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巅峰最新章节_武炼巅峰无弹窗

xishu 95 0

第一章 扫地小厮

天蒙蒙亮,杨开就醒了,稍微洗漱一番便拿着墙角边的扫帚走出了独居的小屋。

    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天际边浮现的一抹鱼肚白,闭目凝神享受了片刻的安宁,随即睁开眼帘舞动起手上的扫帚,埋头清理着地面的灰尘和落叶。

    一袭青衣,朴素干净,老成的衣色平白将少年衬托的虚长几岁。杨开的腰杆如标枪一般挺得笔直,即便是在做着最底层的活,脸庞上的神色也一丝不苟。动作很沉稳,捏着扫把的双手并未用多大力,身子甚至都没多大摆动,只凭着手腕的转动,那扫把便如臂使指,莜来乎去,随着他步伐的移动,地面上积攒的灰尘和杂物神奇地跟着动了起来,仿佛平白长了两条腿。

    杨开是凌霄阁的试炼弟子,三年前进宗门开始修炼,可直到如今也只修炼到淬体三层境界。与他一同入门的师兄弟们早就远远超过这个阶段,各得机缘拜入门中高人座下飞黄腾达去了,他却只能望洋兴叹。

    三年淬体三层,这等资质已经不是用普通二字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可以说是平庸至极。

    没奈何,杨开只能在宗门内接了个扫地的活,一边维持生计一边苦苦修炼。

    凌霄阁是个比较特殊的门派,这个特殊体现在门下弟子竞争的残酷上,在这个门派内,有能力者上位,没能力者淘汰,弱肉强食这个铁律在凌霄阁内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其他的宗门或许还有些同门友情手足情谊,但是在凌霄阁内没有!想往上爬,唯有踩着那些所谓的师兄弟们的肩膀,踏过他们的鲜血,如此才有资格。

    凌霄阁门下制严,在整个大汉朝都是赫赫有名,虽算不得什么超级大派,可门下弟子的争斗之残酷却是首屈一指的!也正因如此,弟子们个个武风彪悍,外出行走江湖之时鲜有人敢招惹。

    凌霄阁有个规矩,十四岁以下弟子,无论是谁,从入门起,三年内算是试炼期。这三年时间,吃住穿行皆由宗门负责,弟子只管修炼便可。三年时间内若能突破淬体期,便有资格拜入宗中高手门下为徒,让这些高手教导修炼,当然,也可以不拜师自己修炼,但是修炼一途,有良师教导和自己摸索那是截然不同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凌霄阁这个规矩倒有些自由。

    而那些三年内没突破淬体期的人,要么离开宗门,要么被贬为试炼弟子。

    试炼弟子,便是杨开现在的身份!也是凌霄阁内的耻辱!

    和普通弟子不同,试炼弟子的生存环境更为苛刻,因为走到这一步,吃穿住行都要自己打理,宗门不会再往你身上浪费任何一份修炼资源。而一旦被贬为试炼弟子,基本上此生就永无出头之日了,除非在短时间内实力大幅度上涨,另宗门觉得你有可以投入的资本。

    整个凌霄阁三千弟子,而试炼弟子有几人?不过十指之数!杨开有幸成为其中一人!

    试炼弟子想在凌霄阁内活下去,简直难如登天,就比如说杨开现在居住的小屋,那是他自己一根木头一根木头搭建起来的,小屋顶上破了几个洞都没时间打理,一到下雨天屋内便积水难排。他的衣服是自己买的,他吃的东西是自己弄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负责。

    就连小屋的位置,也在凌霄阁最偏僻最无人问津的地方。

    如此糟糕的待遇,一般人很难忍受的下去,这也是凌霄阁试炼弟子数量之少的缘故,基本上过了试炼期没有突破淬体境界的弟子,都会选择离开凌霄阁这一条路,可是杨开留下来了。

    已经被人扫地出门过一次,这一次又怎能如此?

    几个月前被贬为试炼弟子之后,杨开便在宗门内接了个扫地的活维持自己的生计。

    可以说杨开现在既是凌霄阁的试炼弟子,也是凌霄阁的扫地小厮。但这扫地的活,有时候也无法维持杨开的温饱,时不时地饥一顿饱一顿,风寒无人过问,日子过的凄苦伶仃。纵然如此,杨开也没有打过退堂鼓,人生在世,数十年华,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就要一直走下去,半途而废可不是男人所为。

    杨开有一股韧性,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韧性!

