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医仙最新章节

xishu 103 0

第一章 有人跳湖

夜晚时分,明月当空。还未到八月十五,但是月城之上的月亮已经如同银盘一般,绽放着的皎洁的光华。

    月城,城如其名,这里的月亮和夏国别的地方是不一样的。而月城人的最大的喜好就是赏月。三五好友,成群结伴,相约小楼,欢乐之余欣赏明月之色。

    不过今天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皎洁的月光下,一道道流星划过天际,无数痴男怨女在此许着山盟海誓。

    这时,只见一个清秀的大男孩愁眉苦脸的站在忘情桥上,扶着桥上的栏杆一阵叹息。

    “真是愁人,我说老爷子,你是不是骗我啊,你口口声声的祖传宝贝,可是我真的没看出来这玩意儿有啥用啊!”

    这位男生叫做唐羽,今年的应届毕业生之一。和广大的应届毕业生一样,刚毕业就失业了。看着手中写着“苍穹医典”的小破书,唐羽有一种要哭的冲动。

    本来他们唐家可是祖传老中医,但是奈何这年头西医横行,中医什么的都快没有饭吃了。而他爷爷也只是窝在小县城里开了一家中医药铺,勉强维持着生计。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鸟,那就是自己不会飞,就要造出后代,让他可劲飞。

    他爷爷可是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唐羽的身上,同时也给了唐羽一本医术,说是什么祖传的宝贝,让他好好学习。希望唐羽能够振兴家族,振兴中医,所以上大学的时候就报了中医诊断学这门专业。

    那本书唐羽看了,但是得出的结论就是屁用都没有,根本就没人能够学得会。而且,如果真的是牛逼的书的话,至于在家里垫桌子腿么?这不就是糊弄人么!

    其实这书是传给自己的父亲的。但是却不曾想,在自己刚生下来不久,一场意外的车祸,两人双双丧命,就剩下了自己和爷爷相依为命。

    唐羽本来抱着侥幸,去了很多家医院应聘,结果听说唐羽是学中医的,直接就把他撵出去了。

    而面试中中最令唐羽感到憋屈的一句话就是:“学中医,中医有个屁用啊,中医能够手术么?现在检查身体都是拍片子了,谁还用把脉?”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己租的房子也到期了,自己的东西直接被房东撇了出来,而自己苦苦哀求才让对方多给了三天的时间,可是今天就是第三天了,如果还找不到工作的话,明天只能够睡大街了。

    想起这些事情,唐羽只感觉到自己的人生都彻底的灰暗了。

    就在这时,一阵呼喊声响了起来:“不好了,有人要跳湖了,快来人啊!”

    听到这声音,唐羽心中一愣,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在忘情桥上,离自己十几米的地方,一个长发及腰的白衣女子晃晃悠悠,半边身子靠着那并不算高的护栏,直接掉了下去!

    “我靠!”

    见此一幕,唐羽顿时眼睛发直。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作为一个有责任心有爱心的大好青年,他怎么能够见死不救呢?而且看着这女子的情况显然不像是自杀,倒像是晕了过去!

    此刻,桥上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大家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也有好心人已经打了报警电话,但是大家都是一脸的犹豫,却没有一个人有下去救人的意思。

    唐羽挤过人群,朝着下面的湖中看去,不禁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没人下去了,因为不远处的警示牌上写着这湖里有水蛇,而且还是剧毒!

    不过看着那挣扎的女子,唐羽牙齿一咬,自己运气应该没有那么背。念此,唐羽将手中的医书和自己的书包放在了旁边的老太太的手中,飞快的说道:“大娘,帮我把我的背包拿着,我下去救人。”

    说着,唐羽直接将自己的东西塞到了对方的手里,还没等对方答应,竟然直接从桥上跳了下去!

    看到有人下去救人,围观的众人也不禁一阵惊呼,不禁感叹着小伙子的胆子可真大,如果被蛇咬了,那真的就死翘翘了啊。不过,众人的目光中也有着敬佩,并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勇气的。

    当然,唐羽不知道众人的想法。但是他跳下去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因为他忘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是一个旱鸭子,根本就不会游泳!

    “完了,完了,完了,一激动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这下子倒好了,见义勇为没干成,这倒成了结伴殉葬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殉情呢。“

    唐羽脑袋里还没想完,就听‘咚’的一声,他就掉进了湖里。

    当掉进湖里的瞬间,唐羽只感觉到一个激灵,这水可是真凉啊!然而下一刻,唐羽只感觉到湖水正往着自己的嘴里猛灌,而自己在水里扑通着,却越陷越沉。

    不过此刻,众人却没有将目光放在唐羽的身上,而是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半空中的一颗流星,这流星居然越来越大,直接朝着湖水里砸了过去。如果这东西砸下去的话,下面的女子以及唐羽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嘭!”

