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六个小祖宗的后妈,穿书后我成了六个小祖宗的后妈最新章节

xishu 103 0

第001章 穿书

“到手了!这回我看你还往哪跑?”

    随着两声奸笑,一股热气喷在脸上,衣领被撕开,一只咸猪手伸了进来......

    兰三月怒不可遏,忙一抬脚直接踹了过去,随后猛睁开双眼,可是当看清眼前的一幕时,三月呆愣在原地!

    自己本来是下班坐在公交车上看了会小说,这会怎么就到了这小黑屋里?

    难道是做噩梦了?还是车祸现场?

    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光亮,三月见自己处在一个破旧的土屋子里,破床加破被褥,一屋子的污浊之气。

    自己浑身上下穿着破旧的小褂,个子也由原来的的高挑身段变得清瘦矮小。

    伸手看,原来如葱的玉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干瘦的小手,赤脚没穿鞋袜。抬手摸摸发胀的头,却摸到一手血。

    惊愕之余,又见床下捂着肚子大叫的尖嘴猴腮的猥琐男,这让三月证实了这不是梦。

    “小贱人,你下手真狠毒,不过,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的!”

    那男人捂着肚子又扑了过来。

    兰三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去,直接又踹了男人一个飞脚。

    “流氓!竟敢对老娘下手!真欠收拾了!”

    看着男人被踹趴下,三月虚晃着身子又躺了下去,一时间一股陌生的记忆碎片输入大脑。

    原来自己居然穿书了。

    二十五岁大学毕业生兰三月,光荣的成为了一名体育老师,最近在追一本《炮灰女配成就大反派》的小说。

    书中和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兰三月,在娘家受尽了孽待,只因自己是个女娃。

    在十三岁刚过时,就卖给同村的廖家大儿子续弦冲喜,可是结婚当日那个病重的廖汉生却意外消失。村上人都说自己克夫,那个廖汉生一定是跑到山上喂了野兽了,这让兰三月在廖家又开始受孽待。

    兰三月开始心里扭曲,对男主廖汉生扔下的六个拖油瓶进行报复,廖老太也不待见六个小包子。

    小包子们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性格开始偏激,都走上了大反派的不归路,最后死的都很惨烈。

    兰三月也在恶婆的棍棒中被打晕死过去,被铁牛抱回家中。

    兰三月就是在这时替换了原主的芯子,穿书过来的。

    这时地上那猥琐男又起身往自己身边扑来。

    “你这娘们,平时看着挺温柔的,今天怎么变得这样不讨喜了?你挣扎也没用了,我已经给了廖婆子五两银子,你现在已经是我郑铁牛的婆娘了。”

    看看兰三月捂着流血的额头,郑铁牛伸过手来。

    “你也别犯傻了,你还没被那短命的廖汉生坑够吗?他死了不要紧,还把那几个来历不明的小兔崽子们扔给你养活,我看着都心疼。我的小心肝来来来,我们今晚就成就好事吧!”

    兰三月理清剧情,知道原主身份后,伤心极了,又见郑铁牛扑上来,气的卯足了力气,奔着那男人的裆下又补了一脚。

    “这回我让你再欺负我!我踢废了你!”

    “啊!!!”

    郑铁牛疼的双手捂裆,在地上直打滚。

    三月忙转身往门口冲去。

    “小老婆,我让你跑!”

    郑铁牛在地上挣扎着起身奔着三月追了下来。

    三月踹开门直接往大门口跑去。

    跑到院子,三月赤脚踩在雪地上,才知道剧情中,这个时期还是在冬季,自己可是在现代的夏季穿越过来的。

    只是身上穿的破旧的衣裙再加上赤脚踩在雪地上,让三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三月此时也顾不了许多了,慌忙跑出大门,往村路上跑去。

    来到村路上三月左右看看这廖家村,四面环山,山上积满了皑皑白雪,自己要往哪里跑?

    三月开始犯难了,原主可是被廖家卖给郑铁牛了,自己还回廖家吗?

    算了,不回那个火坑了。

    就凭这自己一个现代人,即使是位体育老师,也能在这古代生存下去。

    “奶奶,别卖了我们啊!我还能做饭洗衣服,还能给奶奶捶腿侍奉奶奶!”

    这时,三月猛然听见哭闹声,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那个三丫廖小南的声音吗?

    忙顺着声音往下跑去。

    跑到廖家大门口,三月看见一个带棚的马车旁,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老妇人正在往车上拽三丫廖小南。

    此时的廖小南身穿着和自己同样的破旧小褂,满脸泪痕瑟缩的哭叫着不肯上车,那架势让兰三月想起自己在孤儿院旁被狠心的父母扔下时的情形。

    只是那是三岁的自己,被父母扔下车,看着开车绝尘而去,顿时哭晕了过去。

    自己那时是被抛弃了,而这个时候的孩子们是被拉走卖掉,本质是一样的。

    “你这个不知道好赖的小贱货,奶是让你和两个妹妹去城里享福去了,你哭啥?赶紧上车!”

    这时旁边一个描眉打鬓的妇人,身上披着雪白的貂毛斗篷,婀娜的走了过来。

    咧嘴娇嗔道:“哎呦!我说老婆子,你要是不能说服小家伙们我们可不等了,只是那十两银子赶紧还给我们,这来回的车费给我们报了,我们好趁着天亮往回返了!”

    说完,瞪了下两个黑洞洞的大眼睛又看向院子。

    “住手!”

    兰三月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也顾不得脚下刺疼的冰雪,直接飞奔到车旁,伸手就往下抢人。

    “小南过来!今天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卖了你们!”

    “娘啊!你可回来了!呜呜~”

    三丫见娘回来救自己,忙扑了过来大哭不止。

    看着小南单薄的身子在自己的怀里抖动着,三月心里莫名的痛了下。

    自己要离开这个廖家,那这些孩子怎么办?真的就只有被卖掉,然后都成为十恶不赦的大反派了。

    想起书中孩子们长大后结局都死的惨烈,三月的心又抽痛了一下。

    “你这小贱人怎么跑回来了?你滚开!你现在已经不是我廖家人了,休要管这些娃儿!”

    这时,一脸懵逼的廖老太瞪着猩红的吊梢眼奔了过来,抬手就过来抢人。

    三月忙将廖小南拽到身后,伸手指着婆婆大喊道:“你也太狠毒了,卖了我不说,还卖这些可怜的孩子!今天我就不听你的,这些孩子都是廖汉生留下来的,你不能说卖就卖了!”

    廖老太见媳妇三月一改往日的唯唯诺诺的样子,一时间语塞愣在原地。

    这时马车上老四廖小北和老六廖小猫听见车下的喊叫声,也都恐惧的探出头来。

    “娘快来救救我们!呜呜呜~”

    当看清是自己的娘亲回来了,都大哭着想要跳下车。

    三月心酸,忙往车旁跑去。

    “别怕,娘来救你们了!”

    看来这些小反派们真是吓得不轻,要不然按照剧情,这个时期的小反派们已经对自己这个便宜后娘有了排斥,原因就是这个后娘平时苛待小娃们。

    “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今天我打死你!”

    此时,廖老太已经反应过来,伸手摸过碗口粗的木棍就往三月的头上招呼下来。

    三月闪身躲过,伸手拽过木棍扔在一边,指着婆婆大怒:“今天有我三月在,我看谁敢卖孩子们?”

    “妹妹快下来!”

    这时,三个半大小子从山上下来,气喘吁吁的跑回廖家。

    “大哥二哥快来救我们!”

第002章 改写剧情

这时就见穿着破落的三个小男娃,扔下柴草直奔马车跑了过去,大声喊道:“不要卖了我妹妹!”

