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帝霸最新章节,帝霸无弹窗

xishu 154 0

契子(读者必看 非常重要)

 契子

  “咩——咩——咩——”一声声学羊叫的声音在寂静的山岭之中回荡着。

  李七夜爬上了山岗,夜风又急又冷,但是,此时他焦急得一身是汗。十三岁的他,手脚并用地爬上山峦,夜色显得特别的孤怜,让人毛骨悚然。

  虽然夜色显得可怕,但是,李七夜心里面却心急若焚。

  李七夜,他出身于佃农人家,父母皆是贫苦之人,他七岁开始给人放羊。

  李七夜,他家里姓李,因为出生时他哭了七天七夜,被取名为李七夜。

  今天,李七夜如平常时一样放羊,但是,傍晚赶羊回去的时候,现少了一头羊,这可把他急坏了,他急忙回到山岗寻找,但是,他翻遍了整个山岗,都没有找到这头羊。

  想到张大户地主的凶狠,丢了一头羊,李七夜心急如焚,惶惶不安。

  现在整个山岗都找遍了,都没有那头羊的影子,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想到了一个地方,只有一个地方没有去寻找——仙魔洞!

  抬头一望前面山谷的夜色,宛如是一头洪荒凶兽一样,张开大嘴随时都择人而噬,耳边隐隐听到狼哭鬼叫的声音,远眺仙魔洞迷离的夜色,李七夜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仙魔洞,在当地出了凶名的地方,传说里面住着一只恶魔,任何人进去,都会被吃掉,进去之后,从来没有人能活着出来。

  但是,此时,张大户那啪啪响的皮鞭声却在李七夜耳边回荡,丢了一头羊,张大户一定会把他抽得皮绽肉烂!

  想到这里,李七夜不由一咬牙,往前面如凶兽巨嘴一般的仙魔洞走去,眨眼之间,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啊——”在凄色的夜晚,仙魔洞中响起一声惨叫,李七夜惊骇的声音响起:“你,你,你要干什么——啊——”接着,惨叫声嘎然而止。

  “好,好,好,本座永生不死的阴鸦终于炼成,只缺魄魂,今日正好借你魂魄一用!”也不知道多久,仙魔洞响起了一个幽深阴沉的声音。

  “啪——啪——啪——”没有一会儿,一阵急促的拍翅声音响起,一只乌鸦一般的怪鸟飞出了仙魔洞。

  “飞吧,飞吧,本座要借你的魂魄记住葬地,飞越遗土,只要九界还在,本座一定要找到!”仙魔洞中,幽深阴沉的声音回荡着。

  从此之后,天地之间,有着一只阴鸦遨翔,入葬地,进仙城,跨凶域……身不由己,飞越九界,经万般磨难,千百万年而不死!

  时光流逝,时代变迁,一个一个无敌的人物崛起,一位又一位巨头陨落。

  慢慢地,不知道从什么时**始,一时神秘的乌鸦开始出现,一只摆脱了禁锢的神秘乌鸦,开始寻找能主宰自己命运的道路。

  从药神,到飞仙帝,再到血玺仙帝,再到明仁仙帝,又到吞日仙帝,再到冰羽仙帝……最后到黑龙王。

  这一个一个无敌的巨头背后,都隐隐有一只乌鸦的影子,一只寻找主宰自己命运的乌鸦的影子。

  一代代无敌巨头崛起,又一代代神明殒落远去,但是,跨越千万年之久,那只乌鸦,依然隐隐出现在时间长河之中。

  一只不甘命运被左右的乌鸦,对抗着天地最可怕的存在,左右着千万年中的一个又一个大时代的变迁!

第一章 三鬼爷(上)

  第一章三鬼爷

  “哗啦——”一声,漂在河水中的李七夜被人捞了上来。

  “啊”的一声,李七夜大叫一声,被捏人中醒了过来,他一醒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一跳起来,一“跳”起来,顿时让李七夜有些不适应自己的身体,打了个踉跄,差点摔倒。

  “我,我的身体!”低头一看,自己身体竟然完好无损,李七夜又惊又喜,做了千百万年的阴鸦,终于夺回自己的身体,就算是经历万难、见过无数风浪的他,也都不由一时激动。

  最终,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头站在自己面前。

  “嘻,嘻,嘻,是老头我把你从河中捞起来的。”这个老头笑嘻嘻地说道。他一开口说话,露出只剩下三颗的大黄牙,他这笑容,说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李七夜顺着这条河望去,远处隐隐能见仙魔洞的轮廓,一见仙魔洞,十三岁模样的他,立即目光一冷,隐隐间,身上有着与他岁数不同的气息。

  李七夜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老头,过了许久之后,说道:“你如何称呼?”

  “三鬼爷,洗颜古派的。”老头笑嘻嘻地说道,张嘴露出三颗黄牙板,口水流下。

  “洗颜古派——”李七夜不由喃喃说道,一时之间,勾起了他封尘的记忆,他被困在阴鸦身体中千万年之久。

  “现在是谁掌天命?”李七夜回过神来,不由问道。

  “天命?天命还未有人能承载。”三鬼爷笑嘻嘻地说道。

  “踏空仙帝呢?”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脸色微变,他这一次沉睡,难道是沉睡了几十万年之久?

  “踏空仙帝在三万年之前就失踪了。”三鬼爷依然笑嘻嘻地说道,三颗黄牙板一露出来,十分猥琐。

  “镇天海城的黑龙王呢?”李七夜不由再次问道。

  三鬼爷摇了摇头,说道:“没人知道,黑龙王也在三万年前失踪了。”

  听到这话,李七夜脸色大变,抬头再望远处隐隐可见的仙魔洞,此时,他明白自己为什么夺回了自己的身体。

  “我们走——”李七夜脸色一沉,转身就走,也不管三鬼爷跟不跟上来。活了无数的岁月,经历无数的苦难,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镇天海城,在当世,乃是最强大无敌的传承,当年黑龙王还活着的时候,睥睨九天十地,无人能敌!三代共尊!