    下一刻,那流星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砸在了小湖之中,整个湖中央顿时迸溅出了七八米高的水花!

    “这下可糟了,那小女娃和那小伙子恐怕危险了!”

    见此情形,众人也是一阵惊呼。流星坠落的事情本来就十分罕见,却没想到居然坠落在了这里。一时间,众人都是一阵的担忧。

    此刻,唐羽本来已经都要快被淹死了,但是突然间唐羽只感觉到自己后背猛地一疼,貌似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的体内,使得他整个人猛地一激灵!

    下一刻,唐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飞快的挥动着双臂,他自己居然浮了起来!

    唐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得空气,心中大喜过望,这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自己在关键的时候居然激发出了自己的潜力,学会了游泳。

    虽然比狗刨还难看,但是却真的是会了啊!

    “嘶!”

    突然间,唐羽面色一僵,只见一只一米余长的小蛇一口咬在了自己的屁股之上!

    “靠,你祖宗的,你这条色蛇,往哪里咬呢!”

    看着这一幕,唐羽可是吓得够呛,急忙将那蛇给拽了下来,朝着远处扔了出去。要知道,那警示牌上明明白白的写着这蛇可是有剧毒的,唐羽心中能够不慌么?

    可是等了片刻,唐羽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事情,自己根本就没有中毒!

    难道这蛇没有毒?

    不可能,这蛇唐羽是认识的,绝对的剧毒,被咬之后半个小时之内不救的话必死无疑。但是现在自己却没有事情,这让唐羽很是纳闷。

    难道?

    突然间唐羽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整个人抑制不住的激动。

    那就是自己恍惚间被一颗流星砸中了,而且有金光闪闪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体内。难道自己真的就是小说中的主人公,被这一砸直接有特殊能力了,连毒素都能够抵抗了?

第二章 有点儿冰凉有点儿甜

虽然极度的兴奋,不过唐羽也没有忘记了救人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犹豫,朝着那落水女子的方向就拼命的游了过去。

    当唐羽来到那女子身边的时候,唐羽也是一惊。这女子早已经晕了过去,而因为水流的冲击,对方身上的白色外套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那紧身的黑色背心紧紧地包裹着那凹凸有致的娇躯,甚是惹人眼球。

    望其俏脸,虽然没有任何的妆容,但是那细长的柳眉之下长长的眼睫毛充满了灵性,秀挺的琼鼻之下一张樱桃小口,完美的五官排列在一起实在是精致至极。

    不过唐羽最注意的地方不是对方的外貌,而是这位女子原本苍白俏丽的脸蛋居然有些发黑,显然被毒蛇给咬了!

    见此,唐羽心中大急。这个地方距离中心医院可有些距离,如果送到医院救治的话,这人早就死了,最主要是自己现在还不知道毒蛇咬在哪里!

    将这女子扶到岸边之上,内心挣扎了一阵子直接下定了决心,这人现在必须施救。好歹自己也是学医,应急措施他还是会的。

    首先就是进行人工呼吸,让对方不至于窒息而死;其次就是询问对方被毒蛇咬到的位置,然后将对方的毒素吸出来。别人不敢吸,唐羽却敢,刚才他已经试验过了,自己可是对毒蛇的毒素有免疫力的!

    看着面前的女子,唐羽暗道一声罪过:“我这可是为了救你的命,可不是要占你的便宜啊,到时候你可别怨我!”

    说着,唐羽直接掐住对方的人中,对着那诱人的小嘴就压了上去!

    不过唐羽哪里有这等经验?大学期间好不容易找了个女朋友,一年多的时间,最多才拉个小手,就是因为家里嫌自己穷,就直接结束了,结果到头来自己二十几岁的人了,这方面的经验可真的是一片空白!

    当唐羽的嘴唇附在了对方的红唇之上的时候,唐羽整个人顿时一僵,他只感觉到一股芬芳冲进了自己的大脑,而那红唇之上得柔软和冰凉简直像蜜糖一般,让人飘飘然!

    这时,唐羽猛地一激灵,急忙将脑袋中的旖旎甩了出去。自己这是要救人,怎么能够想这样的事情。暗道一声罪过,唐羽轻轻地敲开了对方的贝齿,一脸认真地做起了人工呼吸。

    此刻,周围的人也是缓过了神来,都纷纷的来到了唐羽和那落水女子的身边。不过看着唐羽正捧着那女子的脑袋正在亲着,众人的面色不禁一阵古怪。

    而一些小女生看着这一幕也是眼睛一亮,实在太有情调了!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言情剧啊!

    “你们都看什么啊,没看这小伙子正在给那小姑娘做人工呼吸么,别想得那么龌龊行不行!”