    车上的两个小女娃见哥哥跑过来,都在车上张着手大哭大叫起来,“哥哥快救救我们!”

    廖老太见事不妙,忙跑向马车,恨恨的喊道:“你个天杀的!咋跑回来了?我不是告诉你们天不黑别回来吗?”

    兰三月这时才明白,这个恶婆!今天是算计好了要将自己和三个小女娃卖掉,才支开三个小子去山上打柴。

    这时老二廖小西怒视着奶奶,“你走开!别把小北小猫卖了!”

    廖老太气的伸手直接给了小西一个大嘴巴,咬着后槽牙狠狠的说道:“你们这些狼崽子,我廖家白白养了你们这些年了!竟敢和奶奶这样!真是反了你了!今天我都给你们卖掉算了!”

    看着小西在地上挣扎,三月忙跑上前伸手扶起小西,将他拽到身后,直接又跑到车前帮着小东将两个女娃抱下车。

    兰三月看着自己身边站着的五个孩子,知道还有个小五,忙问老大小东:“小五在哪里?”

    小东却怒视着自己没说话,又往院子里跑去,边跑边叮嘱,“小西看着妹妹,我去找小五!”

    身后的廖小西刚要跟过去,听见大哥这样说,忙往三月的身后跑来。

    三月知道,这个小东是被女主孽待,已经开始憎恨自己了。

    廖小东这时正好和出来的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你个小鳖崽子跑什么?”

    那男人骂完,往地上啐了一口,又伸手掸了掸衣服,转头看向身后婀娜的往出走的女人。

    小东也不答话,闪身躲过那女人,直接往后院柴房跑去。

    “哎呦!这咋还多出一个人来?”

    两个人出了大门,见站在三个女娃身边的兰三月,惊异的喊道。

    兰三月知道,这两个就是来买孩子的主了,忙护着身边的三个女娃,凛冽的眸子对上两人的目光。

    这时,不远处跑来一个人,边跑边嚎叫:“小贱人,我让你跑!”

    三月见是刚刚被自己踹趴下的郑铁牛追了过来,一股怒气油然而生,忙伸手抓起旁边的一个木棍准备和那猥琐男拼命。

    廖老太见状,忙迎上前扯着嗓子喊道:“我说铁牛啊,你没事吧?婶子可是把人交给你了,你怎么搞的?咋跑回来了?”

    郑铁牛伸手将廖婆子推到一边,瞪着眼睛骂道:“你这老不死的!竟敢骗我的银子,你可是说了你这寡妇媳妇很听话的,这特么给我踢的,肚子现在还疼呢!赶紧的,你看这事怎么解决吧?”

    “看看你这孩子,别急眼啊,我这不是帮着给你解决呢吗!”

    廖老太急忙看向三月,恶狠狠的喊道:“赶紧跟着铁牛回家去!人家铁牛哪一点配不上你?别在这里瞎掺和!”

    兰三月怒视恶婆,“你喜欢他你怎么不把你女人嫁给他?我三月就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了,别想将我们分开!”

    这时,门口又跑出来两个人,三月搜寻书中剧情,知道那男人是便宜公爹廖栋梁,那穿着花棉袄的一定是小姑子廖云凤了。

    这个公爹也不咋地,好赌成性,经常性的不在家,今天怎么回来了?

    “怎么回事?在大门口喊叫成何体统啊?”

    三月挑眉看着这装模做样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公爹,想着剧情发展。

    既然自己改写了剧情走向,那就不能走原主女配的道路。

    孩子们不能卖,自己也要好好活下去,要不然真的对不起炮灰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三月忙喊道:“公爹,你也看见了,我被你们卖了不说,还要卖孩子们,你们真狠毒,对得起那死去的汉生吗?汉生也是你的亲骨肉啊!”

    廖栋梁冷着脸,撅着花白的胡须喝道:“你个不知好赖的妇人?你婆婆这是为了你好,你还这样说?”

    “就是,我看你是脑子有病了吧?”

    这时,一直看着三月运气的小姑子尖声对三月喊道。

    兰三月看着这一家极品,突然很同情原主,心里默念:“你放心吧,我今天一定替你教训教训这帮恶毒的家伙!”

    想到这里,三月光脚直接窜到廖云凤身边,伸手啪啪啪给了她几巴掌。

    “今天我把你以前打我的嘴巴都如数奉还给你!你脑子才有问题!”

    打完,兰三月甩手又退到孩子们的前面,对旁边的那两个陌生男女喊道:“都特么给我滚开!今天我看谁敢动我的孩子们,我跟他拼命!”

    这时大门口的所有人都一脸惊讶的看向三月。

    尤其是廖家人,这老大媳妇平时窝囊的要命,今天怎么变化这么大?

    廖云凤反应过来,捂着脸呜呜大哭着跑向廖老太,“娘啊,你看看这疯婆子打人啦!呜呜呜~”

    廖老太心疼的拽过来廖云凤,抬手替女儿擦擦眼泪,“别哭,你等着!”

    说着伸手又操起木棍就往三月头上砸来。

    兰三月慌忙躲开,借势一把抓住木棍拽了过来,转手直接往廖云凤身上招呼过去。

    “你哭什么?以前你不是经常这样打我的吗?今天我也让你尝尝这被打的滋味!”

    “啊!你个疯婆子真打啊!”

    廖云凤慌忙抱头鼠窜的往廖栋梁身后躲去。

    “你住手!”

    廖栋梁护着女儿大声呵斥着。

    那两个买孩子的城里人站在一边看事情不妙,忙对廖老太喊道:“你赶紧的吧!这叫什么事啊?赶紧给了我们的车脚钱我们好走人!这事闹的,你事先也没跟我说你家媳妇不让卖女娃们啊!”

    “别介!”

    廖老太见状忙陪着笑上前说道:“再等等,我会给娃儿抓上车的。”

    说着转身对着廖栋梁喊道:“你还愣着干嘛?赶紧的干活!”

    正在这时,就听见一声吆喝,“都消停点!这又是闹的哪出?”

    顺着声音,三月转头看见老大小东跑在前面,身后跟着一位五十几岁的老人家,正气哄哄的往大门口走了过来。

    三月不解,老大刚才不是进屋看小五去了吗?是奔后门去找人去了?

    “理正啊,你可来了,赶紧帮我说说这个傻媳妇,跟铁牛回家吧!”

    三月这才想起,这个老者是廖家村的理正廖成业。

    “廖叔啊,你快给我们母子做主啊!”

    兰三月忙委屈的将几个娃儿搂在怀里,蹲下来抖动肩头哽咽着哭了起来。

    廖成业忙上前安慰:“老大媳妇别伤心,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然后又低头看看,忙说道:“这怎么不穿鞋,哎呦!这不冻坏了吗?”

    说完转头对小东说道:“快给你娘找鞋去!”

第003章 抗争

兰三月看着身边这几个奶娃,心里不是滋味,这么可爱的娃儿这原主也真能下得去手。

    这时廖小东又将本村的理正廖成业找来,三月忙搂着娃儿在一边嘤嘤哭了起来。

    “成业叔,你可要给我三月做主啊!这个家我是不能待下去了,我这个狠心的婆婆为了几两银钱,卖了我不说,还将三个男娃赶到山上,也要将三个女娃卖个人牙子。如今我不但没有鞋穿,就连命都在恶婆的手里攥着呢!成业叔啊,我要带着娃们分家另过,离开这火坑!”

