认错,我也一样可以跪的。”林妃像是想到了什么往事,眼中不禁流下眼泪。

    “可是当初明明不是娘娘的错……”侍女云儿轻轻的一叹。

    ……

    时空晶石的内空间,灵气十分充足,浓郁程度大概是外界的两倍。

    要知道,在云武郡国,那些名山大川的灵气浓度若是达到一点五倍,就已经算是修炼宝地,会遭到各大家族的争夺。

    坐在内空间的中央,张若尘将那一只装着十枚血丹的玉瓶拿出来,从玉瓶中倒出一粒血丹,拿到鼻尖轻轻嗅了嗅。

    “血丹”虽然是用蛮兽的血液炼制而成,但却并没有血腥味,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炼丹师在炼制血丹的时候,去掉了其中的血腥气,又加入了虎萝草和曼陀花。

    长期服用血丹,不仅能够为武者提供源源不断的体力,而且还能改善武者的经脉、骨骼、脏腑,使武者的身体变得更加强大。

    “只是一品血丹。”张若尘轻轻的点了点头,喃喃自语的道:“以我现在的修为,服用一品血丹就足够了。”

    张若尘将一枚血丹服进嘴里,便立即将玉瓶重新盖上,放到石台上。

    在真气的催动下,血丹的血气,很快就融化开,为张若尘提供源源不绝的体力。

    “我虽然达到黄极境初期,成为了一名武者,但是这一具肉身实在太瘦弱了,根本不能和别的武者相比。必须要将自己的身体炼得强壮起来,要不然在和同境界武者交手的时候,会吃很大的亏。”

    对于武者来说,不仅仅只是要修炼真气,而且还要修炼武技。

    “龙象般若掌!”

    张若尘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一套玄妙的掌法,在他记忆中的武技秘典里面足以排进前三,正好适合他现在修炼。

    他的双腿分开,腰盘下沉,将体内的真气充盈到双腿,固定住身体,缓缓的抬起一双手臂,开始按照某种玄妙的规律,拍动双掌。

    在脑海中,想象自己是一头力量无穷的太古神象,吞云吐雾的深渊魔龙,打出的每一拳都用尽全力,就像是要将体内的每一丝力量都打出去。

    每一掌打出去,全身的肌肉都被拉动,体内的真气也跟着融入肌肉和筋骨,使肌肉和筋骨发生脱变,变得更加有力,更加坚韧,甚至和真气融为一体。

    龙象般若掌,一共有十三招掌印,属于王级下品的武技。

    确切的说,若是能够将龙象般若掌修炼到第十三掌,就算和神级武技相比也相差不多。

    功法和武技都分为五个等级:人、灵、鬼、王、神。

    龙象般若掌第一掌“蛮象驰地”,修炼成功,威力堪比人级下品的武技。

    龙象般若掌第二掌“飞龙在天”,修炼成功,威力堪比人级中品的武技。

    龙象般若掌第三掌“龙象归田”,修炼成功,威力堪比人级上品的武技。

    龙象般若掌第四掌“龙形象影”,修炼成功,威力堪比灵级下品的武技。

    ……

    龙象般若掌的第十三掌,被称为“龙象灭世”,威力堪比神级武技,发挥出来的力量不可想象。

    龙象般若掌的前几掌,只能算是低等武技,威力并不强大。而且,龙象般若掌,至刚至阳,极难修炼,能够修炼到第七掌的人都少之又少。

    第七掌之后,每修炼一掌都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大量精力,若是抵挡不住体内至刚至阳的力量,甚至有可能焚体自燃。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导致龙象般若掌只能算是王级下品的武技。

    虽然龙象般若掌十分难修炼,但是,却正好适合张若尘现在修炼,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将身体炼得强壮起来。

    “龙象般若掌第一掌,蛮象驰地。”

    张若尘先是立着马步,随后,快速踩动步伐,猛冲出去,快速打出掌印。

    静如山岳,动如蛮象。

    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直到将体内的真气耗尽,才擦干汗水,盘坐在地,利用眉心的神武印记吸收时空晶石内空间中的灵气,转化为源源不绝的真气。

    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中,一连修炼了九天,终于将龙象般若掌的第一掌“蛮象驰地”修炼成功。

    内空间中的九天,外界也就只是过去三天而已。

    “也不知以我现在的修为,施展出龙象般若掌的第一掌,力量有多强?”