    这时,那位拿着唐羽钱包和手机的老太太义正言辞的说道。

    听着这话,众人不禁一阵惭愧。最主要的是这女子太漂亮了,大家很容易就想歪了,以为唐羽在吃对方的豆腐呢。

    知道唐羽在救人,所以大家也都在旁边安静的看着,没有出声打扰。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嘤咛,那女子缓缓的醒来了。当看到自己的嘴唇被一个陌生的男子堵住的时候,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看到对方醒来,唐羽急忙松口,然后轻轻地按住对方的肩膀,快速的解释道:“这位姑娘,你跳河晕过去了,我这只是为了救你,无意冒犯。”

    救人一场,唐羽也不希望自己落个色狼的名头。

    看着唐羽真挚而又纯粹的目光,那女子俏脸微红,微微点了点头,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了,否则真的就危险了。只是...你能把你的手从我胸口拿下来么?”

    说到此处,那女子的声音已经是蚊子般大小了。自己衣服已经全部湿透,紧紧地贴在了身上,她甚至能够感受到唐羽手掌心的温度,以及触碰到自己肌肤的那种异样的感觉。

    自己本来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的,可是就喝了一小口酒,自己便感觉到自己一阵的不舒服,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当时她就感觉到一阵不妙,肯定是被暗算了,便急忙跑了出来,但是到桥上的时候实在是坚持不住,直接从桥上掉了下去。

    如果不是唐羽救了她的话,这一次她真的死定了。所以,对于唐羽她是异常的感激,只是被对方无意中把自己初吻夺了去,这让她心中羞得不行,虽然明知道对方是为了救自己,但是俏脸依旧红如苹果。

    “额...”

    唐羽一愣,缓缓的将手从对方的胸口上拿了下来,道:“这是单手压胸部辅助你的呼吸,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我知道...”那女子道了一声,便低下了头,红着脸不敢看唐羽。

    看到对方没有误会,唐羽也是松了口气,道:“你没事儿就好了,一会儿再上医院检查一下,以防出现什么问题...”

    然而,话还没说完,只见他怀中的那个女子顿时面色煞白,额头上居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水,整个人都开始哆嗦了起来!

    “糟糕,只顾着说话了,毒蛇的毒素忘记吸出来了!”

    见此情形,唐羽也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急忙对着那女子说道:“你被毒蛇咬了,身上中毒,你能告诉我毒蛇咬在你什么部位了么,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那女子也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不禁痛苦的点了点头。可是想到自己被毒蛇咬到的位置,有些难以启齿道:“那个...毒蛇有毒的,你别中毒了,送我去医院吧...”

    唐羽一阵无语:“到达医院,最起码也要二十分钟,这毒蛇可是剧毒,到那里你命都没了。至于毒的话,我不怕,你说被毒蛇咬在哪里了吧,别浪费时间了,否则毒素等扩散开来就危险了。”

    “我...我,那个,我被咬在了胸上...右胸...”

    说到此处,那女子紧紧地咬着下唇,俏脸已经红的快要滴水了。要知道,对方是男人,这对方要给自己吸毒的话,那岂不是要和自己的胸部来一个亲密接触?这可让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受得了?

第三章 特别能力

“胸上?”

    唐羽一愣,随后认真的说道:“我也是学医的,所以在医生眼里是没有男女之分的,我只是为了救你,所以得罪了。”

    与此同时,唐羽直接将围着的众人都疏散到了远处,一会儿给这女子吸毒的时候,被周围的人看光了可就不好了。

    看着唐羽没有丝毫杂质的目光,那女子心中一安,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你来吧。”

    说着,那女子闭上了眼睛,一副视死如归,任君采撷的模样。

    唐羽一心救人,倒也没有什么别样的心思,只是深深地舒了口气,将那女子的身上的那层束缚解了开来。只是下一刻,一对雪白而富有弹性的诱惑直接跳了出来!

    虽然唐羽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看到这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也是感觉到一阵的目眩,有一种要流鼻血的冲动。不得不承认,这...形状真的很完美。

    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束缚被解开,那女子长长的的眼睫毛颤抖着,显示出她心中的羞涩与紧张。

    唐羽甩了甩脑袋,认真的看着对方右侧蓓蕾,上面有着一个明显的齿印。此刻,那女子的左右峰峦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原本那粉粉嫩嫩之处,现在已经发黑,而且已经朝着周围扩散了过去。

    见此一幕,唐羽心中一凛,这毒素果然很强。没有敢浪费时间,唐羽直接开始吸取毒血。

    一时间,一阵极致的柔软紧紧地贴在了唐羽的脸上。闻着近在咫尺的香味,唐羽心中暗道了一声罪过,心中也将那色蛇给暗暗地鄙视了一番,果然是色蛇,那丫的咬了自己的屁股不说,还咬了人家美女的那里!