  虽然黑龙王失踪三万年之久,但是,今日的镇天海城依然如庞然大物地傲立在天地之间。

  在镇天海城之外,有一个十三岁光景的少年,还有一个看起来猥琐无比张口就露出三颗黄牙板的老头。

  在城门外,李七夜默默地烧着纸钱,心里面默默地说道:“小黑子,你安心去吧,这一世,你帮我夺回了身体,总有一天,我踏灭凶域,为你报仇!”

  最终,李七夜抬起头来,看着庞然大物一般的镇天海城,物旧人非,一切都变得陌生。遥想当年,这座海城能拔地而起,正是他与小黑子一年复一年的努力!

  可惜,三万年过去,曾经隐于幕后的阴鸦,又有谁知道呢?

  “嘻,我们回洗颜古派。”这个时候,三鬼爷又冒了出来,三颗黄牙板映入李七夜的眼帘。

  “我们走吧。”李七夜平静地点头说道。不论是三鬼爷如何的神出鬼没,不论三鬼爷是何来历,但是,都不足让李七夜吃惊,经历了万难,被困在阴鸦体内千百万年,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曾陪伴过仙帝,曾与药神同行,还有什么能让他吃惊.

  李七夜两个走了没多久,镇天海城走出一个风华绝世的女子,她宛如碧波仙子,翰海女神。她走出城门欲远行之时,突然间,眼角无意见看到城根所烧纸钱所残存的一角,这一角纸钱之上,竟隐隐可见一个符号。

  一见此符号,此神女不由脸色大变,沉声道:“刚才谁在此烧纸钱!”

  她身边一位老仆很快得到答案,告知说道:“听守卫说,刚不久有一老头与一个十三四岁光景的少年在此烧纸钱。”

  “给我追,找到他们!”此神女立即沉声说道。

  “殿下可是要去神山。”老仆不由说道。

  “追——”神女话一落下,自己已经横空而去,瞬间追了下去。

  最终,神女还是没有找到烧纸钱的人,回到镇天海城,神女久久沉默不语,那个符号很久很久没有再在镇天海城出现过了,为什么几万年之后,这个符号又再一次出现,是敌是友?

  “回殿下,没有找到烧纸钱的人。”最终,忠心耿耿的老仆回禀说道。

  “吩咐下去,所有人留意这两个人,不得张扬,一有消息,立即向我汇报。”神女沉声地说道。

  这话让老仆不由一愕,他们镇天海城威慑当世,他们殿下镇海神女在当世也是赫赫有名,很少见她如此神态凝重。

  “神山那边——”老仆不由沉吟地说道。

  “取消——”神女沉声地说道:“我需要翻阅一下祖宗留下的古籍,这件事有点古怪!”说着,就进入了镇天海城最深处的禁地之中。

  洗颜古派,坐落于宝圣上国的疆国之中。洗颜古派,可以说是一个渊源流长的传承,乃是一个仙门帝统,在诸帝时代的初年,一代睥睨九天十地的明仁仙帝创派于此,取名为洗颜古派。

  可惜,千百万年过去,时代变迁,洗颜古派不再是当年纵横八荒的仙门帝统,无数岁月过去,洗颜古派已经开始没落,虽然洗颜古派也中兴过,但,依然无法挽回颓势。

  “长老,不好了,派中来了一个凡人,要当我们的席弟子。”这一天,洗颜古派的大长老一早早起来,门下弟子就匆匆忙忙来禀报。

  “把他轰下山去!”大长老看都没看一眼,说道:“这等小事情,还需要汇报吗?”

  一个凡人,要当洗颜古派的席弟子?这开什么玩笑?洗颜古派的席弟子,那可是有着不同的意义,席弟子另一层意义就是掌门传人,席弟子,往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掌门。虽然掌门不在派中,但是,这种事情长老还是能作主。

  “可,可是,他,他是三鬼爷推荐来的。”这个弟子不由嚅嚅说道。

  “三鬼爷?”大长老不由乜了一眼,说道:“他又不会是讨了别人的酒喝,承诺给别人好处吧?”

  三鬼爷,没错,他的确是洗颜古派的人,但是,洗颜古派更不愿意承认他是洗颜古派的人。

  三鬼爷,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威风,但是,这个名字却让洗颜古派的长老们脸上无光。三鬼爷,有三大好,好财,**,好嫖,自称为爷,所以被人戏谑为三鬼爷。

  三鬼爷没修练过几天的功法,但是,偏偏他在洗颜古派大有来头。听说,他是洗颜古派上一代掌门的私生子,所以,上一代掌门在临终时,叮嘱现任掌门照顾好三鬼爷。

  也有一些小道消息认为,三鬼爷其实是上上一代掌门的私生子,因为上上一代掌门对上代掌门有大恩,所以,上一代掌门扛下了这个黑锅,一直照顾三鬼爷。上一代掌门坐化之时,也叮嘱现任掌门,要照顾好三鬼爷。

  不管三鬼爷是谁的私生子,他不光彩的来历,让洗颜古派的高层都不愿意去深究,都不愿意对外多说。

  对于这么一个好财**好嫖而又没有多少道行的三鬼爷,不论是洗颜古派的长老,还是洗颜古派的其他弟子,都不待见。

  “三鬼爷推荐又如何,把他轰下山去!”大长老没心情,一大清早,却被这个名字坏了好心情。

  “可,可,可是,他,他,他手中有三鬼爷的那枚洗颜古令。”这个弟子嚅嚅地说道。

  “洗颜古令!”一听到这话,大长老不由脸色一变,沉吟了好一会儿,吩咐说道:“召见其他长老,让那凡人在大殿待候!”

  洗颜古派,一共有六位长老,其他的五位长老一听到“洗颜古令”的时候,都不由脸色一变,都不得不出席。

  洗颜古令,乃是洗颜古派始祖明仁仙帝所留的三枚古令,其他两枚早在很久以前就收回来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一枚却落入三鬼爷的手中。

  除了因为上一代掌门叮嘱要照顾三鬼爷之外,三鬼爷还能呆在洗颜古派,诸位长老拿他没办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手中有一枚洗颜古令。

  执此令者,如明仁仙帝驾临,执此令者,可以向洗颜古令提出一个条件。

  坐于洗颜古派的大殿之中,看着这古旧的大殿,看着大殿上堂那座被烟火薰得朦胧的雕像,李七夜不由被勾起了许多的封尘往事。

  大殿上堂所奉的正是明仁仙帝的雕像,虽然过了无数岁月,朦胧的雕像依然有着一股远古的神威,高凌九天,膜拜之心油然而生.