    天渐渐亮了起来,杨开扫了一会地,所过之处干干净净,杂尘清扫一空。

    扫地虽然不废什么力气,可一大早没吃没喝就动了这么久,杨开也是浑身冒着虚汗,这跟实力无关,完全是因为体质太差了。

    三餐中有两餐饥,任谁处在杨开这个生活环境中,体质都不会好。

    身边渐渐围拢了一些凌霄阁的弟子,这些弟子个个都起了个大早,不去修炼却围在杨开的身边,很多人都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杨开,更有人的目光甚是贪婪,就仿佛杨开现在是个一丝不挂的大美女,香气逼人的香饽饽。

    而这些围聚在杨开身边的凌霄阁弟子之间,也有一股紧张竞争的气氛在蔓延,警惕地打量着身边的师兄弟们,一个个面色不善。

    人群中有人面露不忍,轻声道:“这么多人,有些过分了啊。”

    当下便有人回道:“你觉得人多也可以走啊,没人要你留下来。”

    一句话便让那人讪讪不言,大家都知道为什么聚集在这里,都知道为什么要盯着杨开,现在就是在等那一刻的到来。时限马上就要到了,现在离去岂不是太可惜?若能抢了头筹,今日就又是一笔收获呀。

    周旁的动静杨开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他的神色一直未曾变过。这样的阵仗自己每五天就要经历一次,一个月六次,实在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而且看眼前这人数也略少了一些,应该是还没全到的缘故。

    所以他一直在扫地,对周旁之人不管不问,一路走一路扫。

    随着时间的流逝,聚集在杨开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粗略估计至少也有三四十人之多。

    杨开突然停了下来,就这么坐在道路中央,缓缓地吸了一口气,恢复着自己大清早消耗的体力。

    一看这动静,围聚在杨开身边的所有人立马散开,团团将他包围在中间,紧张竞争的气氛陡然拔升到一个新的境界,仿佛连空气都不再流动了。

    谁也看谁不顺眼,却都期待无比的望着杨开。

    若叫不明真相的人看到此景,只怕会以为被包围在人群中的是个绝顶高手,要不然怎会出动如此多的人数来对付他?可实际上,杨开只是个淬体境三层的试炼弟子而已,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比杨开厉害。

    “杨开,你就别费心思了,等会乖乖的叫我等揍趴下,大家也省时间不是?”有人看杨开这样子,顿时有些不屑了。

    区区一个淬体三层还恢复做什么?反正都是要输,倒不如干脆一些,何必如此苟延残喘?

    “是啊是啊,杨开你好歹也体谅一下诸位师兄弟的心情啊,大家跟你可不一样,打完这一场我们还要去修炼呢。”

    这话说的,好似杨开就应该被他们快速击败,搞的杨开现在恢复体力也象是对他们的不敬了。

    杨开置若罔闻,犹如老僧入定。

    时间继续流逝,蓦然,一声悠扬空旷的钟声响起,那是凌霄阁的晨钟,钟声传入所有人的耳中,围聚在杨开身边的弟子们齐齐精神一震。

    钟响九声,东方旭日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众人的呼吸陡然平息下去,眼巴巴地瞅着被围在中间的杨开,杨开缓缓起身,提着手上的扫把,淡淡地扫了一眼身边的一圈人。

    “选我啊杨师兄!”有人高声喊道,“我下手很轻的,保证打的你不痛!”

    “放屁!选我,我会给你个痛快,一拳就结束,绝对不浪费大家时间。”

    “选我……”

    “选我……”

    场中一片闹哄哄的,就如市场上的菜贩在推销自己田地里的蔬菜,还比拼着谁更新鲜。

    “杨开,你可莫坏了自己定下的规矩!”有人提醒出声。

    杨开轻笑,随手将拿着的扫把往天上一抛,几十双眼睛齐齐朝上看去,满是期待地等待扫把落地的瞬间,心中一个劲地祈祷着:“选我,选我!”

    时间仿佛变缓,扫把在半空中打了几个转,旋即落下,在地面上弹了弹,定格不动。

    扫把的前头,指向人群中一位身形魁梧的少年。

    一片惋惜声响起,满是幽怨和不甘。反倒是那魁梧少年,哈哈一笑走出人群,抱拳冲众人笑道:“诸位师兄弟,今日这一战小弟拿下了,还望诸位师兄弟莫怪。”

    “草,狗屎运!”有人嫉妒不已。

    “怎么就选不到我呢,老子每五天都来一次,来了足足一个月了,杨开你故意的吧?”

    “别提了,我来了三个月了,一次都没被选到过!”