    “嗯...”

    那女子感觉到唐羽鼻尖的气息吹拂着着自己那神圣的位置,不禁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此刻,她整个人所感觉到的不再是疼痛,而是一种麻酥酥的感觉,让她浑身发热,居然还感觉到异常的舒服。她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上不受控制的那份悸动,仿佛什么东西要从自己身体里呼之欲出一般...

    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在救自己,但是自己却依旧是忍不住这种别样的感觉,一阵阵咿咿呀呀的声音也是从她那樱桃小口里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

    听到这断断续续的喘息声,唐羽的面色一阵古怪,这声音怎么像是传说中那些少儿不宜的电影里才会有的声音呢。

    而且,这声音也实在是太撩人了,听着让人有一种犯罪的冲动!

    “我说美女,你能够不叫么,你这一整,可让我怎么好好地给你把毒吸出来啊!”

    这时,唐羽一脸纠结的看着面前的大美女,道:“还有一件事情,你要是疼的话就说一声,你手能够从我衣服里拿出来么,别对我又摸又掐的啊!”

    感受着对方摸在自己身上那冰凉娇嫩的小手,唐羽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自己还是一个处男呢,怎么扛得住这般的调戏!

    听着唐羽的话,那女子顿时羞愤的不行,直接捂住了自己的俏脸,不敢再看唐羽。可是,这也不能怪自己啊,对方对着自己那个地方吮吸着,她哪里能够控制的住啊!

    这以后可让她怎么去见人啊,简直羞死了!

    而想到此处,她心中一乱,心跳骤然加快,整个人喘不上气,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见此情形,唐羽心中大惊。自己就是不让你摸,你至于这么大反应么,居然还晕过去了。

    “我说美女,你倒是醒醒啊,我让你摸不行么,你可别吓我啊!”

    唐羽急忙的去探查这位女子的呼吸,却发现对方呼吸若有若无,而当他凝神静气,集中精神的时候,唐羽整个人也是骤然愣住了。

    因为他发现此时自己居然能够看清楚自己怀中女子体内的情况,甚至能够清晰地看到对方体内生气!

    对,就是这种气!

    “难道除了毒素的免疫外,这也是自己拥有的一项特别能力?”

    唐羽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寻常。于是,将眼睛一闭,再次睁开,聚精会神的看着怀中的女子。果然,片刻之后,那种奇异的现象再次出现!

    此刻,唐羽看到那女子体内一股十分诡异的东西正在那女子心脏的部位乱串,肉眼可见的在腐蚀着对方心脏部位!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这姑娘还有其他病?”

    虽然能够看清楚这一情况,但是唐羽是真的没有办法去处理这个问题,毕竟他不是真正的医生。

    这时,只见唐羽唐羽胡乱的将对方的胸衣穿了上,朝着桥上众人大呼道:“大家快来帮忙,这姑娘身怀重病,现在复发了。要赶快的送到医院,否则就来不及了!”

    而与此同时,唐羽的手指也按在了对方胸口之上的一个特别的位置上。

    对于这样的情况,唐羽虽然治不了。但是他突然间想到自己祖传的那本医书中,自己曾经看见过类似的情况,只要手指按在这个位置之上,以自己的气来抵消对方窜动的气,就能够暂缓病情!

    而这个气,唐羽之前一直不知道是什么,觉得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但是当唐羽刚才看到那女子体内的气的时候,唐羽就知道这东西是存在的,只是一般人根本就不能够用而已!

    唐羽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但是当他把手指按上去之后,却震惊的发现自己体内有一股气竟然缓缓的朝着黛对方的那个穴位涌动,居然真的压制住了对方体内暴动的气体,这让他狂喜不已,自己这能力要逆天啊!

    本来看着那女子醒了,众人都是一阵的高兴,可是突然间又晕过去了,这让大家又是一愣。而听着唐羽的话,众人也反应了过来,急忙上来帮忙,该叫车的叫车,该搭手的搭手,飞快的朝着医院奔去。

    只是唐羽没有看到,在人群之中,一个穿着风衣带着墨镜的男子眼中精光一闪,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当唐羽众人将那女子送到了医院的时候,医院却早已经下班了,只能够送到急诊室。

    急诊室中的主治医生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材肥胖,挺着个啤酒肚,名叫胡德胜。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有学识的样子。

    当看到那女子之后,胡德胜顿时脸色一变,朝着唐羽大声喝道:“胡闹,真是胡闹!你这小孩子难道想害死人么,你的手放在病人的胸口只会压迫病人的心脏,让病人的伤势更加严重,你快把你的臭手拿开,不懂医术就不要乱来!”