  看着雕像,李七夜心里面百般滋味,多少年过去,明仁仙帝已不在世,而他却活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今天,他终于如愿地夺回了自己的身体,但是,多少风云人物消失去云烟之中。

第二章三鬼爷(下)

       

 第二章三鬼爷

  遥想当年,古冥时代结束,诸帝时代初启,他魂魄困在阴鸦之中,在那时他经过无数岁月的努力,已经临时性地摆脱了仙魔洞的掌控。

  遥想当年,他认识明仁仙帝的时候,明仁仙帝还是一个未能接触大道的小伙子,一个热肠古道却又喜欢习武的小伙子!

  遥想当年,是他把明仁仙帝引入修士这个世界的,可惜,一恍千百万年,当年的一代代无敌人物,已经消失在烟去之中。

  当李七夜的目光落在雕像下烟火龛旁的一根炭黑的木棍之上的时候,他都不由为之意外,随之不由嘴角一翘,为之莞尔,无数岁月过去,没有想到这根木棍还在。

  遥想当年,他揍得那群小伙子是嗷嗷直叫,当年的那群小伙子何等的意气风……

  在这个时候,洗颜古派的六大长老鱼贯而入,洗颜古派的六大长老虽然年纪不小,但是血气如虹,每一个长老都是气势凌厉,周身有宝光腾腾。

  虽然说,洗颜古派已经没落,但是,洗颜古派终究是仙门帝统,若是洗颜古派的长老们愿入宝圣上国受封,只怕能封为豪雄!

  六大长老凌厉无比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然而,对于六大长老惊人的气势,凌厉的目光,李七夜依然从容自在,平静地坐在那里。

  “洗颜古令呢?”最终,大长老沉声开口,冷冷地说道。对于洗颜古派来说,洗颜古令,可以说是事关重大。这是他们祖师明仁仙帝留下的东西。

  李七夜缓缓张开手掌,露出一枚古朴的令牌。当三鬼爷把他送到洗颜古派的山下城镇之时,李七夜也没有想到,三鬼爷竟然一头钻进了翠红楼之中。

  而三鬼爷顺走之时,扔给了他一枚洗颜古令。事实上,李七夜也没有想到三鬼爷竟然拥有洗颜古令。

  当年明仁仙帝承载天命之后,虽然他还是一只阴鸦,但是,明仁仙帝还送给了他三枚洗颜古令。后来,李七夜却把这三枚古令送给了其他的人!

  千百万年过去,还能再见此令,让李七夜感慨万分,没有想到,当年他不需要此令,然而,今天竟然用上了这枚洗颜古令。

  六大长老把洗颜古令仔细看了一遍,最终可以确定,这枚洗颜古令的确是真的,这让六位长老不由相视了一眼。

  事实上,洗颜古派一直想收回这枚古令,洗颜古派曾经用了不少的方法欲从三鬼爷手中收回此令,但是,三鬼爷也知道这枚古令是他的护身符,一直不肯还给洗颜古派。没有想到,今天三鬼爷竟然把这一枚古令送给了一个默默无名的凡人。

  “三鬼爷呢?”大长老不由冷冷地说道。对于这位好财**好嫖的三鬼爷,大长老一直没有好脸色,那怕他真的是上一代掌门的私生子,大长老心里面对他也不待见!

  “他去了翠红楼。”李七夜从容地说道。

  这样的话,让六大长老颜脸无处可搁,虽然他们心里面不承认三鬼爷是洗颜古派的人,但事实上,他偏偏是洗颜古派的人。翠红楼是什么地方,六大长老当然知道了,是山下最出名也是方圆千里之内最大的**!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生了,三鬼爷也不是第一次逛翠红楼了!六大长老心里面特别的郁闷,他们是恨不得洗颜古派没有这样的一个**嫖客!

  “你有什么要求!”另一位长老沉声说道。他们不知道李七夜用了什么办法让三鬼爷愿意把洗颜古令给他,但是,眼前的洗颜古令是货真价实。

  “听说洗颜古派的席弟子位子还空着,三鬼爷也大力推荐我来当洗颜古派的席弟子,所以,我要当洗颜古派的席弟子。”李七夜慢慢地说道。

  这样的话,顿时让六大长老脸色黑了起来,三鬼爷这样的嫖客,什么时候有资格为洗颜古派推荐席弟子了,再说,洗颜古派的席弟子人选,一向来都是谨慎无比,否则,就不会一直空着这个位子了。

  “席弟子之位,不是儿戏!”一位长老冷冷地说道。

  “我知道。”李七夜从容地说道:“但是,执洗颜古令者,可以提一个要求,这是你们师祖明仁仙帝立下的规纪。”

  “你手中的古令,说不定来路不正。”大长老冷冷地说道。席弟子之位,此事非同小可,焉能儿戏。

  李七夜并不惊,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明白,诸位长老怕我是从三鬼爷手中强抢过来的,如果诸位长老不相信,可以派人去翠红楼证实。”

  听到“翠红楼”这三个字,六位长老立即不由老脸一黑,但是,立即派出弟子去证实。

  很快,派出去的弟子回来了,派出去的弟子证实了李七夜的洗颜古令的确是三鬼爷自愿给的。当然,回来的弟子省去了三鬼爷在翠红楼**快活的事情,否则,六大长老又会脸色难看到极顶。

  六大长老十分不情愿承认李七夜手中的洗颜古令,但是,祖训不可违,洗颜古派终究是仙门帝统,那怕是没落了,也丢不起这个人。

  “请本相镜来。”洗颜古令是真的,六大长老没办法,大长老只好冷冷地说道。

  很快,门下弟子请来了本相镜,照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任何一个凡人想拜入宗门修道,都必须经过宗门的本相镜显照,以观这个人的体质、寿轮、命宫的情况。

  在本相镜之中,照出了李七夜的影子,李七夜的影子朦胧摇拽,宛如随时可以熄灭的烛火,影子脑后,隐隐有一轮血光,头额之中,也隐隐有一团光影,但是,不论血光还是光影都是模糊不清。

  “体质为凡体,寿轮为凡轮,命宫为凡命。”最终,弟子探测了李七夜的体质、寿轮、命宫之后就如此说道。

  任何一个人都拥有体质、寿轮、命宫,体质直接关系到身体的强弱,寿轮是关系着寿命的长短,命宫关系着天赋的好坏!