    “师兄,你比我惨啊。”

    “不惨不惨,看好戏便是。”两师兄弟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地笑了。

    场中,其他人已经散开,只留下杨开和魁梧少年互相对视。

    “试炼弟子杨开,淬体三层!”杨开望着对方道。

    “普通弟子周定军,淬体五层!”魁梧少年自报家门。

    凌霄阁的弟子也是分等级层次的,从下往上便是试炼弟子,普通弟子,座下弟子,精英弟子,核心弟子五大等级。周定军说自己是普通弟子,那便是还未拜入宗中高手门下,未得良师指点。若是突破淬体期拜入宗中高手门下,便是更高一级的座下弟子了。再高一级的精英弟子,个个都是出类拔萃,是从座下弟子中选拔上来的。

    而核心弟子,则是凌霄阁下一代的希望,宗内可是将这些人当成未来的接班人来培养的。

    森然的弟子等级制度,看似不近人情,可却能很好地激发年轻人的血性和竞争意识,这也是凌霄阁残酷制度的根基。

    而让杨开被无数人争抢局面的根本原因,则是凌霄阁的另外一个规矩了,挑战的规矩。

第二章 撞破南墙不回头

凌霄阁宗规其一:凌霄阁弟子,每一日拥有挑战机会一次,每五日拥有被挑战机会一次!战斗双方实力不得相差三个层次,不得避战,不得怯战,违之逐出门墙。胜方依据对手弟子等级奖励相应贡献点数,负方依据本身弟子等级扣除相应贡献点数。

    贡献点数,也被称为宗门贡献值!

    这是凌霄阁的特色,简单点来说,贡献点数在凌霄阁就相当于金钱,只要有足够的贡献点,那便可以在宗门后勤处兑换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丹药,秘籍,兵器,宝甲,凡是与修炼有关的,一应皆可兑换,当然也可以兑换黄金白银之物,但普遍来说,宗门贡献值来之不易,一般弟子是舍不得换取金银的。

    而宗门贡献值的获取途径也有许多方式,向宗门上缴自己寻宝所得,或者完成宗门给予的任务等等,都可以获得一定的贡献值。

    最普通最简单的获取贡献值方式之一,便是挑战!挑战与自己实力相差不到三层的同门弟子,胜之便可以获得贡献值。

    所以这一大早的才会有如此多的人来围着杨开,是人都知道盯着软柿子捏啊。

    杨开之名,在凌霄阁内也算是闻名遐迩,不单是因为他背负着稀少的试炼弟子的身份,还因为是他从进凌霄阁开始到现在,基本未尝一胜!每次被人挑战都是打输的结果。

    有心人自然记得杨开上一次被挑战是什么时候,今日距离上一次便是第五日,按宗规来说又可以再次挑战他,对于这随手可得的贡献值,谁不眼馋,虽然打赢杨开也没多少贡献值,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更何况,会挑战杨开的弟子,也不是什么富裕高贵之辈,那区区些许贡献值他们自然不会嫌少。

    场中,杨开和周定军已经拉开了架势,齐声道:“请指教!”

    话虽这样说,可任谁都知道,杨开今日又免不得要被一顿饱揍了!

    话音落,杨开便抢先攻了上去,单薄瘦弱的身躯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一步跨出,握拳捣向周定军的胸膛,攻击简单直接,拳头虎虎生风,仿佛一身的力气都被灌入其中。

    这一拳正是凌霄阁底层弟子每个人都修炼过的长拳,这套拳法并不深奥,只是用来给弟子们强身健体所用,招式自然简单。

    周定军不慌,面含微笑,实在是因为他的境界比杨开要高出两个层次,这场战斗本就没什么悬疑。当杨开的拳头即将到来之时,他才宛若闲庭信步地一扭身,魁梧的身子此刻竟显得有些灵动。

    拳头擦着衣服打出,未伤周定军分毫。不等杨开收拳,周定军已经一肘磕在杨开的前臂上,同时膝盖微微往上一抬,正中杨开的腹部。

    杨开闷哼,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脚步一错,匆忙后撤,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周定军紧随而来的第三击。

    “恩?”周定军诧异,他没想到这个只有淬体三层的师兄竟料敌先机,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怎么对付他,倒让自己一举击溃他的计划被打乱。

    但这小小的失误并不影响大局,周定军念头一转,便如影相随,想趁杨开喘息之际彻底结束这场战斗。

    哪知他前脚刚动,后退的杨开却又猛地扑了过来,两道人影迅速接近,周定军看到了杨开眼中的不屈和高昂的战意,杨开的拳头紧握,又是一记长拳。

    糟了!周定军心头一跳,知道中了对方的诡计,自己的实力虽然比这个师兄要高两层,可论战斗经验却有所不如。

    但,即便中计又如何?周定军气沉若渊,不再躲闪,同样以长拳还之颜色。

    碰碰两声轻响,杨开飞出,周定军身形一晃,依然站定,面色有些凝重。刚才这一下如果是同等级的对手施展出来的,那飞出去的绝对是自己。

    别人或许不知道这两拳的奥秘,但自己却是感受的清清楚楚。这个师兄的拳头竟然比自己还要快上几许,也就是说,是他先打中了自己,自己才打中他的。

    只不过他的拳头远不如自己有力气,而且自己又身强体壮的,反观对方干瘦如柴,身形淡薄,脸如菜色,明显营养不良,抗击打能力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所以才会出现眼前这种结果。