    看到这女子的样子,胡德胜心中一个咯噔。这女子的来头可不小,是月城的大富豪夏文韬的宝贝女儿——夏冰!

第四章 庸医啊

夏文韬可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手下有着一个大集团,每年上缴的税款都上千万,而这样的人物可都是让自己敬仰的。

    而夏冰作为夏文韬的宝贝女儿,自然宠爱有加,但是夏冰从小身体就不好,也是医院中的老一辈医生都知道的,所以胡德胜看着唐羽如此的瞎搞,顿时气的不行!

    听着对方的话,唐羽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过念在对方是医生,还是认真的说道:“我手真的不能够放下来,否则的话她就算不死也会再度休克的!”

    这时,之前给唐羽拿包的老太太将书包放在了唐羽的手中,急忙补充道:“医生,这小伙子也是懂医术的,就是他给那小姑娘进行急救的,你看看他的医书还在我手中呢。”

    “医书?”

    胡德胜接过老太太手中的医书,随手翻了翻,顿时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容:“什么狗屁医书,上面写的什么破玩意儿,就能糊弄你这样没有见识的小鬼!”

    说着,胡德胜将那医书往地上一扔,一脚给踢到了垃圾桶的旁边,冷冷的看着唐羽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立刻马上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让保安把你扔出去!”

    “这可是我们家的祖传医书,你别把我的书给弄坏了。”

    看着对方居然把自己的祖传医书当成垃圾给扔了,唐羽双目喷火,左手狠狠地握紧了拳头,但是为了那女子的性命,唐羽再一次强调道:“如果我手松了,他体内那诡异的气体就会继续蚕食她的心脏,轻则休克,重则丧命,你可想好了。”

    “放屁,夏冰的情况我不知道么,如果因为你的过错让她错失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你能够但付得起这个责任么?你给我滚开!”

    说着,胡德胜冷哼一声,直接将唐羽按住夏冰的手指甩到了一边,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胡德胜此刻可谓是卯足了力气,要大展身手了。这可是月城首富的女儿,只要治好了对方,那么夏文韬还不得给自己包一个大红包?

    因此,他可不会让一个黄毛小子坏了自己的好事。

    看着对方的不屑的眼神,还有那找揍的动作,唐羽的目光微冷。看了眼床上的夏冰,唐羽将自己的宝贝医书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接过老太太手中的书包,转头走出了病房。

    看着唐羽的背影,胡德胜心中一阵鄙视。

    他最讨厌这样没水平却来装逼、臭显摆的家伙,这样的病症就要自己这样专业的医生来治疗,一个小破孩懂个屁?而看着唐羽寒酸的穿着,还有那湿漉漉像个落汤鸡一般的落魄样子,胡德胜便更加的不屑了。

    况且,刚才那小子还信誓旦旦的说手松了之后会休克或者死亡,这纯属放屁!现在手都松了十几秒钟了,哪里有他说的迹象?

    “哔哔哔!”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阵急促的声音传到了众人的耳朵之中。胡德胜回头一看,整个人顿时一个踉跄,寒气直冲大脑!

    只见那心电监护仪之上,呼吸次数突然减少,连心率也是骤降。很显然,床上的夏冰此刻已经不行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此刻,胡德胜是真的慌了,这夏冰突然间就不行了,这让他连点儿心里准备都没有,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救治了!

    给病人戴上氧气机?可是人家都已经快要停止呼吸了;做心肺复苏?不行,对于夏冰的病情,他很是了解,对方就是心脏有问题,自己如果心肺复苏去刺激心脏的话,恐怕真的会将人给弄死了!

    如果真的将人给弄死了,那么他绝对倒霉了。夏冰家里的势力那么强,到时候自己这份工作丢掉不说,如果对方就是把这事儿赖到自己身上,那自己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

    想到此处,胡德胜顿时冷汗淋漓,浑身直哆嗦,这一刻他真的怕了!

    “胡医生,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啊,那小姑娘都要死了啊!”这时,那老太太看着床上的夏冰,一脸急切的催着胡德胜。

    本来他们觉得在手术室里不好,已经准备要出去了,可是现在看着这情况,他们还真的放心不下了,这胡德胜要把人给弄死了!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夏家的这位千金本来心脏就有问题,现在心脏的问题貌似彻底爆发了,已经没法治了!”

    胡德胜满脸的惊恐,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听着这话,那老太太也是一脸的气愤:“什么玩意儿啊,庸医啊,刚才这孩子都告诉你手指不能够拿下来了,可你偏不听,这下好了吧?人真的是要死了!”

    要是以前听到这话,胡德胜早就火了。

    可是此刻他却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眼睛猛地一亮,急忙拉住朝着手术室外走的唐羽,一脸的哀求道:“这位神医,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的厉害。求求你帮我救救她吧,只要您能够治好,您让我干什么都行啊!”