    说完,三月忙给理正施礼。

    旁边小东看着昔日唯唯诺诺的娘,如今怎么变成这样敢说话了,还要分家,小脸绷着看向娘,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光小东惊讶,就连廖老太和廖云凤都惊声问了一声:“什么?你要分家?”

    三月点头,起身目光灼灼的看向廖老太,“怎么?我兰三月就不能带着娃儿们分家另过吗?非要在你们的屋檐下求生存吗?你们说,这个家里里外外是不是我三月一个人干活养了你们一大家子人,如今你们为了几两银钱还算计我和娃们。赶紧分家,给我们应该得到的那部分!”

    理正有些发蒙,忙安慰道:“三月啊,你先别生气,我们先屋去说,你看看你和孩子们穿的都这样单薄,冻坏了可怎么办?”

    站在大门口的廖栋梁见事情只能这样了,忙瞪了一眼旁边还要往三月身上扑的女儿廖云凤道:“是啊,我们一家不说两家话,赶紧回屋说去。”

    说着给了廖老太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

    廖老太不信那个邪,瞪眼道:“回什么屋?这个家已经不是你小贱人说进就进的了,赶紧跟着郑铁牛回家去!”

    说着对站在一旁有些愣神的郑铁牛怒道:“赶紧的吧,你一个大男人,给你个女人你都驾驭不了,你真让我失望!”

    郑铁牛忙立起他那三角眼,撸胳膊挽袖子就往三月身边凑过来。

    “怎么说话呢?你看我铁牛是不是男人!”

    三月知道那个恶婆是故意激怒恶棍郑铁牛对自己下手,忙将几个娃护在后面,手里的棍棒直接往恶棍头上砸去,恶狠狠的喊道:“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给老娘滚!”

    郑铁牛吓得忙闪身躲过,“哎呦!你真打啊!”

    几下没打着恶棍,三月瞪眼看向理正,“叔,我要分家,我要带着娃们出去单过。这个家虽然汉生不在了,但是孩子还在,汉生生前也为这个家贡献了很多,给我们分一半房产和田产,今年的口粮加上家里的余钱也要分一半,赶紧的吧,我要和孩子们自立门户,不再受这恶婆一家的气了。”

    说罢,三月转身拉着几个孩子就往大门里进。

    “走,我们回去收拾东西,我们去家里的老宅住去。”

    廖老太看着三月气哄哄的拉着孩子们往大门里走,忙大喝一声道:“都给我滚出来,好心给你们找了好地方容身,偏偏的不听话,就像我要害你们似的。这个家没有你们几个小崽子的地方了,滚滚滚!”

    说着,廖老太攥着木棍就要打三月。

    “住手!别打我娘!”

    这时,老二小西小脸气的惨白,攥着拳头瞪着奶奶大声喊道。

    身边的小南吸吸鼻子,转头护着娘,“奶奶,别打我娘,我娘都没穿鞋,你看看给她冻得。”

    “哎呀,你们这些小鳖崽子们,都忘了这个后娘以前是怎么孽待你们的了?现在给你们几句好话,你们就替她说话了!”

    三月转头,瘦弱的身子气的有些抖动,“你个恶婆!你这样给我和娃们掰生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理正刚要上前说话,旁边的两个穿着入时的男女说道:“赶紧的,廖婆子,给我们车脚钱我们好走人!”

    “你们是什么人?赶紧滚开!你要再不走,我找人请你们走了!”

    理正气的胡子乱颤,抬手指向那两个男女。

    女人挑眉,瞪着眼睛扫视了一下,转头娇嗔道:“扶我一把,我上车了,算了,别跟这帮乡下人理论了,我们走!”

    男人瞪了一眼,转头扶着女人上车,“走!”

    三月见状,忙抓着棍子跑回来,直接往两个人身上砸去。

    “我看你们再敢来作恶,我打死你们!”

    两个人根本没有防备,在车上无处多无处藏的,抱头大喊:“你这个疯女人!”

    车老板见状,忙抄起马鞭,赶着马车逃走了。

    三月气的在地上啐了一口:“我的孩子们以后我看谁再敢动心思!”

    郑铁牛见状忙悄悄的转到廖老太身后道:“赶紧给我银子,我好走人,你家这媳妇我真不敢要了。”

    “别介,铁牛啊,你看看你就是个熊包,赶紧抓回去,你没听说吗,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还是你不行!”

    没等郑铁牛说话,三月转头凶狠的往前窜了过来,大声道:“你也是女人,你还是不是人?”

    一顿棍棒,三月就像疯了一样左右开弓打了起来。

    郑铁牛早就吓得抱着头逃走了。

    理正见状,忙说道:“好了,我今天也看好了,你们家只能分了,来,栋梁,你把你家的老宅房契都给了三月吧,田地给娘几个那东边的五亩田就行了,今年的口粮给人些,银钱怎么也要给人点,不至于出去没钱花不是吗?”

    三月听理正这样说,这心里乐开了花了。

    “谢谢理正叔,我三月没有别的要求,就是要这些东西,马上走人。”

    “嗨嗨,你个小贱人,我还没答应呢!”

    廖婆子见状气的坐在低声开始耍泼。

    廖栋梁见状,摇头叹气,转身往院子走去。

    “分了吧,我看好了,这个家早早晚晚会这样的!”

    廖婆子听当家的这样就妥协了,气的跳了起来,晃动着身子跑向小猫身边,一把抓住脖子大喝道:“今天我看谁敢动我家的财产,我就把这小崽子捏死!”

    小六吓得脸色惨白的娃娃大叫起来,“娘,快来救我!”

    看着小家伙手蹬脚刨的样子,三月忙跳了过去,伸手去掰,可是恶婆的手就像枯树皮一样,就是不撒手。

    急中生智,三月跑到廖云凤的旁边,身后抓着小姑子的脖子大叫道:“来来来,我看看我们谁有有劲。”

    “哎呀,娘,快点,这个婆子疯了,谁都敢动啊!”

    廖老太看着自己的宝贝女人,被三月掐住了脖子,脸色一点一点的变成紫色,吓得大叫着推了老六,直接对三月喊道:“你快点放了凤丫头!”

    三月摇头恨恨的说道:“今天我就想分家,你赶紧把房契地契口粮银钱都给了我们,我们就走!”

    廖栋梁此时已经吓得一脸汗,忙看向理正:“大兄弟啊,你快点吧,我们同意分家了,快让三月轻点轻点!”

    理正看着三月这样,一脸的吃惊,这个丫头今天怎么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子。

    “好,你们将东西都放在我面前,我马上带着娃儿离开这个狼窝!”

    站在一边的老大廖晓东看着这些,眼里也充满的疑问,但是这个时候了,自己要跟娘站在一处。

    忙拉着老二老三站在娘面前,伸手拎起木棍护着娘。

    廖老太跑进屋里,将房契地契还有一些米都统统拿了出来。

    “给你们,赶紧滚!”

    三月摇头:“给我们五两银钱,我们立马走人!”

    老婆子刚要发怒,三月手头一用劲,就听见廖云凤咳咳咳的,脸色也开始发紫。

    “好好,我给你五两,赶紧松手!”

    三月示意小东拾起银钱:“走,我们离开这里!”

    理正摇头,转头说道:“这个家就这样散了!”

    三月刚要离开,老三小南忙说道:“”娘,老五还在屋子里。

    老大小东跑进去,老二小西也跟着跑进屋,不一会扶着老五,背着些破衣服破被出来了。

    三月使劲推开手里的廖云凤:“滚吧!”

第004章 另立门户

三月推开廖云凤奔向小猫,弯腰抱起来,心疼的看看小六被恶毒婆婆捏红的脖子。

    “还疼吗?”