  一见李七夜竟然是凡体、凡轮、凡命,这顿时让六大长老无语,这样的体质,这样的寿轮,这样的命宫,放在凡间,简直就是随手都能抓一大把,只要是人,只怕都拥有这样的条件!

  “洗颜古派的席大弟子,莫说是皇体、圣体,至少也得是先天之体,寿轮听怕也是如此。你的条件,不适合成为席大弟子。”大长老冷冷地说道。

  “我知道。”李七夜并不意外,依然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的条件,就是成为席大弟子!”

  “你——”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其他长老大怒,李七夜这样的体质根本就不能成为席大弟子,连拜入洗颜古派的条件都达不到,现在他要成为席大弟子,这怎么不让他们恼火呢。

  “我相信,明仁仙帝的后代不会做出违背祖训,欺师灭祖的事情来吧。”李七夜摊开手中的洗颜古令,慢吞吞地说道:“如果此令落入其他人手中,后果就难于设想了。”

  在场的六大长老脸色难看得很,大长老冷冷地说道:“就算是如此,洗颜古派的席弟子,不论是出身,还是背景,都必须经过全面的调查,否则,不可能成为席弟子!”

  “这是你们的事情。”李七夜看着六大长老,从容地说道:“再说,如果你们认为我是其他门派派来偷学你们仙帝传承,我不需要成为席弟子,凭此令,我就可以直接索要秘笈,这一点,你们应该比我还清楚!一令在手,我真有心害洗颜古派,不是一件难事!”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六大长老不由相视了一眼,但是,他们心里面还是信不过李七夜!

  “他说得也不无道理。”六大长老中的雄长老不由沉吟地说道:“洗颜古令如果一直在外面,对本派也是一个隐患。持令者的要求,我们没有办法拒绝,若不是我们就此决定下来吧。”

  “哼——此事不能儿戏!”大长老冷冷地说道。

  “历代以来,席弟子都是掌门的亲传弟子,成与不成,不如我们询问一下掌门的意思。”另一个长老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

  “这有道理,毕竟,这是掌门的亲传弟子。”另一个长老附和地说道。

  “传讯于掌门。”六大长老商量之后,最终,大长老冷冷地说道。

  六大长老给在外面的掌门苏雍皇传去消息,没有想到,很快掌门人苏雍皇就传回了消息,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掌门人竟然同意让李七夜成为席大弟子。

  “掌门糊涂,荒唐!”大长老对于掌门的消息读了三遍,确定之后,十分不满,不由沉声喝道。

  “古兄,既然掌门都同意了,那我们还能说什么?毕竟席大弟子是掌门的亲传弟子,可以说是掌门说了算。”雄长老劝说道。

  “掌门这是糊涂。”有长老也不由叹息摇头。

  雄长老苦笑了一下,摇头说道:“除了这样,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我们能收回洗颜古令,也是一大功德!”

第三章 洗颜古派(上)

 第三章洗颜古派

  “三天后,拜祖师,你便是洗颜古派的席弟子。”最终,大长老十分不满,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坐在那里,对于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惊讶,从容地笑了笑,说道:“既然我是席大弟子,那是不是需要一二件的防身兵器呢?”

  对于李七夜的从容,另一个长老倒是有点奇怪,李七夜才十三岁光景的少年,但是,却镇定从容,如一方之主,这种气息不像是装出来的,但是,像他这样的凡人,不可能有这样大的气魄。

  这位长老看了李七夜一眼,摇头说道:“虽然说,你现在是席大弟子,普通的兵器,倒可以给你一二件,如果说,你想宝物,那就痴人说梦。如果你想强大的宝器、仙帝功法,那你必须对洗颜古派有着足够的功劳才行。这是洗颜古派的派规。”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他的目标当然不是什么仙帝功法、世绝古术,他目光落于烟火龛旁的那根烧得炭黑的木棍说道:“好吧,那我要那根木棍怎么样?”

  “那根木棍?”听到李七夜的要求,其他长老都不由呆了一下,因为放在烟火龛旁边的这支木棍是洗颜古派祭祀祖师的时候烧纸钱时用来扒灰的木棍。这木棍好像一直都放在那里,而且,就这么一根木棍,没有人感兴趣。

  在场的长老还以为李七夜仗着席大弟子的身份想要什么宝物、帝术,没有想到,他竟然要一根木棍,这太出于他们的意料了!

  李七夜悠然地说道:“既然我是席大弟子,在洗颜古派中,不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那都是有份量的,代表着卓越悠久。这根木棍出身于此大殿之中,这大殿乃是我们洗颜古派的祖殿,意义非凡,说来,此棍出身也非同凡响,代表着我们洗颜古派的权威,也正适合我这个席大弟子的身份……”

  李七夜张口,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大道理,而雄长老他们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李七夜,这个时候,他们只有一种想法,或者只有三鬼爷这样的**嫖客才会与李七夜这种白痴臭味相投!

  “行,这根木棍就赐给你了。”大长老不耐烦地打断了李七夜的话,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根烧火棍而己,不足为道,他懒得再听李七夜一大堆滔滔不绝的白痴的话!