    看着面前如同变了一副脸的胡德胜,唐羽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没兴趣,人是你弄死的与我何干?趁我发火前,你最好将你的手给我松开。”

    此话一出,胡德胜不仅没有将手松开,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直接跪在了唐羽的面前,猛扇自己耳光,满脸的哀求:“这位神医,求求您了,刚才是我错了,我不该自以为是,不听您的话,更不该怀疑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求求您帮帮我吧!”

    想起自己之前说的话,胡德胜死的心都有了。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最真的是贱,自己狗眼看人低。人家一根手指就能够稳定住夏冰的病情,这样的人哪里是自己能够得罪起的?自己居然还傻逼呵呵的去嘲讽人家,真他妈的找死!

    看着唐羽依旧无动于衷,胡德胜真的是绝望了。夏冰要是死了,那么自己绝对也活不成了,就算活着,下半辈子也在监狱里了。想到此处,他整个人就像没了魂一样,目光都变得呆滞了。

    这时,那老太太看着唐羽,语重心长的劝道:“小伙子,虽然这医生真的不是个东西,但是那小姑娘是无辜的,咱们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唐羽点了点头,舒了口气,道:“老奶奶,我知道。不过有些人还需要给他些教训的,让他长长记性。”

第五章 王欣彤




唐羽可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但是那胡德胜可真的是惹毛了自己,自己需要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绝望,省的以后又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本来,胡德胜已经准备等死了,但是听到唐羽的话之后,他整个人又是精神一震,急忙对着唐羽磕头:“多谢,多谢神医!”

    唐羽淡淡的看了胡德胜一眼,道:“我救人又不是为了你,你不必谢我。不过,你要想这个夏冰真正的脱离危险,那就赶快找有本事的医生来治病,我只能保她不死!”

    “不死就行,谢谢,谢谢神医!我这就去打电话给我们的院长,让他亲自过来!”说着,胡德胜一脸激动的跑了出去,打电话去了。

    见此情形,唐羽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凝神静气,盯着夏冰的心脏的位置,将两根手指压在了心脏附近的一点之上,而这一点正是他目光中那诡异的东西所在的位置!

    果然,当唐羽将手指按了上去之后,夏冰体内的那团诡异的东西果真不动了,而夏冰的呼吸以及心率也慢慢地复苏了起来。

    “啊,真是神奇,居然这么一按,人就活了,小伙子,你真厉害啊!”看着这一幕,那老太太一脸欣喜的夸赞道。

    唐羽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过了十几分钟,只见两人急匆匆的赶到了手术室之中。

    其中一个是胡德胜,而另一个人居然是一位活力四射的少女,这可让唐羽顿时一愣,这中心医院的院长是这么一个妙龄少女?

    但见这少女二十出头的模样,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长相甜美,而淡蓝色的牛仔裤下紧紧地裹着那一双一米一长的修长美腿,异常的惹人眼球!

    只是那微微上扬的嘴角上有着一分蔑视一切的高傲,让唐羽看着有些不舒服。

    似乎看出了唐羽的疑惑,只见胡德胜对着唐羽小声解释道:“唐神医,这是我们中心医院的院长王秀和的孙女王欣彤,我们院长暂时有事,所以让先她来了。不过,欣彤可是尽得我们院长的真传,可以说是一个小专家了。”

    然后,胡德胜又给王欣彤介绍道:“欣彤,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位唐羽唐神医,仅仅按住了夏冰胸口的一个位置就压制住了夏冰的病情,否则真的是危险了。”

    看着心电监护仪上夏冰的各项指标已经恢复正常,胡德胜心中也是长长的舒了口气,朝着唐羽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如果不是唐羽的话,他真的是倒血霉了!

    虽然唐羽不是为了救他,但是最起码保住了夏冰的生命,也是相当于救了他一命,所以胡德胜此刻对于唐羽又是敬畏又是感激。

    真可谓人不可貌相,看着对方身上就穿着一件破旧的背心,而且还是湿漉漉的,简直像一个乞丐一般,可是谁能够想到一个这样落魄到极致的人居然就有着这样的能力?

    以后自己看人一定要擦亮眼睛了,否则得罪了人,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同时,胡德胜心中暗暗地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和眼前这个唐神医打好关系,当祖宗供起来。

    此刻,王欣彤饶有兴趣的看着唐羽,轻启朱唇,趾高气扬的说道:“听说你一根手指就能够将夏冰的病情压制住,你在吹牛吧?而且你的手指放的位置,呵呵,你这是再吃人家的豆腐吧?”

    唐羽一脸古怪的看着面前的王欣彤,道:“难道你也想让我演示一下我将这手指拿下来之后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么?”