    小猫见娘这样,忙搂住娘的脖子,又呜呜大哭起来。

    那边,廖云凤喘着气,弯腰使劲呕吐了起来。

    廖老太忙跑到女儿身边,拍着后背心疼的喊道:“哎呦!我的凤丫头啊,你没事吧?”

    问完,又转身往三月身边跑来。

    “我打死你这个狠心的小贱人!”

    理正忙呵斥着示意廖栋梁拉人。

    这时的三月已经抱着小猫,领着五个小娃离开廖家,往村中间的廖家老宅走去。

    冬日的太阳落山的早,感觉才刚刚过了晌午就要黑天了。

    刚才廖家吵闹声惊动了这宁静的廖家村的村民。

    看村路上站着三三两两的人们,正往这边看着。

    看见兰三月抱着小六,身后跟着五个小不点往村子中间走,都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的看了过来。

    三月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廖老太狠毒,不干人事。

    还有人说,人牙子是村上的媒婆郑大美找来的,在中间还兑了二两银子的缝。

    这一切三月都记在心上。

    兰三月刚穿越过来,身体极度虚弱,刚刚又和廖家人一顿抗争,这会开始身子没了力气,没有精神搭理这帮闲人。

    勉强凭着记忆和六个小娃们摸到廖家老宅门口,忙扶着栅栏门站定喘口气。

    “娘,你怎么了?”

    小猫忙从娘的怀里滑下来,拉着娘的手摇晃着。

    老大小东冷眼看了看这个后娘,转头推开了快要散架子的栅栏门进去。

    三月稳定一会也拉着小猫踉跄的往院中走去。

    抬眼看向这廖家老宅,三月摇头,这还是人住的地方吗?

    枯草满院,积雪成堆,两间土平房上快要被风吹光了的稻草。只有房檐底下那两处燕窝让三月稍微有了一丝归家的感觉。

    再看厢房已经倒塌,看样子是夏天的时候还有人在院子里种过什么,留下冻死的秧苗在风中瑟缩抖动着。

    这时,小东和小西已经走到房门口站定,不敢进去了。

    三月明白,现在自己就是这几个孩子的主心骨,即使是再难受也要坚强挺直了身子。

    忙抢先一步拉开破旧的房门。

    房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顿时一股潮气扑面而来,呛得三月咳咳咳的捂起了鼻子。

    借着门口透进来的光亮,三月见屋子里进门就是很大的灶台,灶台中间黑洞洞的,铁锅已经不翼而飞了。

    灶台里面黑漆漆的一片,还有一个已经打碎的陶瓷瓦罐,应该是当时放置的盐罐子。

    往里走,一口半截水缸放在灶坑旁边,上面还有一块黑黢黢的木板,木板上一个放着半截水瓢。

    一堆柴草堆在北面已经没了窗户底下。

    这时六个小娃已经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里屋的房门。

    三月忙也跟了进去。

    屋子里,蜘蛛网老鼠洞就不用说了,除了一个土炕,就是地上一个破旧的木头桌子,两个长条凳子,再也没有其他的家什。

    三月却也很满足,毕竟自己和娃儿们有了可以栖身之所了。

    关上房门,忙将冻得生疼的双脚蹭蹭,又看看这原主炮灰女配留下来的六个小奶娃。

    小五此时头上渗出了一层汗珠,扶着门摇摇欲坠的样子。

    “小五你要不要紧?”

    三月忙上前,关切的想要抱起来,却被小五凛冽的眸子吓了一跳。

    小东小大人似的上前扶着小五,绷着脸道:“小五,你坐在炕上吧。”

    三月搜寻书中的剧情,这时候的剧情走向应该是这些娃儿已经被炮灰女配后娘开始孽待。

    这个小五的身体就是自己这身子的主人给打受伤的,不光腿脚不好,这小身子骨弱的不成样子。

    没办法,自己现在既然变成了这些小包子的后娘,就要给炮灰善后,慢慢感化吧。

    想到这里,三月忙转身,从孩子们背回来的破包里,找了两个破旧了床单铺到炕上,又将破被褥拽出来铺上。

    “小五身子弱,来,娘抱你上炕。”

    三月强行把躲闪的小五抱到炕上,又将正在哆嗦的小六抱上炕。

    转头看向地上的小东小西小南小北,低声道:“孩子们,我们今天终于脱离了苦海,以后再也不能受奶奶一家人的气了。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娘会好好的待你们,以前娘做的有不对的地方,你们不要放在心上啊。还有小五,娘一定要将你的身子治疗好的。”

    六个小奶娃,看样子都没有超过十岁。

    书中介绍,这个廖小东九岁,小西七岁,剩下的都是差一岁,小南六岁,小北五岁,小五四岁,最小的小猫才只有三岁。

    三月穿书过来,虽然比原来年轻了十岁,但是却变成了只有十五岁的寡妇娘了。

    书中原主对待娃儿们狠毒,最后这些小反派们恶念值飙升,最后都成为十恶不赦的大反派,结局也是死的一个比一个惨。

    看着这些可怜的小反派们,三月暗暗下决心,既然原主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自己就要将这些小反派们修枝打丫好好培养成人。

    这时一股寒风从破败的窗外吹了进来,三月不由得打了寒颤。

    忙转身开门走到堂屋,伸手将北面的柴草抓了一把放到屋地上,在自己破旧的小褂兜子里摸了摸,又失望的起身。

    小东见状,从自己衣兜里拿出两个打火石,蹲下来,在柴堆上啪啪啪的打了几下,顿时火星四溅,干柴点燃了。

    看的三月心里直佩服小东。

    自己是有原主的记忆,但是让自己弄这玩意,恐怕是没有这孩子这样熟练。

    地上站着的小西,看着火点燃了,忙又转身去到堂屋抓干草。

    正在这时,就听见小西大叫一声往屋里跑来。

    “怎么了?怎么了?”

    兰三月忙起身抱着瑟缩的小西往堂屋张望。

    就见两只耗子吱吱吱的跑了出去,三月忙摸摸小西的头安慰道:“别怕别怕,两只耗子已经跑了。”

    小东起身,走到外屋,又拾起木棍在柴堆里搅合了一阵,又看向后娘怀里的小西说道:“放心吧,这回干净了。”

    小西听见大哥这样说,才感觉到自己被后娘抱着,忙挣脱出三月的怀抱,靠墙站定。

    三月摇头,这个炮灰,给孩子们孽待这样。

    哎!

    屋子里生了火,渐渐的暖和了许多,只是这柴火升起的烟,还真是呛人。

    三月起身摸摸怀里在廖家分家得到的五两银子,忙转身往外面走去。

    小猫忙跟在后面喊道:“娘亲,你这没穿鞋要去哪里?”

    “娘去村西头杂货铺买口锅安上,这还是将炕烧热了会暖和些。”

005章 廖家老宅

三月开门,光着脚往出走,身后小六和小东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出了栅栏门往村路上走去。

    寒冬腊月,小北风呼呼吹着,三月心里叫苦,这原主连个鞋都没穿出来,真是要了命了,这要是有双鞋穿上,那该有多暖和。

    正在这时,什么东西在眼前一晃,直接落在自己脚下,吓得三月忙闪身退后。

    三月低头看,瞬间蒙了,见地上一双灰色粗布棉鞋,整齐的摆在自己面前,样式也是这古代圆口布鞋。

    自己只是有了穿鞋的念想,就马上实现了!

    莫非是传说中的空间跟着自己穿越过来了?