    张若尘从时空晶石的内空间走出来,来到后院,站在院落的中央,运转体内的真气,充斥在双腿。

    “蛮象驰地。”

    他踩着规律性的步伐,猛然冲出去。

    随着步伐的迈进,一股强劲的力量,从双腿冲起来,经过腰腹、脊梁,涌到背部和双肩,从双臂喷涌出去。

    虽然仅仅只是一招掌法,但是却调动了全身每一处肌肉的力量,爆发力自然相当惊人。

    “嘭!”

    双掌击在一块半人高的千斤大石上面,然后,立即收掌,踩着刚才的脚印,疾速退回原地。

    张若尘向着那一块千斤大石看去,只见大石的表面多出两个浅浅的掌形凹痕。大石的底部,向着泥土中下沉了两公分左右。

    对于这一掌的威力,张若尘还是颇为满意。

    虽然龙象般若掌现在只是人级下品的武技,却比别的人级下品的武技更加高明,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更加强大。

    “品级越高的武技,修炼起来越难。若是我现在就直接修炼灵级的武技,根本不可能在九天之内修炼成功,至少也要花费半年以上的时间。而且,以我体内的真气数量,也无法施展出灵级的武技。”

    修炼武技和修炼功法的时间,必须合理的安排。

    若是偏重于修炼武技,而忽略功法的修炼,就会导致修为境界缓慢。

    若是偏重于修炼功法,而忽略武技的修炼,在与人交手的时候,就会吃大亏。

    无论怎么说,修炼成龙象般若掌第一掌,张若尘在八百年后,终于初步拥有了自保能力。

    这九天,张若尘的修为也进步极大,气池中的真气已经修炼满,可以开始开辟第二条经脉。

    但是要开辟经脉,就必须要服用洗髓液。王后仅仅只给了张若尘一份洗髓液,在开辟第一条经脉的时候就已经使用。

    要如何才能去弄第二份洗髓液,甚至更多的洗髓液?

    “九王子,娘娘正四处找你,你在这里干什么?”侍女云儿看到站在院落中央的张若尘,便好奇的走了过来。

    云儿是林妃和张若尘身边唯一的侍女,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颇为美丽,眼睛明亮,下巴尖翘。

    张若尘走到云儿的对面,挡住云儿的视线,以免她看到远处的那一块千斤大石上的两个手印,关切的问道:“云儿姐姐,你手臂上的伤好些了吗?”

    云儿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恐怕还要过两三个月才能痊愈。”

    她手臂上的伤,就是前几天被八王子一掌推出去摔断了骨头。对于她们这样的婢女,别说是摔断骨头,就算是将她们乱棍打死,八王子也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在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者根本没有任何地位。

    张若尘道:“为什么不购买一份筋骨断续膏?”

    云儿忍着手臂的疼痛,苦涩的一笑:“一份最差的筋骨断续膏也需要花费两百枚银币才能买到,像我们这样的下等人,根本使用不起。九王子,你能够关心我们这些奴婢就已经很好了。赶快跟我去见娘娘,今天,我们要出宫。”

    张若尘跟在云儿的身后,好奇的问道:“出宫?去哪里?”

    “去见泞姗啊!很久没见到她了,你肯定很高兴吧?”云儿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盯着张若尘。

    每次说到“泞姗”,他就肯定会面红耳赤,羞涩得像一个大姑娘。

    “泞姗是谁?”这句话张若尘刚刚想要问出口,便立即咽了回去。

    很显然,病死前的张若尘,肯定是认识那一位叫做泞姗的女子,而且听云儿的语气,他们的关系说不定还很不一般。

    若是张若尘问出“泞姗是谁”,肯定会露馅。既然如此,那就保持沉默,越少说话越好。

    幸好这些年,张若尘一直体弱多病,除了林妃一直关心他,便很少与人接触,要不然的话,估计他早就已经被人怀疑。

    云儿见张若尘竟然很镇定的样子,心头微微有些诧异,却也不多想,继续向着林妃居住的院落走去。

标签: 万古神帝飞天鱼最新章节列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