  “好就多谢长老赐棍。”李七夜等的就是这句话,一把抄在手上,别在了腰间。他这样的动作,在长老们眼中看来,那是跟白痴一样差不了多少。

  “怀仁,带他去该住的地方住下来!”最终,一位长老不耐烦,吩咐门下弟子,把李七夜打了。

  对于六位长老来说,今天的事情说多堵心就有多堵心,一个废物,竟然成了洗颜古派的席大弟子。虽然说,他们洗颜古派已经不如当年,但是,还不至于让一个废物白痴来当洗颜古派的大弟子!

  李七夜被洗颜古派的弟子带到了一座孤峰之上,此峰也不算小,峰顶有十余亩之地,峰顶之上有一座小院。

  看这座小院,有些年久失修,杂草乱藤甚为茂盛。尽管说此孤峰在洗颜古派的位置是比较偏僻,但依然是在洗颜古派的宗土之内。

  打开小院,这个弟子对李七夜说道:“师弟你,不,师兄以后就住这里了。”这个弟子转口还算是蛮快的。

  论入门时间,李七夜不能与他相比,但是,现在李七夜是席大弟子,所以,以辈份而论,不论年纪大小,只要是第三代的弟子,都要叫李七夜一声师兄。

  李七夜看了一眼一下子能转口的弟子,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也不挑剔,点头说道:“孤山远影,这里也是一个好地方。”

  “恰巧,这座山峰就叫孤峰。”这个弟子不由笑着说道。说到这里,这个弟子不由多看了李七夜几眼,然后干笑一声,说道:“以后师兄会搬入主峰之中的。”

  事实上,按洗颜古派的规纪,作为席大弟子,当然有资格住入主峰。洗颜古派拥有的主峰不少,席大弟子可以说是有资格随便挑一座主峰住进去。

  不过,现在洗颜古派的各大主峰,都有人入主,六大长老对于李七夜这样混上来的席大弟子心里面是十分不满意,当然,不会让他住入主峰了。

  能入主峰,当然是好处很多,其中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主峰的天地精气比旁支、次峰要浓郁很多。

  “住此处就行了。”李七夜从容地说道。对于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去挑剔,古井无波。

  “我已把师兄所需物品领来。”这个弟子处事老练,做事周到,他把生活所需的物品给了李七夜,说道:“若是师兄有什么需要,可以到外堂来找我。”

  “你叫什么名字?”当这个弟子临走的时候,李七夜叫住了他,随口问道。

  这个弟子不由愕了一下,说实在话,他对李七夜不是很看好,李七夜这样的资质,根本就没有资格拜入洗颜古派,更别说成为洗颜古派的席大弟子了。

  在大殿的时候,李七夜的表现似乎有些白痴,但是,李七夜现在的从容淡定,让这位弟子不由奇怪,这究竟是李七夜神经大条,还是他真的是胸有成竹?

  “回师兄,小弟叫南怀仁,外堂的外使。”这个弟子回过神来,最后还是回答了李七夜的话。

  “我叫李七夜。”李七夜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千百万年的沉浮,知道他真正来历与名字的人,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南怀仁走了之后,李七夜也没有闲着,动手把小院打扫了一遍,把孤峰四周的环境清理了一番。被他整理了一顿之后,这座久无人住的孤峰才有了点人气。

  李七夜行事,井然有序,若是有外人在此,还真有些不敢相信他只是一个十三岁光景的少年。他做事从容老成,与他的年龄外貌完全不符。

  一番辛苦之后,天色近晚,李七夜也是又累又饿,他一屁股坐在了门前。好一会儿喘过气来之后,李七夜他拿起了别在腰间的烧火棍。

  看着这根被人用来拔弄纸钱的炭黑木棍,久远而封尘的往事不由浮现心头,最终,他不由苦涩一笑。

  世间皆传言,仙帝承载天命,可以长生不死,但是,今天,明仁仙帝、吞日仙帝这样的无敌存在,又在仙方呢?

  李七夜回过神来之后,慢慢刮去烧火棍上的炭灰,最终露出了烧火棍的真面目,这是一根三尺余长的木棍,木棍青黑,虽然这支木棍被当作烧火棍无数岁月,但,没有烧坏一丝一毫。但,除此之外,此木棍再也无神奇之处了。

  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抚了一把此棍,喃喃地说道:“打蛇棍!”一声轻轻的叹息,一些往事浮上心头,今日又再握此棍,别有一番滋味。

  在当年,明仁仙帝还未承载天命,作为明仁仙帝的引路人,他曾经为明仁仙帝培养过一群后备力量的小伙子。当年为了好好教训这群小伙子,他特地从鬼林带回了这支打蛇棍。

  后来这群名扬天下,威慑四方的小伙子都被这支打蛇棍狠狠地揍得皮绽肉烂!当年培训完了这群小伙子之后,他随手地把这支打蛇棍扔在洗颜古派,没有想到,它依然留在祖殿之中。

  握着打蛇棍,李七夜不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多少世的努力,他最终还是夺回了自己的身体,他的魂魄终于从阴鸦之中逃困出来。

  然而,多少人却一个个远逝,他的亲人,他曾经的朋友,药神,血玺仙帝、明仁仙帝……甚至是足足活了三世的黑龙王,最终都远逝而去!

  在遥远的当年,在那荒莽的时代,他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平凡放羊小孩而己,然而,为了寻回丢失的一只羊,却落入仙魔洞中,他的魂魄被困在永生的阴鸦之体一世又一世!

  一开始惊恐不定的他,身不如己,化作阴鸦,只能是按照仙魔洞制定的路线无休止地飞翔于天地之间,他曾入葬地,曾跨旧土,曾越九界……每一世他都被逼回归仙魔洞一次。

  虽然他化作了阴鸦,但是,一世世进出这神秘凶险得连大贤都怯步的葬地旧土之后,让他知道了无数的秘密,经过无数的艰难之后,坚定了他的道心。

  后来,他不甘成为一只世世代代不死的傀儡阴鸦,所以,他谋下了惊天大计,切断了仙魔洞定制在他魂魄中的路线。

  为了从阴鸦之中脱困,为了夺回自己的身体,他是一次又一次努力,他曾经引领过一个又一个拥有潜力的少年踏入修道之路,甚至引导他们踏入了无敌之路,承载着天命!