    管他呢,现在能解决目前问题是最主要的。

    想罢,兰三月忙上前,直接把鞋套在冻得猩红的脚上,还别说,这原主虽然没有赶上裹脚那个时代,脚也不大,穿着正合适。

    三月穿着鞋,站在雪地里,左右看看,心里美极了。

    边往前走,三月边搜寻书中的内容。

    自己穿越的《炮灰女配成就大反派》这本小说中,实际上是历史上查不到的,在宋元中间的一个拐点。穿衣打扮也都接近宽衣大秀,看着很随便的那种样式,自己还挺喜欢的。

    三月看着这双鞋,想着一会回来,小娃们问自己,自己就说在杂货铺老板给的。

    既然自己随身有了空间,三月就想要去看看,毕竟现在的自己是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看看这空间里有没有个熟人好拉自己回去。

    正在想,三月身体一晃,直接进了一家大型超市里。

    三月彻底蒙蔽,距自己了解,所谓的空间,不都是一个小小的几立方吗?

    自己的空间居然是一个几千平米的大型超市,三月站在超市的中间位置,一眼望不到头,在自己目光所及的范围内,居然看不见一个人。

    三月想起,自己穿书过来的时候,正在这超市里边看电子小说边购物,也许看的太投入了,直接就穿越过来了?

    好了,自己也不用去杂货铺买锅了,这里应有尽有,货品齐全。

    三月高兴的在超市跑了一会,还没有跑一圈就累的直不起腰来。

    站在超市里,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兰三月想,自己还是贴近实际,拿出去点现在急切用的商品。

    想到这里,三月往摆放厨房用品的区域走去。

    看着在现代自己想买又买不起的知名品牌,三月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现在终于可以自由的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了,难过的是以前的岁月一去不复返了,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穿越回去。

    家里六个萌娃,六双碗筷,再加上几个大盆小盆,小盘子小碟子这一收拾就够三月拿的。

    转头又看见米面粮油的,又想起在那个恶婆家里也没拿出来多少米来,又拽了一小袋米和面,油盐也拿点。而且自己拿完,也都将商标撕扯下去,生怕带出去后,被有心之人看出门道来。

    忙乎了一大阵,兰三月默念出去,自己就置身在刚刚站着的室外雪地上了。

    看着自己手里的锅碗瓢盆样样俱全,三月忍不住笑了。

    别人穿越重生的,为了买点家用,都又苦又累的上山采药或者下河捉鳖,那真是什么苦都吃一遍,自己虽然开头和恶棍恶婆一家抗争,可是现在却带了这么一个宝贝空间。

    真是太幸运了!

    想着家里又缺这有少那的,三月叹气,还是慢慢的在超市里取吧,毕竟刚刚分家另过,要是弄的家里跟个皇宫似的,那不得被这村上人看做是个异类给清理了。

    想罢,三月直接转头回家去了。

    这次是穿着鞋踩在院子里的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开门,将那口大锅直接安上。

    听见响动,老大小东开门出来,看见娘正在摆放盆碗,虽然眼里尽是戒备,但是还是过来,不声不响的帮着娘将东西放好。

    看着崭新的铁锅,三月转身想要刷一下,放上水好点火烧上。

    只是现在水在哪里?

    看见那个本来是很大的水缸,已经打成半截,往里面看,一滴水都没有,摇头,如果这里有水也不能用。

    正在这时,锅里不知道哪来的半锅水,这让三月忙抬眼看向还在蹲在灶坑旁生火的小东,生怕他看见。

    空间里的水大桶小桶,还有那美味的饮料,数之不尽用之不竭。

    三月突然不敢想了,生怕突然再出现一样商品,自己不能吓到,孩子们一定是害怕。

    烧上火了,堂屋开始有了暖意,三月转身回到屋子里。

    炕上还躺着小五和小六,在旁边坐着老三和老四,老二站在炕边,正归拢几个孩子的衣裳。

    三月看着这屋子里的娃们,心想,自己一定要分清谁是谁,别到时候弄出什么破绽来。

    廖老大小东老二小西和小五都是男娃,老三小南老四小北和老六小猫都是女娃。

    自己默默的记下后,又将刚刚在超市里随手揣在衣兜里的几个糖块,分给炕上的小南小北和小猫,小五看着娘的手递过来,本能的往后闪身,吓得小脸惨白惨白的,看着都心痛。

    三月也不强迫,直接放在小五身边,又伸手摸摸土炕,还好,这炕还算好烧,只是在炕边冒出一丝丝的烟气也不呛人。

    屋子里很久没有人气了,这样又是笼火又是烧炕的,很快屋子里也慢慢变暖。

    三月又将破布塞到窗户缝隙里,不让北风吹进来。

    堂屋,小东看着锅里汩汩冒出的热气,想着这后娘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突然间就对自己和几个弟弟妹妹好了起来。

    一改往日张嘴就骂,抬手就打的样子,还拿糖分给孩子们,这以前真是做梦都不可能梦到的事情就这样实现了。

    正在疑惑,就见后娘开门出来,伸手将两块糖又给自己,“拿着吧,刚刚我在杂货铺老板给的。”

    犹犹豫豫,小东小脸在灶坑边烤的通红,抬手慢吞吞的接过来,低头又看见后娘穿上鞋了,更有些恐惧。

    自己以前也去过杂货铺,应该只卖锅碗瓢盆的日用品,没有带鞋带糖卖的。

    “小东啊,你是这个家里的长子,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们要商量着来,以前娘做事应该没长脑子,你就原谅娘吧。”

    三月看着小娃儿看着自己发愣,忙又把刚刚进屋的话又说了一遍。

    小东这个时候也想开了,哪来的那些疑惑,现在情况都变成这样了,只要这个后娘能善待弟弟妹妹,其他的都是浮云。

    “娘,我知道,以前我也又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们都努力做好。”

    三月欣慰,这个老大还算可以,要比现代的有些小娃儿懂事许多,知道随机应变。

    也是,三月想,这个时候这孩子只能附和自己这样说了。

    看着锅里的热水,三月忙将盆盆碗碗的清理一遍,然后倒上点热水分给孩子们先喝上,毕竟刚刚这屋子很冷。

    胃里温暖,浑身就不冷,这个三月明白。

    在孩子们喝水之际,三月又将一把米淘好放在锅中烧开,又将刚刚在空间拿出来的两袋小咸菜放在碗里。

    等到大米粥煮的稀烂了,盛出,又分给娃儿们喝上,小咸菜放在炕上。

    孩子们喝着米粥吃着小咸菜,各个都小脸红扑扑的,三月看着也安心了。

    自己刚刚穿越过来,真要要好好的善待这些小家伙,真要是哪个有个头疼脑热的,自己还真害怕不知道咋弄了。

    天马上全黑了下来,三月关好房门,直接爬到炕上躺下。

    几个娃儿也都依次躺在土炕上,很快进入梦乡。

    三月刚刚穿越过来,这一天又和恶棍打斗,又和恶婆抗争的,这时浑身已经没了力气,一闭眼睛睡了过去。

第006章 有来无回

兰三月睡梦中,又回到了学校操场上。

    站在那一排排穿戴整齐的学生队伍前面,三月正激昂训话。

    学生们都是未来的花朵,自己的体育课也是必须考科目,所以,孩子们训练更刻苦,自己也教的认真。

    突然画风一转,又到了廖家。

    狠心的婆婆正举着木棍咬牙切齿奔自己打来,样子凶狠无比。

    三月一时间发怒又跳起来,直接往恶婆的头上踢了过去。

    嘴里大喊道:“我让你打我!”

    旁边睡着的小北被娘踢醒,吓得起身往大哥的身边爬去。

    老大小东被小北哽咽的哭声惊醒,忙问道:“怎么了小北!”