    上来就这么趾高气扬的,这小妮子来者不善啊!

    这时,胡德胜见情况不妙,急忙说道:“欣彤,唐神医的手可是真的不能够拿下来啊,否则的话这夏冰直接就不行了!”

    他可是亲眼见到的这样的情况,也是吃了一个大亏,看到王欣彤不信,他不得不劝导一番。

    “好啦,知道了,你真啰嗦,将不相关的人都弄出去吧,我要给冰冰治疗了。”王欣彤瘪了瘪嘴,一脸不满的朝着胡德胜说道。

    刚才她给夏冰把脉,也是发现了夏冰此刻体内的情况。而唐羽的手指按住的位置很是奇特,她不明白是什么原理,但是她知道这一指绝对有用,否则夏冰的情况绝对不会这么稳定!

    她从小就和夏冰一起玩到大的,认识很多年了,所以对于夏冰身上的问题,她也是十分的了解的。

    不过,她可不信自己面前这个落汤鸡般的屌丝有着什么能耐,她的直觉告诉她对方肯定是蒙的,这哪里是治病,分明是吃豆腐嘛!

    见众人都出去了,王欣彤将门一关,掐着小蛮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唐羽说道:“老实交代,你这手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为什么摁在那里就能够压制住冰冰的病情?”

    “你是医生,不是警察,有这时间赶快救人,在那里磨磨唧唧什么呢?”听着对方这话,唐羽一脸不舒服的瞥了王欣彤一眼。

    “你!”

    感受着唐羽那不屑的眼神,以及对自己的无视,王欣彤气得不行!

    自己可是著名的神医王秀和的孙女,到哪里不让人小心伺候。可是这家伙倒好,到现在居然没正眼看自己一眼,而且还露出那样的眼神,自己就那么没有魅力么?

    可是想到床上的夏冰,王欣彤顿时冷哼一声,开始给夏冰检查了起来。确实,先救人是最重要的,等人救好了再好好地教训这个惹自己生气的家伙!

    看着这小妞开始救人了,唐羽也松了口气。不过唐羽心中也是有些怀疑,这姑娘真的能够治好人么?看着这样子,弄不好就把人给治死了。

    虽然这么想的,但是唐羽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的动作。

    这时,只见王欣彤深深地吸了口气,打开了手术台旁边的柜子,拿出来了一盒银针,认真的开始消毒。

    看着这一幕,唐羽也是一阵的惊讶,这不是中医的针灸么?现在中医已经不流行了,怎么医院里还有着东西?

    此刻王欣彤却是凝神静气, 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手中的银针朝着夏冰的身上就落了下去。

    看着王欣彤的动作,唐羽也是甚是好奇。虽然他也是学中医的,但是还真的没怎么动过针,学习的都是理论知识。此刻王欣彤的施针倒是让他大开眼界,受益匪浅。虽然这姑娘有些高傲,但是不得不承认对方这娴熟的施针技术还是不错的。

第六章 含着手指头

这时,只见王欣彤盯着唐羽命令道:“臭家伙,将你那臭手拿开,我要在你手指的位置施针了。”

    “我说你这个姑娘,你鼻子不好使怎么的,我手明明是香的,好么,要不你闻闻?”

    唐羽一脸不满的说道:“还有,你之前施针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如果真的要对我手下的位置施针的话,那绝对会出大问题的!”

    “你居然在怀疑我?”

    听着这话,王欣彤顿时美目一怒,盯着唐羽说道:“我五岁就跟着我爷爷学医,现在已经十五年,就连我爷爷都对我称赞有加,你什么都不懂,给我闭嘴!”

    旁边的胡德胜此刻也是一阵的着急,替两人担心着。所谓神仙打架,他这个凡人真的插不上手啊!而且,他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唐羽说这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不过想起王欣彤的身份,胡德胜也不禁心中冒汗。

    王秀和可是一位厉害到了极点的人物,他不仅是月城中心医院的院长,同时也是月城医科大学的客座教授。在夏国,他的针灸技术已经算是顶尖的那一层次的了,而且他曾经还给国家领导人看过病,有着神医之称!

    至于王欣彤可是王秀和的亲孙女,尽得王秀和的真传,虽然相比王秀和远远不如,但是一身医术也是相当了得,可以称得上针灸的专家!

    眼看对方就要落针,唐羽伸出左手直接握住了王欣彤那如同玉藕般的手臂,将对方的下针之势直接阻止了下来!

    见此一幕,旁边的胡德胜暗道不妙。这位小祖宗可不是那么好的脾气的,这唐羽现在居然直接握住了对方的手臂,这事儿要闹大啊!

    念此,胡德胜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急忙朝着外面退去。不管怎样,他必须要再给王秀和打电话了,让对方尽快过来了,否则容易出人命啊!