    “叶师兄,承让了!”周定军心里挺不是滋味,比落后自己两层的对手先击中,实在不是什么好骄傲的事情,虽然这场战斗自己赢了,可总觉得有些赢得不是味道。

    旁边有窃窃私语之声传来:“这人以为自己赢了?”

    “哈哈,难不成他没听说过杨开的大名就跑来挑战?”

    “这可真是有意思。”

    周定军眉头一挑,他确实不是很了解杨开,只是常常听人提起这个师兄,今日路过见许多人围着,便参与了进来,却没想到运气超好,直接被杨开选做了对手。

    可这难道不是赢了么?自己一拳将这师兄打飞,已经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了,按宗门规矩来办,对方也该认输才是,因为已经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

    “再来!”正想着的时候,飞出去跌倒在地的杨开竟然已经站了起来,眼中非但没有丝毫气馁,战意反而更浓郁了一些,只是被打了一拳之后,那满是菜色的脸已经有些微微苍白。

    不等周定军答话,杨开竟又冲了过来,在距离周定军不足三尺的地方身子突然微微一弹,双腿如长鞭一样扫了过来,袭向周定军下盘。

    鞭腿!同样是凌霄阁底层弟子每个人都修炼过的基础功夫,只是此刻经由杨开施展出来,竟让许多层次远高于他的同门都若有所得。

    原来这鞭腿还可以这样踢的。

    没等众人感慨,一声碰地轻响传出,杨开再次飞起。

    两个层次的境界落差,身体素质的差距,让杨开根本无法与周定军想抗。周定军这一拳是打在杨开的小腿骨上,等杨开再站起的时候,步伐竟微微有些蹒跚,显然是骨头被打伤了。

    “再来!”杨开咬牙,眼中似有熊熊烈焰燃烧。

    “碰……”杨开飞出。

    “再来!”

    “碰……”杨开再飞出。

    已经有不忍观看之人提前离去,更有人唏嘘不已:“这杨开这股韧性实在是没得说,哪一次挑战不把他打晕,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话传入周定军耳中,他不禁心头苦涩不已,没想到自己这次挑战的是这样一个疯狂的对手。

    杨开足足被打飞出去七八次,脸颊高肿,就连眼眶都被打黑了一圈,步伐踉跄,看似风吹即倒,可依然顽固如磐石,从哪里跌倒,便从哪里爬起,喊一声继续往前冲。

    如此反复,周定军终于色变:“你疯了?再不认输会死人的!”

第三章 连败一百四十七场的男人

凌霄阁弟子内斗,每年死掉的人也有不少,但是周定军望着眼前这个勇往直前毫不退缩的师兄,心中也不禁微微有些惊动。

    易身处之,周定军自付做不到这种程度,恐怕察觉不敌便会认输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处世之道。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是一种坚持!

    眼见杨开身形狼狈,可眼中战意越来越强,周定军知道不把他打晕过去,今日这事算是没完了。

    一念至此,周定军挥手一掌刀砍在冲过来的杨开颈骨上,杨开凶猛的气势顿时逸散,双眼失神,浑身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见到此景,十数丈外一颗大树树冠上站着的人掏出一本小册子,随手翻开一页,上书:试炼弟子杨开对战普通弟子周定军,周定军胜。

    这站在树冠上的人身段婀娜,显然是个女子,只不过黑纱蒙面叫人看不清真容,但那清秀的眼眉却表明此人年纪不大,而这人臂膀上佩戴的一片落叶臂章却表明了此女的身份:凌霄阁的暗堂弟子!

    凌霄阁暗堂是个特殊的机构,归属宗中三长老负责统辖,堂内弟子负责记录宗中大小事宜,包括弟子之间的决斗胜负。

    所以在凌霄阁内挑战,不用担心自己胜了还得不到贡献点,隐藏在暗处的暗堂弟子定会将战绩记录下来,每月汇总统筹。

    这暗堂女子记录完这一战的胜负之后,又从腰间摸出另外一本更小的册子来,打开来看了一眼,上书:纪和十四年五月初七,杨开第一百四十七战,败!