    “呜呜呜,娘踢我!”

    小北说完,带泪又挨着大哥委委屈屈的睡着了。

    小东纳闷,白天看后娘已经变化了很多,这睡会觉时间怎么又变回那个狠心的后娘了?

    看来,后娘的话真的不可信。

    正当三月迷迷糊糊的和恶婆抗争的时候,外面的栅栏门被推开,悄悄进了两个人来。

    其中的一个人猫腰往上房走来,另一个则蹲在院门口看着左右。

    进院的那人,踩得院中的积雪咯吱咯吱响了几下,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忙又轻抬脚,猫腰快速跑到窗户底下蹲下。

    听听屋子里没有动静,悄悄起身,伸长脖子,顺着窗缝往屋里偷看。

    屋里昏暗无比,趴窗细听,只听见均匀的鼾声,没错,睡着了。

    那人偷偷的走到门口,拽了拽门,没拽动,忙又弯腰在地上找了根棍子,顺着门缝插了进去,又往上勾去,只听得当啷一声,门栓打开。

    那人心中一喜,转头对大门口那人做了个手势便弯腰进到门里,又关上了门。

    门口那人又飞快的窜到门口,蹲在门外左右看着。

    先进去的那人,擦擦眼睛,屋子里实在是太黑了,适应了一会,又轻轻的在堂屋摸索了一会,发现个几乎要空了的米袋子放在灶台上,

    心里凉了半截,这不是在廖家拿过去米吗?这也没有像狗剩说的那些米面油啊,应该特么的狗剩在糊弄自己。

    生气之余,又往屋门走去,看看屋里有没有。

    试着轻推房门,这房门还发出吱呀一声,吓得他双腿哆嗦一下,忙侧身站在灶坑边不敢动了。

    这时,就听见屋子里有小孩子哭声,又有小东安慰的声音,这下这人放心了。

    听了听,渐渐的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这人又轻轻的推开门,直接弯腰往桌边摸了过去。

    借着月光,看见桌上放着两个袋子,他心中窃喜,这个狗剩没有骗自己,这三月真的是用自己那五两银子买口粮了。

    一想起自己的五两银子,郑铁牛就心疼,那个廖老太真是坑死自己了,自己偷鸡摸狗攒点银子有那么容易吗?本来想只要是给了廖婆子这些银钱,这三月一定能给自己当婆娘,可是没想到这个三月像是中了邪一样,死活不同意了。

    还将廖婆子还给自己的五两银子,中途截胡了,真是可恨至极!

    在快要黑天的时候,村上一直跟自己要好的狗剩看着自己,偷偷的跟自己说了兰三月白天时,扛着一袋子米和面还有油之类的,进了廖家老宅,郑铁牛心里就生气。

    那些东西可是自己的银子,三月也不是自己的婆娘了,凭什么要让她花?

    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趁着夜色来这里一探究竟。

    最好是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当然,如果有机会,还要将三月抢回家去。

    只是,白天看见这个三月凶狠无比,郑铁牛头皮发麻,还是有些打怵。

    现在自己人就在这婆娘的屋子里,看着米面,又转头往炕上看了两眼。

    炕上整齐的躺着几个小脑袋,睡的正香。

    再往炕梢看,自己朝思暮想的兰三月正仰面躺在炕上,看三月的小模样,让郑铁牛心里一动,咕噜一声咽下口水,想着上前摸摸小心肝也好。

    可是一想起白天的情景,郑铁牛伸手又捂上裆部不敢上前了。

    算了,今天就先放了她,日后慢慢找后账。

    想到这里,郑铁牛转头,抓起一袋米,就要往肩头扛去。

    还好,只是一小袋米,然后,又抬手抓起那袋面,转身就往屋外走去。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郑铁牛的心里放了下来,这就算大获全胜了,那三月醒来一定气的不行。

    想起小娘子生气的小模样,郑铁牛又一阵不舍,转头看看屋门,将米面交给门口的狗剩,示意他赶紧先拿走。

    狗剩兴奋,这个铁牛真敢干,竟然成功了,以后自己也要像他学学这一招。

    这东西来的也太轻松了。

    狗剩扛着米面往门口走去,走到大门口时,还想看看郑铁牛究竟又回去做什么了,忙放下东西,直接又来到窗户下。

    偷偷趴着窗户往里面看去。

    见郑铁牛正猫腰往炕梢走,再看炕梢处躺着一个人,仔细看,狗剩看清了,那不是铁牛心心念念的兰三月吗?

    狗剩顿时心跳加速,这个铁牛,这可是被理正知道,要蹲大狱的。

    只是如果这个兰家大丫要是乖乖顺从了,就没有那些说道了。

    正在这时,见铁牛已经摸到三月身边,轻轻起身,看向兰三月。

    狗剩为铁牛捏了一把汗,不过这铁牛做事狗蛋还真佩服,就说这偷米之事还挺成功的。

    三月正云雾里做着各种奇怪的梦时,就感觉一股热气扑到自己脸上,三月下意识的躲开,又抬手抹了一把脸。

    正在这时,就感觉自己的人手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努力睁开眼睛去看。

    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三月妈呀一声,一咕噜坐了起来。

    自己刚刚面前趴着是一张巨大的脸,从那张脸上喷出来的热气直洒在脸上,自己手刚刚抓的可是这个人的耳朵啊。

    “什么人?”

    还没有铁牛反应过来,三月看清了这个罪恶的脸,忙一抬脚直接踢在他脸上,恶狠狠的骂道:“恶棍!竟敢深更半夜跑到我家里来了!今天我让你有来无回!”

    说着又往地上的郑铁牛的身上踢去。

    郑铁牛本想,伸手直接抱走兰三月的,可是这个小娘们中途还醒了,这可怎么办?

    窗外的狗剩刚开始看着三月摸着铁牛的耳朵,自己的心里都很痒痒,可是事情变化太快了,让自己始料不及,忙慌张的想要逃走。

    这时,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伸过来。

    “别动!”

第007章 空间再现

狗剩看着屋里的变化,吓得刚要逃走的时候,就感觉后背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别动!动我直接要了你的狗命!”

    这时,一个狠厉的声音传入耳中,狗剩忙转头看过去。

    见下院的邻居周志正拿着木棍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心里一翻个,这下院的人怎么能发现这院子的动静?

    “哎呦喂,大哥,你看看我这也没做什么,你赶紧的将木棍放下!”

    心里暗想,刚刚自己光顾看屋里的那两位了,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过来的,真没注意。

    周至此时听见屋子里女人的喊叫声,抬手用力的往狗剩的头上打去。

    “我让你们不干好事!今天我打死你!”

    狗剩忙捂着头闪身躲过,又点头哈腰的说道:“大哥这都是误会误会!我是来找人的!”

    “找什么人?你们都是一帮流氓,偷鸡摸狗的满村子乱窜,我前些天丢了几只大鹅一定是你们偷的!今天我出来解手的功夫就看见你鬼鬼祟祟的趴人家窗户,真是可恶!”

    说着又往轮着棍子来打狗剩。

    此时的屋子里,几个孩子被屋里外面的惊叫声吓醒,老大小东见屋子里进人了,惊吓之余又将娘正在踢一个男人。

    忙跳到地上,在门口找了烧火棍就往他身上砸去。

    “你是谁?赶紧走开!别欺负我娘!”