    对于王欣彤的愤怒,唐羽也看在眼里,但是这可是关乎床上这位女子的性命,唐羽可不能够让王欣彤落针。

    只见唐羽看着王欣彤的眼睛,淡淡的说道:“此穴名为气户,人体之气与外界交替之穴。所谓寒则补而灸之,热则泄之,可是你能够确定这夏冰姑娘究竟是寒还是热么?”

    “这个...”

    听到此处,原本气愤的王欣彤顿时一滞,心中的愤怒也瞬间消散。她也是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对方是属于热寒交替,这一针不管自己怎么刺都不对。

    唐羽接着说道:“气户穴本是于外界交换的门户,对于正常人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对于夏冰来说,如果通过针灸强行打开她的这一穴道,就会导致她体内的阴阳不调,从而使得她体内气息紊乱重则死亡。”

    当然,这些可不是他在学校里学到的,而是在自己爷爷给自己那祖传医书里学到的。

    自己爷爷从小就叫自己背诵那本书,所以早就能够滚瓜烂熟了,只是自己觉得那东西没啥用,从来也没有正八经的使用。不过现在看起来,这祖传医书绝对是宝贝啊!

    这时,只见王欣彤的脸色一阵变换,整个人俏脸绯红,目光闪烁。

    本来自己是急于展现自己的能力,然后好好地讽刺唐羽一番的。但是结果自己一激动差点儿酿成了大错,如果刚才自己真的鲁莽的将针刺了下去,那么真有可能将人治死了!

    此刻,王欣彤轻咬着丰润的下唇,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取而代之的是俏脸通红,不好意思的看着唐羽,小声说道:“那个...谢谢了,刚才真的是我鲁莽了,如果不是你阻止的话,我真的就酿成大祸了。”

    看着对方突然间的转变,唐羽也是一愣,这小姑娘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呢?

    不过对方知道了自己的错误,敢于勇敢的承认,这也让唐羽对这王欣彤的看法有些改观。虽然高傲,但是人还是不错的,最起码知错就改,还敢于道歉。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了。”

    唐羽无奈的说道:“不过,你以后小心点儿,像你这样的治病,一不小心就把人给弄死了...”

    “恩恩,我知道啦。”

    这时,王欣彤不禁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唐羽。这是她进屋以来第一次认真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大男孩。

    虽然身上湿漉漉的,就连衣服都是地摊货,但是在他的身上,王欣彤感受到了一种令人着迷的气质。尤其对方那坚毅的脸庞外加上那深邃的目光,真是令人无法自拔。

    “我说,姑娘,我脸上是没有饭粒的,你就别看了,快救人啊!”看着王欣彤那火辣辣的目光,唐羽也是一阵的心虚,这妞不会是看上了自己了吧?

    听着这话,王欣彤的俏脸突然一红,一阵手忙脚乱。本来自己就想看看对方为什么会知道什么多的,但是哪曾想到自己还看得入迷了!

    “嘶!”

    就在这时,唐羽倒吸了一口冷气,哆嗦索索的说道:“你...你要干嘛啊,你手里的银针扎到我的手了啊!”

    “啊!”

    听到唐羽的声音,王欣彤急忙缓过神来,朝着面前的唐羽一看,只见对方一脸忌惮的看着自己,而自己此刻手中的银针正扎在了对方的食指之上,而且已经扎进去了几毫米之深!

    “这个...我...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见此一幕,王欣彤也是心中一急,急忙将唐羽食指上的银针拔了下来,然后一把把唐羽的食指含在了嘴里!

    感受着那湿润而又温暖的温度,唐羽不禁一愣,一脸呆滞的看着面前的王欣彤。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的手指...居然被这样一位大美女含在了嘴里!

    而此刻的唐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温润的小嘴,还有那正在自己的指尖缠绕着的灵巧的小舌头,再看着那精致如画的俏脸,真是让人飘飘然,有一种想要犯罪的冲动!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豁然被打开,两个人直接走了进来。而看着唐羽和王欣彤两人,才进来的这两位顿时愣在了原地,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场景!

    “小彤,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王秀和本来去会见老友,但是胡德胜打电话来说夏冰的病情复发了,因为离得较远,所以让自己的孙女先来稳定一下情况,毕竟自己的孙女也是得了自己的真传,想必能够应付到自己到来。

    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病人在床上躺着呢,而自己这孙女居然含情脉脉的含着一个衣衫破烂的男人的手指头。这场景,简直要毁三观啊!

    而且,自己的孙女高傲的程度他是深切的知道的,她身边有多少的优秀的男生,但是她根本看都不看。可是现在她和一个浑身湿漉漉的男生整的这么暧昧的动作,让他这心脏有些受不了!

标签: 合租医仙 合租医仙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