    除去这一行新添的字迹,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所有杨开对战的结果,统统都是在什么时候第多少多少战,结果无非一个字:败!

    连败一百四十七场无一胜绩,这简直可以说是自凌霄阁开宗立派以来绝无仅有的一份战绩了,这份战绩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这战绩的缔造者此刻正静静地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杨开从未去挑战过别人,这一百四十七场全是别人来挑战他的,也就是说,每五日被挑战一次,这种日子已经持续了两年多了。

    望着底下的杨开,夏凝裳秀眉微皱,她有些不明白杨开为何会坚持到这种程度,已经被贬为凌霄阁的试炼弟子了,连自己的生存温饱都成问题,他为何还留在凌霄阁?如果离开这里他的生活肯定会好上许多,这个身形单薄的少年心中到底有怎样的一份执着?让他能连败一百四十七场也依然毫不气馁。

    或许,这是男人的愚蠢?注意到杨开也是偶然的巧合,夏凝裳身为暗堂弟子,被安排负责监察这一片区域,杨开每一次被挑战,每一次被打晕她都看在眼中,一次两次还没什么,次数多了,夏凝裳便开始注意起这个只有淬体三层的少年了。

    她很想知道,以他的毅力,到底会坚持到什么时候才离开凌霄阁。这样的资质,这样的修炼速度,根本不适合留在这个江湖,普通人的世界才是他的归宿。

    底下已经曲散人尽,只剩下杨开一人昏倒在地,人来人往,时间流逝。

    夏凝裳身形一晃,已经消失在树冠之上。

    当杨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疼痛,步伐蹒跚起身,杨开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竟已不是昏倒的位置了,而是在附近一颗大树的荫凉底下。

    这可真是奇了,难道今日有哪位师兄弟善心大发,把自己背过来了?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杨开皱眉挠头,隐约记得在意识模糊间,有个朦胧的身影在眼前晃来晃去的。但这记忆实在太模糊,怎么想也想不清楚。

    但是在自己现在立足之处与昏迷的位置之间,有一道很明显的拖动痕迹,而这痕迹分明就是拖动一个人在地上摩擦出来的。

    再一感受下自己的后背,顿时一片火燎燎的疼痛传来。

    杨开愣了一下,旋即大怒!对这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恩人心存的一丝好感瞬间消失。这人定是直接把自己从那里拖过来的,否则自己的后背怎会被磨破了血皮。

    还不如把自己丢在那里不管不问!杨开心想。

    正郁闷间,杨开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好像还攥着什么东西,疑惑之下低头看去,却见一个做工精细的小瓷瓶正握在自己手上。

    这是什么?这个瓷瓶绝对不是自己的,杨开身无长物,除了一身衣衫就是扫地的扫帚了,哪里会有这个?

    小瓷瓶上贴了个标签,标签上有字,杨开定眼看去,嘴上喃喃出声:“凝血祛瘀膏!”

    凝血祛瘀膏,杨开还是知道的。

    这是凌霄阁治疗外伤的膏药,虽算不得什么绝世良药,可对外伤却有显著的疗效,一般弟子每个人都会随身携带一瓶以防不测。而就是这样的一瓶膏药,在凌霄阁后勤处的售价也不菲。

    十点宗门贡献值一瓶!

    杨开扫地一个月能得到多少贡献?正是区区十点,也就是说,手上这一瓶膏药的价值,等同于杨开扫一个月的地!

    是谁?此时此刻,杨开心头不禁一阵凶猛的感动涌过,背后的疼痛也骤然减轻了许多。来到凌霄阁已经三年了,三年时间,杨开见惯了这个宗门弟子之间的薄情寡义,见惯了世态炎凉,但是在今时今日,竟有人会在自己受伤之后留下一瓶凝血祛瘀膏,这种做法深深地触动了杨开。

    原来,这个宗门的弟子也并不全是凉薄之人。

    或许,这样一瓶外伤膏药对那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对杨开来说,却是眼下最需要的东西。

    有一句话叫滴水之恩,没齿难忘,他日腾达,涌泉报之!