  虽然,到了今天,他终于如愿夺回了自己的身体,重新做人,但是,多少人远去?

  最终,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但,很快,他深深呼吸一口气,紧紧地握住拳头,这一世,不论如何,他都必须登临巅峰,无人能敌,总有一天,他会君临仙魔洞!

第四章 洗颜古派(下)

  第四章洗颜古派

  李七夜成为了洗颜古派的席大弟子,这消息在洗颜古派一下子传开了。对于李七夜成为席大弟子,洗颜古派的中高层,倒没有太多的怨言,面对洗颜古令,他们洗颜古派也没得选择,他们只能说是李七夜这个废物太幸运而己。

  不过,对年轻的第三代弟子,那就不同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以洗般古派的习规,历代以来,席大弟子多数是由年轻的第三代弟子中产生,历代以来,多数的席大弟子都是经过长老们的考核,为洗颜古派立下赫赫功劳,才能成为席大弟子。

  成为席大弟子,除了由掌门人亲自传授功法,有机会接触到帝术之外,更重要的是,历代以来,席大弟子成为下一代掌门的机率极高极高。

  在当世,洗颜古派并没有在第二代的中高层中选出席大弟子,那就意味着席大弟子将会在第三代的年轻一代弟子中产生。

  对于李七夜成为席大弟子,反弹最大的,当然是那些属于资质极好、天赋极高又立下不小功功的天才弟子了,所以,李七夜成为席大弟子之后,洗颜古派之内一片哗然。

  “一个凡体、凡轮、凡命的凡夫俗子,凭什么有资格成为席大弟子!”有天才是恨恨说道:“这样的人成为席大弟子,乃是我们洗颜古派的耻辱!”

  也年纪比较大的老成的天才弟子虽然不甘心,但,只好说道:“谁叫这个家伙幸运呢,拥有洗颜古令,面对洗颜古令,就算是长老他们,也没得选择。”

  “席大弟子而己,像这种凡体、凡轮、凡命的废物,也没有实力与我争掌门之位,又不是说,席大弟子一定就会成为掌门!”也有天才对自己信心满满,冷笑地说道:“若是这种废物席大弟子不识相的话,我不介意好好教训他一顿的!”

  对于这样的天才弟子来说,就算李七夜没有资格跟他们争掌门之位,在心里面也一样不爽,因为李七夜这么一个废物,竟然成了他们的师兄,第三代年轻弟子中的大师兄!

  “洗颜古令,唯一一枚的洗颜古令不是在三鬼爷手中吗?怎么跑到这个小子的手中了?”也有弟子不由为之好奇。

  三鬼爷手中有一枚洗颜古令一直以来都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洗颜古派一直想收回这枚古令,但是,三鬼爷一直不肯,现在却落入了李七夜手中,当然是让人奇怪了。

  “嘿,听说,这小子还有点手段,不知道他是怎么样忽悠了那个色鬼!”有弟子不由冷笑说道:“听人说,长老派人去核实的时候,三鬼爷正在翠红楼**快活呢。哼,看来,很有可能是这小子请三鬼爷**去了。”

  说到这里,有弟子是不屑冷哼,甚至是为之感到恶心。

  “原来是跟那个老色鬼一窝蛇鼠!”听到这样的话,其他弟子都不由不屑地说道。

  虽然传说三鬼爷是上一代掌门的私生子,不过,对于三鬼爷这样的色鬼财迷,洗颜古派一直对他不待见,就算是第三代的年轻弟子,都不会尊敬他。如果不是因为掌门的照拂,早就有人想把三鬼爷赶出洗颜古派了。

  现在李七夜与三鬼爷是蛇鼠一窝,年轻一代的弟子,心里面也都不由对李七夜不待见!

  然而,三天还没有到,李七夜还没有机会拜祖师,洗颜古派的六大长老却接到了来自于九圣妖门的消息。

  “什么,九圣妖门要考核!”一接到消息,六大长老都不由愕了一下。

  接到这样的消息,有一位长老心里面为之不满,冷哼一声,说道:“九圣妖门的消息也未免太快了吧。李七夜刚成了席大弟子,他们就迫不及待地考核了!”

  另一位长老说道:“九圣妖门是想反悔当年之约,李七夜刚拜入门,他这样的废物,根本就不可能通过九圣妖门的考核!所以,他们一听到席大弟子诞生,当然是迫不及待来考核了。”

  “我们没得选择。”大长老沉默了一下,最终无奈地说道:“现在九圣妖门乃是执疆国牛耳。现在不比当年,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跟他们谈条件?”

  大长老的话,顿时让诸位长老陷入沉默。在诸帝时代初年,他们洗颜古派是何等风光无敌,他们洗颜古派曾经是威慑九界,横扫八荒,他们在广袤无垠的中大域上无人能撼动,掌执着万教朝拜的古国。

  然而,千百万年过去,洗颜古派已经没落,威风不再,在现在莫说是掌执古国,连掌执疆国的实力都没有,更别谈封他人为豪雄王侯了!

  “现在怎么办?”有长老不由问道。大家心里面都清楚,像李七夜这种刚入门的凡体、凡轮、凡命的废物,根本就不可能通过九圣妖门的考核。

  “死马当活马医!”最终,有长老说道:“如果这事真的成了,那么,我们就能与九圣妖门联姻,真的如此,天圣教、宝圣上国也不敢轻惹我们!”