    老二小西睡的稀里糊涂的,看着大哥这样,忙将炕上吓得哇哇大叫的三个妹妹拉到身边,靠在炕头一脚。

    小五吓得浑身颤抖着,想要起身,却更加的没了力气。

    兰三月见孩子们这样,忙默念出来个手电筒和防狼喷雾。

    几秒钟,手里出现一个大大的手电筒,还有一个口红大小的防狼喷雾。

    三月忙打开手电筒,再强光的照射下,郑铁牛忙用手挡着眼睛看了过来。

    “啊,你这时啥东西?”

    三月一晃手电筒关上,直接奔着郑铁牛的眼睛喷了出去。

    “我让你干坏事!今天我抓你去见官!”

    三月连续喷了几下,生怕用完了,马上停止,又打开手电看过去。

    “啊!你个小老婆!啥东西喷我眼睛里了?”

    三月见恶棍正躲在墙角擦着眼睛大叫着。

    绳子快些出现!

    三月此时脑海里出现绳子画面,伸手不到一分钟,一条不长不短的麻绳落在自己手上。

    三月忙跳下地,在小东的帮助下按着郑铁牛绑了起来。

    “这回我看你往哪里跑?”

    三月恨恨的又给了恶棍两脚,啪啪啪照着狗脸用力打了几巴掌。

    “你敢打我!赶紧把我放下!”

    就见郑铁牛一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这会已经肿的只有看不见眼睛了。

    这时,门外的周志也推着狗剩进来。

    三月啊,你看看这个家伙怎么处理?

    还有一个?

    三月忙点上蜡烛,才看清,来人是下院的周志,推进来的狗剩正一脸恐惧的看着被绑上的郑铁牛。

    看看站在地中间的瘦小的三月,和几个娃娃大哭的娃儿,狗剩一脸懵。

    “大哥,你这是咋弄的?”

    三月上去就是两脚,直接踹倒狗剩。

    “我告诉你咋弄的!你们这帮狗东西,啥事都做,就是不干好事!大半夜跑未见来做什么?”

    这时,小西在外面的窗户下发现了米面,跑到屋子里喊道:“我家刚买的米面都在窗户下,一定是被他们偷了!”

    这下全明白了,三月咬牙骂道:“我们家里满屋子只有这点吃食,你们还惦记来偷,真是不让我们娘几个活命了!”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村上人家都已经进入了梦乡,三月家里这一闹腾,满村子的狗都叫了起来。

    顿时,村子里的各家屋子里又亮了,有人出来看个究竟。

    廖家老宅门口三三两两的村民们都往屋子里观望着。

    三月忙和周志推着两个人直接出了屋子,往大门口而去。

    站在们外,三月有些哽咽,“乡亲们,你们看见了,我兰三月没得罪过谁,在廖家被恶婆欺,被卖出去,这个郑铁牛要强行将我糟蹋了,我不从,直接打了他炮灰婆家,在理正叔的帮助下分家另过,在晚上的时候,我买了些米面油盐,被这个家伙惦记上,和狗剩又来偷我们家的东西,幸好邻居周大哥看见了帮助我抓到了这个狗剩,孩子们帮扶助我制服了恶棍,你们说我要怎么样处理他!”

    这样一说,大家伙都骂两个人。

    “就是他偷了我家的狗,我家娃儿自从丢了小狗,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

    “是啊,我家的鸡也丢了好几只,就是这两个家伙干的!”

    “对。,打死他们!打死他!”

    不时的有村民往这两个家伙的身上扔石头。

    狗剩忙求饶:“别扔了,求求你们别打我们!”

    三月摇头道:“你们都激起民愤了,我可管不了!”

    这时,人群中有人大喊一声走出来,直接往两个人身边走来。

    抬手就是两巴掌,“我让你们偷!”

    说完,又抬手想要打人,却被身后出来的一位给按住了手。

    “大哥别打了。”

    嗯?

    不光三月疑惑,就连乡亲们都屏住呼吸不喊叫了。

    三月借着外面的月光,看见刚刚打两个家伙的是本村的协理冯成,身后过来的这个男人,却让三月不怎么认识了。

    见这人中等身材,穿戴一般,只是这眼睛有些犀利,在暗夜里也能看出炯炯有神的,一看就是练家子。

    三月回想这书中的人物,也没找到长相一样的。

    算了,不想了,直接问吧。

    旁边的周志这时候,看见这个人,忙闪身躲到一边去了,这让三月更加的好奇。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大人物,还至于这帮人这样害怕吗?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想告诉你们,你们可以大骂两下解解气就完了,至于这个小子,我领回家好好管教,我在这给乡亲们道歉了!”

    “你是哪位?”

第008章 神秘人物

三月看着这个神秘人,很绅士的给自己施礼道歉,又看向一边捂着头的郑铁牛和狗剩。

    难道是这两个坏蛋的亲戚不成?

    “这位,你也看见了,我三月人不犯我,我一定不找事,这个铁牛给我三月带来很多麻烦,你看看我这头现在还有伤口,另外,这屋子屋外的几个孩子吓这样,你这一句道歉就能解决吗?”

    说着三月抱起跑过来的小娃猫儿。

    围观的人这时,有认出来这人,忙喊道:“你是那畜生的走失多年的大哥郑铁林吗?”

    铁牛听此话,忙努力睁开双眼,突然扑通跪倒在地,用力叩头:“大哥你怎么才回来?快来救我!”

    那人忙上前,奔着铁牛身上踢了几脚,恨恨的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我郑家的颜面都让你给丢尽了!”

    郑铁牛也不躲闪,整个身子扣在地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旁边的狗剩则一脸懵的抬头看向铁牛。

    三月听出来了,这个神秘人不神秘,原来是郑家老大,这书中还真有这么个名号,只是这家伙跑到高人那学武艺去了,这时学成归来了?

    这时,那郑铁林一手来这郑铁牛,走到三月面前,“赶紧给人家跪下道歉!”

    郑铁牛很是顺从的踉踉跄跄的跟着大哥走到三月脚下,直接跪了。

    “我承认我错了,我不对,不应该来你家偷东西,只是......”

    “只是什么?快说!”

    大哥说话有力度,恶棍忙说道:“我以前所做的事情也不全怪我,你那婆婆已经答应我说给了银子就可以领人的,结果我银子没了,人也没弄到手,弄个鸡飞蛋打,你说我冤不冤?”

    三月一听,心想这个家伙真是死不悔改。

    “你是他大哥吧,你听听你这个小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还在这里喊冤!恶婆不对是她的事情,你不缠着我,婆婆能想卖了我?”

    说完,三月生气的说道:“今天,我也看好了,你大哥说话也不能好使,你这个弟弟中毒太深,还是交给理正处理吧!”

    郑铁林忙伸手在怀里掏出一个钱袋,直接递给三月,“三月,我知道我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替他像你道歉了,对不起了,这里有五十两银子,你们娘几个先花着,回头明天我找大夫给您治伤,请您放了我弟弟,这次我一定回家好好管教,不能再让他在乡里为非作歹了。”

    三月想想,自己如果坚持不放过郑铁牛,也不一定得了这个银子,自己家里的情况现在也是急需银钱。

    那个空间里只有货品,没有银子。

    “行吧,你可要好好的管教管教他,我家里以后再有什么东西丢了,就找他了!”

    说着三月忙让身边的小东接过银子,“大儿子收了。”

    门口的村民们看着没啥看头了,都散开了。

    三月看着郑铁林带着弟弟往出走,那个狗剩还在地上跪着,忙瞪眼道:“你赶紧滚远点!以后我看你再干坏事,就不能这样轻易的放了你了,滚!”

    三月踢了狗剩两脚,看着狗剩踉跄的跑出了大门,消失。

    转头看向旁边的邻居周志,忙上前感谢。

    “周大哥,真的让三月很感动,我这刚刚搬过来,就连累了你,真是三月的不是了,对不起!”