    杨开一边感动一边使劲回想着那身影,却是越来越模糊。反倒是一缕缕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尖,久久不散。

    “这药原来是香的?”杨开顿时长了见识。

    平复了下心情,整了整衣衫,珍重地将这一瓶凝血祛瘀膏塞进怀内,杨开提着手上的扫把,继续自己扫地的工作去了。

    里里外外都扫过,一直忙活到了晌午时分,今日的工作才算完结。拖着疲倦饥饿的身躯,杨开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早上打了一架的伤势还没处理,杨开虽然饥饿却也只能忍着,先处理伤势再说。

    脱去身上的青衣,杨开端来一盆清水洗着身子。若是有人在一旁看到杨开的身体状况,定会大吃一惊。

    杨开的身子骨很弱,瘦骨伶仃,腹间的肋骨都清晰可见,浑身上下仿佛都没多少肉,但就是这营养不良的身子上,却是处处淤青,处处伤痕,几乎没有哪一块地方是完好的。

    每五日被人挑战一次,每次都是战败,每次都是被打晕,旧伤未褪,已添新伤。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无法忍受这样的疼痛,但是杨开忍住了,不但忍住了,还每日修炼扫地,根本未被这些伤势影响。

第四章 黑书

 将身子洗干净后,杨开才拿起那瓶凝血祛瘀膏,放在鼻下轻轻嗅了一口,发现这药果然就是香的,不由一阵神清气爽,摇头晃脑。

    揭开瓶盖,从瓶中扣出一些正欲往受伤的地方抹去,杨开的动作却又一顿,急忙忙又去端了一碗水来,将手指上的膏药放进水中,仔细地搅匀,这才开始用这稀释后的药水处理伤势。

    凝血祛瘀膏对于外伤的疗效虽然不错,可经过这么一稀释,功能怕是要大打折扣。但是杨开手上就这么一瓶膏药,自然是要省着点用。

    一碗药水耗完,杨开也总算将伤势处理完毕。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是,这凝血祛瘀膏的味道跟之前闻起来的有些不一样,不但不香,反而还有些辛辣。

    穿好衣服,从灶头上拿起一块黑乎乎的烤山芋囫囵而下,杨开一头倒在了床上,沉沉睡去。

    屋顶上几个破洞射进来的光线让小屋显得有些明亮,屋内的陈设简单至极,仅有一床,连桌椅都没有,甚至那床上也只有一块桌面大小的鹿皮被褥,一块方方正正的黑石枕头。这便是杨开的全部家当。

    鹿皮被褥是杨开有一次猎到一头鹿,剥皮烘制的,虽然不厚,却正好御寒。而那黑石枕头是杨开有一次离开凌霄阁,进往凌霄阁后的黑风山脉中打猎捡到的。

    这块黑石方方正正,长一尺,厚三指,看起来象是石头,摸上去却不似石质,也没石头的重量,杨开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玩意,反正拿来当枕头却是再好不过,便没再纠结于它。

    这个黑石枕头杨开已经足足枕了一年多时间,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枕着它总是很好入睡。

    睡梦中,杨开梦到了今天的一战,一次次被那个周定军周师弟打飞出去,一次次地站起来,心中的不屈和坚持在发酵,胸口一股热血翻涌。

    随着梦境的继续,胸口热血翻涌的越来越厉害,睡梦中的杨开脸色痛苦,可神色却坚毅无比,心中自有一股执着,哪怕脚趟刀山,身煎火海,也是怡然不惧。

    睡梦中的杨开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脑下枕着的黑石枕头,此刻竟然散发出一股深幽的光芒,伴随着杨开心绪的起伏,这光芒越来越盛。

    梦中,杨开继续清晨的遭遇,被周定军屡次打翻在地,当他第千百次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心中发酵的不屈和坚持顿时爆发,一往无前地冲去,狠狠地将周定军撂倒,周定军倒地的瞬间,他的样貌一阵模糊,竟幻化成了自己的模样。

    这一刻,杨开心绪平静了下来,并不是因为在梦中击败了对手而平静,而是因为战胜了自己,战胜了自己心中的胆怯和屈服。

    一种淡淡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天下间再无任何事,任何人能让自己屈服。

    现实中,杨开脑下的黑石枕头猛地爆发出一团黑光,这黑光打着转从黑石中冒出,在半空中晃荡几下,顺着杨开脑门百会穴钻了进去,瞬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一股苍凉亘古的蛮荒气息降临,好似海浪之潮,崩雪之威,任何一个人在这股气息面前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杨开猛地睁开了眼睛,浑身大汗淋淋,一阵心有余悸。

    他是被那股气息惊醒的。

    定下神来,杨开干笑一声。自己做梦竟然会把自己吓到,实在是有些无稽。揉了揉脸,透过屋顶上的光亮判断着现在的时间,顿时有些懊恼,自己这一睡竟然睡了两个时辰之久,眼看着就要傍晚时分了。

    匆忙起来,将身上的鹿皮被褥掀开,仔细叠好,又正了正黑石枕头的位置。正欲下床,杨开却是眉头一皱,扭过头怔怔地看着黑石枕头。

    感觉好像……手感不一样啊。

    疑惑之下,杨开又伸手将黑石枕头拿了起来,这一掂量确实发现不一样了,这东西竟然变轻了许多。

    奇怪了,一块石头怎么突然变轻了?杨开随手抛了抛,这一抛,顿时抛出问题来了。

    就好像是一本厚重的书被丢到半空中,书页哗啦啦散开,杨开瞠目结舌之下,竟忘记伸手去接。

    啪地一声,黑石枕头掉在地上,杨开仍不敢相信地望去,赫然发现这黑石枕头竟然真真的跟一本书一样摊开在地上。

    这不是石头么?怎么突然变成一本书了?