  对于这样的话,其他的长老都不由苦笑了一下,这根本就没有机会的事情,但是,尽管如此,诸位长老还是想试一下。

  孤峰上的李七夜还没等到拜祖师大典的日子,而却等来了南怀仁。

  “师兄,长老让你去祖殿。”南怀仁见到悠然自在的李七夜,就不由说道。

  “大事情?”李七夜看了一眼南怀仁的神态,随口问道,一点都不在乎的模样。

  南怀仁不由惊讶,但,也没有隐瞒,点头说道:“不瞒师兄,九圣妖门已送来消息。”说到这里,他怪怪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听说,师兄的未婚妻要考核师兄。”

  “九圣妖门。”李七夜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勾起了一些封尘的回忆。

  南怀仁怕李七夜不知道九圣妖门,就为李七夜解释说道:“九圣妖门在当今的中大域也是赫赫有名的大门派,他们掌执着古牛疆国,封侯封王。说起九圣妖门,与我们洗颜古派,可是有莫大的渊源。九圣妖门的祖师九圣大贤曾经是我们祖师明仁仙帝座下的第一战将,曾经随祖师横扫九界。当年,我们洗颜古派掌执古国之时,九圣妖门可是来我洗颜古派朝拜。”

  “我听说过九圣妖门。”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从容闲定。九圣妖门,他当然熟悉了,九圣大贤,他当然知道了。

  诸帝时代初年,当年他引明仁小子修道,他可是花费了不少心血,他以计谋降伏了九圣大贤这头老妖怪,为明仁小子护道!

  “未婚妻这是怎么一回事?”李七夜看了看南怀仁说道。

  南怀仁说道:“传说,我们祖师明承载天命成就仙帝之时,九圣大贤曾经与我们洗颜古派有一个约定,如果他们九圣妖门的传人是女弟子的话,他们九圣妖门就与我们洗颜古派的席弟子联姻。”说到这里,他不由轻声说了一句:“在当时,他们九圣妖门说得上是高攀我们。”

  “老鸡头当年好像是有一个女弟子。”听到南怀仁的的话,李七夜想起了一些事情,在他印象中后来九圣大贤好像是收了一个女弟子,不过后来他已经沉睡,没有再去过问这些小事情。

  “师兄说什么?”南怀仁听到这话,不由问道。

  李七夜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这么说来,九圣妖门的当世传人是女弟子了?”

  南怀仁说道:“听说,洗颜古派与九圣妖门很久很久没有联姻过了。这一世他们的传人正好是女弟子。”说到这里,他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听说,九圣妖门的传人李霜颜还是天生皇体!”

  南怀仁这样一说,李七夜一下子明白了。当今洗颜古派已经没落,九圣妖门当然不愿意把这样一个有潜质前途的传人嫁给洗颜古派了!

  “有点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笑,他一下子明悟其中的种种因果。

  南怀仁不由惊讶,李七夜的从容闲定,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废物,更奇怪的是,他明明是十三岁光景,他的从容闲定,却让人觉得他是一位经久风浪的王侯!

  在南怀仁看来,换作是其他人,一听到这样的消息,一定会是不知所措,然而,眼前的李七夜,却根本不在乎,这让南怀仁不由有些古怪。

  “怀仁跟你说了具体情况了?”当李七夜来到祖殿之后,六大长老都在场,大长老冷冷开口说道。

  说实在话,六大长老对于李七夜这样的废物都不待见,但是,在今天,他们又有点期望李七夜不是真正的废物,希望他能通过九圣妖门的考核,今天的洗颜古派,十分需要九圣妖门这样的庞然大物作为联姻!当然,诸位长老也知道这样的机率为零,但,他们还是不死心,还是想试一下。

  “回长老,我已明了。”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

  “很好,只要你能通过九妖圣门的考核,宗门对你大大有赏。”大长老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愿意去考核,不过,我有三个条件!”

  “放肆——”在场的另一个长老冷喝道:“在长老面前,也容得你谈条件!”

第五章未婚妻(上)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

  第五章未婚妻

  对于长老的怒喝,换作其他弟子只怕是战战兢兢,但是,李七夜只是一笑而己,他从容地说道:“长老休怒,具体情况南师弟也跟我说了。如果我真的经过了考核,对于洗颜古派,那可是大功劳,有功必赏,我提条件,这是应该的。”

  “那也等你通过了再说!”这位长老冷冷地说道,对于李七夜这种挑衅的行为,十分不满。

  “这个可以提。”大长老只是点了一下头,说道:“你放心,只要你通过了。宗门内的功法除了天命秘术、核心仙帝功法之外,其他的任你挑选!前提是你能通过考核!这一点,我想诸位长老都不会有意见。”

  在场的其他长老都相视了一眼,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能通过,这样的要求,还不算过份,但是,李七夜通过的机率基本上是等于零!

  “其他条件,可以等我通过再言。”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其中一个条件,我可是需要现在提,希望诸位长老有所准备。等我达到一定的蕴体境界之后,我需要一份圣体膏!”

  “狮子大张口!”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六位长老都不由脸色一变,其中一位长老厉喝道。

  李七夜不为所动,闲定地说道:“长老,此话已过。试想一下,有九圣妖门与我们联姻,这是一桩何等大的功劳,圣体之膏虽然珍贵,但是,我觉得是物有所值!”

  “哼,圣体膏,谈何容易!”这位长老十分不满,冷哼一声!

  大长老看着李七夜一会好,最终沉声说道:“如果你成功了,论一份圣体膏,也不算太过份。但是,现在宗门无法满足你。现在宗门炼成一份圣体膏,还缺不少灵药!”

  看着大长老,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看来他还是高估了今天的洗颜古派,今天的洗颜古派真的是没落了。在当年,明仁仙帝建立了洗颜古派,拥有的宝藏何等的丰富,莫说区区的圣体膏,就算是仙体膏也不成问题。

  “那好,我退一步,我要皇体膏,最好的皇体膏!”李七夜只好退而求其次。

  六大长老相视了一眼,最终大长老点头说道:“这个我可以答应你,前提你能成功!”

  对于大长老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过,去九妖圣门之前,我还有一点小小的要求。谁都不知道去九圣妖门是生是死,所以,我需要学点功法,有一二件兵器护体。”

  “你倒点小聪明,见势谋利。”六大长老之一的雄长老冷哼一声,也是不满。

  大长老倒算不失公正,点头说道:“这样吧,宗门内堂主之下的功法与及兵器,你可以各选一件,诸位长老意下如何?”

  其他长老虽然不喜欢李七夜讨价还价,但是,还是同意了大长老的提议。他们都明白,李七夜通过考核的机率是等于零,拿出来的兵器与功法,那也是等于肉包子打狗,但,他们还是不死心,想试一下!