    说着,三月对周志深深的鞠了一躬。

    周志本来是个憨实的庄稼汉,一看三月这样,忙不迭的在一边搓手道:“快别这样说,我这也是丢大鹅丢怕了,碰巧出来看见的,乡里乡亲的住着,帮点忙不算啥。以后家里有什么事情,我周正能帮上忙的,一定到场。”

    正在这时,栅栏门进来一个人来。

    “这么晚了,你还在这干嘛?赶紧回家!”

    三月忙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见一个肥胖的妇人,穿着宽大的衣服,奔这边走来。

    不用问,这一定是周正的婆娘陈氏了。

    三月忙说道:“嫂子来了,我正感谢周大哥帮忙抓贼呢。”

    “嗯,我刚刚听见这边的动静,行了,这人也抓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说完,又抓着周正的胳膊说道:“走吧,娃儿们也都害怕了呢。”

    周正忙不迭的点头,“走了,你好好关上房门,也休息吧。”

    三月目送两位出了门口,刚要转身,就听见陈氏边走边低吼:“你个傻蛋!你这样帮她也没给你点啥,你就不怕那恶人半夜又来报复你吗?真是傻到家了!”

    周志嘀嘀咕咕:“要什么?我也没想得到什么回报。”

    三月摇头,这个陈氏想的可真多。

    抱着猫儿,带着小东小西往屋子里走。

    看着这院子,心想,这里一定要好好的修缮一番,最起码这院墙应该有,还有这上院厢房的都要修缮。

    看来这恶棍的哥哥给的银钱还真不够。

    明天一定要想想办法。

    抱着孩子回房,见屋子里的小南坐在小五的身边,正抹着眼泪。

    三月见状,忙上前安慰:“别哭别哭,坏蛋被带走了,我们以后能过上消停日子了。”

    小五躺在炕上也不说话,云玥知道,这个孩子现在看谁都是坏人。

    转身又出去,将栅栏门又关好,回房关门,见门栓已经掉在地上,忙默念铁锁头,在空间取了铁锁头,将房门上锁。

    这回应该安全了许多。

    转身回房,将手电筒放在身边,安慰几个小娃赶紧躺下睡觉。

    听着几个小娃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三月又感觉到这屋子后半夜开始冷了下来。

    心想这里怎么能跟自己的空间超市暖和。

    正在这时,就感觉到自己又恍惚进了超市。

    三月着急,这超市虽然暖和了,可是孩子们还在外面受冻。

    想要出去,却发现自己身边整齐的躺着六个小包子,抬头看,三月明白了,自己是带着娃儿们连同破房子一起进到空间里了。

    现在处在超市的活动区域,宽敞无比。

    好吧,这里温暖如春的,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好出去。

    看着身边的几个小包子,由于屋里不冷了,都很快的睡着了。三月也揉揉发酸的眼睛闭上了眼睛。

    刚要睡着,小猫突然喊叫着抱紧了自己,吓得三月赶紧抱着小猫拍打着哄着小猫进入了梦乡。

第009章 多亲多近

 三月带着六个小反派们在空间超市睡了温暖安心的一觉。

    翌日,在村子鸡叫头便的时候,又回到了现实空间。

    出来,三月就感觉到寒冷无比,可是自己也不能再带着娃们进去,声怕孩子们发现自己不对,吓到孩子们。

    还是生火,烧炕,再做点饭菜,天亮好去再买些家里应用之物。

    于是打开手电筒,直接往外屋走去。

    小东听见屋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忙从睡梦中惊喜。

    看见娘正打着手电往外屋走,心里不免合计。

    昨晚上娘和那两个人打斗的时候,怎么就莫名的出来那能照亮的东西?还有那能让人睁不开眼睛的辣椒水。

    这个屋子本来就四面透风,外面的彻骨的寒风,吹的窗棂呼呼的响,自己居然感觉身边温暖无比。

    真是让人不解。

    只是这娘自从搬出奶奶家后,出奇的对自己和几个弟弟妹妹们好。

    一想到这些,小东偷偷的摇头,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想这些,哪怕娘现在不是原来的后娘了,自己也心甘情愿的认娘。

    想罢,小东起身,穿上鞋子,直接去了厢房。

    “娘,我来生火。”

    三月正将油灯点燃,看见小东起来,忙说道:“这么早就起来了干嘛?你赶紧回去再睡会,娘做点米粥。”

    “没事的,我睡的很好,娘,吃了早饭我和小西去山上砍点柴回来,以后我们家要过的更好了,让奶奶家看看,不是我们离开他们就活不了。”

    这孩子真有骨气!

    小东一席话,说的三月一时间也热血沸腾的。

    “好样的小东,你是家里的小男子汗,以后要好好的给你的弟弟妹妹们做个榜样。”

    三月往锅里添了水,看着小东闪烁的眼睛,知道这孩子流泪了。

    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

    三月想,自己好好的居然穿书了,还是这样的一个人家,应该哭的是自己。

    只是现在三月看着这几个无依无靠的小娃儿,心里也开始为那给了自己机会重生的炮灰女配承担起了应该有的责任。

    从此以后要养娃顾家,过出个样子来给那恶婆看看。

    一边想,三月一边把刚刚淘好的米放在锅里,又盖上锅盖,“小东,烧开就行,不应一直烧。”

    “放心吧娘,以前在奶奶家,我也是天天烧火,你也天天做饭,只是那时候的心情不一样。”

    小东现在和娘,感觉是无话不说的节奏。

    三月出了院子,看见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忙前后找厕所。

    自己多年形成的习惯也带给了这个原主的身子。

    在院子里找了半天,才看见,在后院的一角有一处用木头挡着的厕所。

    忙弯腰进去,又慌忙跑了出来。

    什么情况?

    三月捂着鼻子,连连作呕,这还是人能够进去的厕所吗?

    可是这肚子真是扭着肠子疼,没办法,三月屏住呼吸,又钻了进去。

    一阵排山倒海过后,三月睁眼,见眼前有一个木头盒子,里面肉扔了一堆用过的高粱杆,真是不忍直视。

    再看旁边,还真行,谁这样勤快,还有备用的。

    三月捂脸,这让自己一个现代人可如何下得去手?

    不用咋整,难道说还用手解决不成,这也没有卷卫生纸!

    这时,就见那备用的木头盒子里,出现一沓雪白的的东西,三月惊讶,知道自己忘了还有那可爱的空间了。

    忙像是见了亲人一样,三月伸手解决了。

    起身,忙跑出去,站在院子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

    这修建厕所,要提上议事日程了。

    转身往屋里走,又见昨天在门口自己拿着大恶棍的木头,抬手直接拎起来。

    “三月你起来的也挺早啊。”

    正在这时,外门口站在个人,和三月打招呼。

    这么早,谁还窜早门子?

    抬头看,见是下院的邻居周志的婆娘,又让三月想起作昨晚上,他说的话了。

    于是对这个婆娘认识了。

    “啊,嫂子您也起得很早啊,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三月忙转身又往门口走。

    “这不是吗,昨晚上周志回家和我说了,昨晚你家的事,我才知道是我家那口子是撞上你们你家里来贼了的,昨晚上我说话有点直,你三月就别见怪了!”

    三月听着人这样说,觉得她这人还成,不像是那帮不讲理的泼妇。

    “没事嫂子,我还要感谢你家大哥呢,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有什么事情有我三月能帮上忙的,嫂子尽管吩咐了。”

    妇人呵呵的笑着推开门。,直接进了院子。

    三月啊,我今天去镇上赶集,你去不去,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要多多关照啊。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