    黑石枕头被杨开枕了一年多,它是什么样子杨开再清楚不过。以前也没发现它是一本书,怎地今日老乌龟脱马甲,转脸就变蛇了?

    良久,杨开才弯腰将这本黑书捡了起来,入手的瞬间,杨开心中平白生出一股血脉相容的感觉。

    仔细地翻看了一遍,杨开不得不承认,这黑石枕头果真就是一本书,厚厚的书皮,厚厚的书页,但让人无语的是,这本黑书上没有一个字的记载,空荡荡一片。而且这书页的质地也让杨开看不透,自己用手轻轻撕了一下,竟然还撕不裂。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自己枕着它一年多,竟然直到今日才知道它的真面目。

    但这样一本无字黑书有什么用?杨开转来转去地查看,一无所获。

    鬼使神差地,杨开翻到了第一页,不信邪地怒瞪双眼,使劲盯着空无一字的书页。

    只不过片刻功夫,杨开赫然发现眼前的书页上有了些许变化,正凝神间,那在刚才睡梦中降临的蛮荒气息再次出现,一行烫金大字渐渐浮现在杨开眼前。

    “以血为引,金身降临,神功不成,金身不灭!”

    这股气息直冲心扉,杨开猛地合上黑书,手脚忍不住地战栗不已。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这才稍微平复下心情。

    这黑书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杨开并不知道,杨开只知道,自己从黑风山脉中捡来的这个东西,恐怕大有来历。

    沉默了良久,杨开才再次打开黑书,这一次,一眼便看到第一页书页上的那几行烫金大字了。

    原来……不是梦啊。

    渐渐地另外几行字也慢慢地浮现了出来。

    “傲骨金身,霸者横栏,不屈之魂,方能降之!”

    八行三十二个字,占据了整整一个书页,给人一种上天下地,惟我独尊的感觉,就好像那些字也充满了森森霸气。

第五章 傲骨金身

这三十二个字的意思很好理解,杨开自然看的懂。

    但黑书的来历不清不楚,倒让杨开有些忌惮。万一这是什么陷阱呢?想到这,杨开又是一阵讪笑,自己现在不过是个凌霄阁的试炼弟子,谁会费劲心思来对付自己啊?

    不过从后面几行字的字面意思来看,黑石枕头之所以会转变成黑书,恐怕和今日自己的那个梦有关。

    自己枕了它一年多都没有变化,偏偏今日变成了黑书,与自己梦中的心境转变是脱不开关系的。

    正是因为自己的转变,才蹙就了黑石枕头的变化。

    既然是自己促成了黑书的诞生,那这黑书便是应我而生!我便是这黑书的主人!

    一念至此,杨开不再迟疑,黑书上的字迹分明是要自己滴血为引,抱着试一试的念头,杨开伸手入口狠狠地咬下,然后将手指伸向黑书第一页。

    鲜血滴滴答答地滴落下去,初始还没什么动静,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黑书上竟荡起一层层黑色的光芒,杨开本就身体不好,今日又受伤在先,一番折腾之下,竟有些头晕目眩之感。

    但杨开咬牙挺住了,鲜血依然在流逝,书页上的光芒也越来越盛。

    足足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杨开险些没晕倒在地,书页上才有了实质性的变化,那涌出的黑色光芒一阵蠕动收缩,竟在书页的正中间位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紧接着,漩涡内一抹金光乍现,杨开努力维持头脑的清醒,紧盯着眼前的动静。

    黑色漩涡中,一个锃亮圆润,金光灿灿的东西渐渐升了起来。

    杨开震惊了,这书页中真的是有东西啊,虽然在决定滴血的时候杨开也是有些期待,可并没想过真的会成功。

    可现在,眼前的一切都说明书页上那三十二个字并不是假的。

    滴血为引,金身降临!