  “诸位长老多虑了,小子又何敢狮子大开口。”李七夜当然知道六大长老心里面怎么样想的,他笑了一下,闲定地说道:“听说宗门内有一门‘奇门刀’的有成的功效,所以,小子就选此术,再选一把能配合此术的双刀如何?”

  李七夜这样说,在场的六位长老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以为李七夜会狮子大开口,甚至想要帝术,没有想到,他竟然要这样的一门功法。

  “‘奇门刀’?”听到李七夜的话,大长老沉吟了一下,说道。

  另一位长老说道:“回古兄,那是宗门内的一门武技,不足为道。”他负责宗门的功法分配,所以对于宗门的一些功法很清楚。

  听到这长老一说,对“奇门刀”陌生的长老也都不由为之一怔,武技,能于修士来说,的确是不足为道,随便普通的功法都比武技强!现在李七夜竟然选择了一门武技,这让长老们都不由怔了一下,在他们看来,废物就是废物,不识货!

  “没问题,怀仁,你把’奇门刀’的秘笈送到孤山,给他挑一把适合此术的最好的双刀。”对于李七夜这种要求,大长老一下子准许了。

  “你还有什么小要求吗?”对于李七夜没有狮子大开口,在场的长老还算是有三分的满意,所以,问了这么一句。

  “小子暂时没有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好,回去吧,好好准备一下,三天后起启!待你回来之后,再让你拜祖师!”大长老沉声说道。

  当然,能不能活着回来,那都还是一件未知事!

  李七夜回到孤山之后,南怀仁为李七夜送来了“奇门刀”的秘笈与及一把很称手的双刀。

  李七夜掂了掂如弯月一般的短刀,也是满意。此刀月弧,隐隐有寒光,此刀虽然不是修士所用的真器、宝器,但,作为凡体所打造的短刀,它打造的时候揉杂了一点的赤月金,这样的短刀,在凡间算得上是吹毛断的宝刀,不过,对于修士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南怀仁走了之后,李七夜慢慢地翻过了《奇门刀》,一字一句地阅读起来,随着李七夜一字一句的阅读,他脑海中浮现了一句句的功法。

  当年,他化身为阴鸦的时候,后来他用惊天的计谋摆脱了仙魔洞的控制,但是,他的状态还是不稳定,有时还会受到仙魔洞的影响,所以,一旦状态不隐定,他就把自己封印起来,让自己陷入沉睡。

  他经历了一世又一世的苦难,经过了无数的岁月,入仙土,进葬地,在荒莽的时代,他曾经是落入过无敌强者的手中,经历了无数的磨难。正是因为如此,他曾经接触过无数功法,甚至有些是帝术、仙秘。

  他怕有一天状态不稳定控制不住自己,被弄回仙魔洞,所以,每一世他都会把自己关于各门功法秘术的记忆抹去,以免一些惊天之术被仙魔洞得到。但是,他与药神、血玺仙帝他们用了一种极为神秘的手段。虽然这些记忆被抹去了,但,他日一旦有机会再读这些功法的时候,这门功法的所有奥义都会再一次浮现!

  随着李七夜阅读《奇门刀》,当年被抹去的有关于《奇门刀》的所有奥义再一次慢慢浮现在李七夜的脑海之中!

  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李七夜终于召回了当年被抹去《奇门刀》的奥义之后,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仔细对照了一番手中的秘笈,对照之下,李七夜现,他手中的《奇门刀》有些缺失,这让李七夜不由为一些事情担心起来。

  事实上,像《奇门刀》这样的功法有所缺失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武技这种东西,不足为道,在修士眼中,那是雕虫小技,洗颜古派千百万年以来,只怕练过《奇门刀》的弟子是寥密无几!

  用不了多少时间,李七夜就完全领悟了脑海中浮现《奇门刀》所有的奥义,领悟了奥义,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虽然说,他的体质、寿轮、命宫是凡人的层次,不足为道,根本比不上那些天才,但是,一世又一世的记忆,他接触过无数的功法秘笈,甚至是惊天的仙秘,虽然这些功法秘术全部被抹去,但是,李七夜对修练的见解、领悟、角度这远远不是那些天才所能相比的。

  更重要的是,化为阴鸦,他经历无数的苦难,甚至被人囚禁起来上万年不见天日!经历了无数的折磨之后,这让他有一颗无人能比的道心,他的道心坚如磐石,无物可以撼动!

  轻抚着手中的《奇门刀》,李七夜不由轻叹息一声,这勾起了他一些回忆。《奇门刀》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怕洗颜古派的弟子都不知道。

  当年明仁仙帝还没修道之前,是一个热衷练武的小子,他修练的就是《奇门刀》这一门武技。后来,明仁仙帝承载天命,君临九界之后,对于年少青葱,他不由有些唏吁,他后来还把自己年少所修练的《奇门刀》打磨了一番。

  当然,这种武技无法与明仁仙帝所创的帝术相比,更别谈是天命秘术了。当然明仁仙帝也不希望后代修练武技,所以,这门《奇门刀》被随意地放在了洗颜古派的藏经阁之中。千百万年以来,修练过此门刀术的弟子少之又少,更别谈能领悟其中真正的奥义了。

  当年明仁仙帝打磨一下《奇门刀》的时候,身为阴鸦的李七夜还眼明仁仙帝开玩笑说,虽然你这奇门刀如果练到巅峰还能斩王侯,但是,你这区区武技,只怕后代没有人会愿意去练!

  对于这样的话,明仁仙帝也只是笑了一下。不过,这一点当年的李七夜的确说对了,洗颜古派后来的确是没几个人练过《奇门刀》。

  李七夜收回了思绪,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双手反持短刀,慢慢练起奇门刀术来,李七夜一招一式地练着此刀术,他不追求成,对于招式的拿捏严格无比,每一招每一式恰到好处。

  今天周末,多更新一章,小小爆一下。大家愉快阅读之时,不要忘记了投票支持作者哟。

       


标签: 帝霸 帝霸最新章节 帝霸无弹窗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