    到底是什么样的金身?杨开苍白的脸上满怀期待。

    片刻后,当那锃亮圆润的东西彻底呈现在杨开眼前的时候,杨开不由吞了一口口水,绕是他想象再怎么丰富,也没想过金身竟是这个样子。

    这是一个大约只有半尺高的金色骷髅,而最先冒出来的锃亮竟是这个骷髅的头骨。金色骷髅就这样悬浮在黑书的书页上,盘膝而坐,分明就是一副打坐入定的姿态。它的每一根骨头都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将杨开的小屋印照的金碧辉煌。

    书页上的黑色漩涡渐渐消失,一切归于平静。

    杨开看着这离奇出现的金色骷髅,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书页上只说了如何让金身降临,却没说降临之后该怎么处理。

    看着看着,杨开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面前这个金色骷髅分明没有眼睛,杨开却觉得它好像在打量自己,它也分明没有嘴巴,可却在嘲笑自己的弱小。

    察觉到这一点,杨开大怒,一把朝金色骷髅抓了过去。

    区区一个小骷髅,竟敢如此嚣张!

    哪知他才刚一动手,金色骷髅就迎面就飞了过来,直接穿过杨开的手,印在了杨开的胸口处。

    这是及其惊悚的一幕,一个骷髅撞在杨开身上,随即金光大盛,金色骷髅直接化为点点荧光,从杨开四肢百骸的毛孔中渗入进去。

    刹那间,遍体疼痛,这种痛不是一般的疼痛,而是来自骨髓深处的痛!杨开惨呼出口,直接跌倒在地,身子弯成虾米状,一阵阵痉挛。

    自己的浑身骨头好像在这一瞬间都粉碎了,杨开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这不是错觉,如果杨开能内视的话,就可以看到自己的骨头真的粉碎的干干净净,而在每一根粉碎的骨头旁,都有一层金光包裹,不断地修补着碎裂的骨骼,但修补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破坏的速度,刚修补完成,便又被粉碎。

    人的骨头中包裹着骨髓,骨髓中有神经,任何细小的触碰都能带来莫大的伤害,可以想象,杨开此刻遭受着多大的磨难。

    他并不是身上哪一根骨头断裂了,而是全身上下没一根骨头是完好的。

    换做旁人,就算实力比杨开高上千百倍,此刻恐怕也会昏迷过去,但是杨开没有,剧烈的疼痛反而让他的头脑更清醒了一些,这代价便是感受到的疼痛千百倍的放大。

    惨绝人寰的叫声从小屋中传出,不远处正在行走的凌霄阁弟子吓了一跳,忙不择路地逃掉了。

    冥冥之中,杨开仿佛感应到一个信息,一个由金身带来的信息:消灭杨开的意识,强占这具身体!

    杨开哪肯答应?纵然无法动弹,也努力维持着意识的清明,绝不让金身鸠占鹊巢。金身同样不惧,一遍遍地粉碎杨开的骨头,折磨他的神经,好让他就此昏死过去。

    一个是傲骨金身,一个身具不屈之魂,谁赢谁负,不到最后关头根本无法见分晓。

    杨开知道,这一次是真正的生死攸关,不象与宗内师兄弟们的挑战比试,若是挺不过去的话,那这世上就再也没有杨开此人,所以必须得挺过去,纵然再痛也得忍着。

    杨开的意识,金身的破坏力,两者之间展开了一场艰辛的拉锯战,而战场正是杨开的身体,你来我往,彼此毫不退缩,绝不忍让。

    随着时间的流逝,杨开赫然发现那种无法忍受的疼痛竟然慢慢减轻了,不由精神大振,精神抖擞。

    这也难怪,金身粉碎杨开的骨头后又一次次地修补,在这破而后立的过程中已经让杨开的身体具备了金身的因素,杨开的骨骼越来越强,而金身的能量越来越低,此消彼长之下,疼痛自然减轻许多,一旦等到金身完全融入杨开体内,那这场战争就会结束。

    胜利的天平渐渐地在朝杨开这边倾倒,无法忍受的疼痛慢慢转变成可以忍受,再转变成酥痒难耐,再转变成舒畅无比,这种感觉就象是醍醐灌顶,让人浑身亿万毛孔都情不自禁地舒张开来。

    察觉到体内金身还有一丝负隅顽抗,杨开怒骂一声,意识中一鼓作气冲其碾压了过去。

    体内终于平静下来。

    耳畔边仿佛响起一声叹息,这声叹息中饱含着欣慰,还有一丝如释负重。

    *********

    每一个发新书的作者都有共同的毛病。

    那就是不停地刷新作者后台,刷新新书页面,看看收藏有没有涨,推荐点击有没有涨,有没有人投评价票,有没有人打赏。

    这几乎是一个魔障,持续一个多月的魔障。

    每一位书友的点击推荐和收藏都能让我们欢欣鼓舞,每一张评价票和一份打赏都能让我们心潮澎湃。

标签: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